音乐论坛
音乐论坛
音乐论坛
音乐论坛
清风音乐论坛 » 文学小说 | Literature & Novel » 纸人 作者:周德东 不看可惜,好东东大家分享~~[11.16]
«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纸人 作者:周德东 不看可惜,好东东大家分享~~[11.16]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纸人 作者:周德东 不看可惜,好东东大家分享~~[11.16]

0
最近看的一篇小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介绍,反正就是好看~~ TkQ05'Qc   
?SQT;C3j(  
第一部分 8\ :T*u3  
抗恐怖心理测试 XE>XzsnC  
n$~RgCf  
预料之中的恐怖,命中注定的恐怖,都不至于让我们如此害怕——明明阳光灿烂,明明幸福平安,明明没做亏心事,明明在读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恐怖故事……突然,一只不怀善意的手从背后颤巍巍地伸过来了,它是来要命的。 U 1&m-K  
G-;pMF P(?  
抗恐怖心理测试 ixU1v~T  
_/PjeEm $p  
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在行人如梭的大街上,你突然见到了一个故乡人,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在你眼前晃了一下,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oFY'Ek;d  
=MoPOib\n  
你惊呆了,因为这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年。 LdRLKE<'e  
rVZk G,Q  
他依然穿着他经常穿的那件酱色皮夹克,蓝色牛仔裤,劣质旅游鞋。 9v/1>rziE  
zR]l2zL3  
他的相貌没有随着时光而变老,依然是死前的样子,只是他的脸十分苍白。 =G*<WcR  
glHHr  
你想看个仔细,可是你在人流中找了半天,却再也不见他的影子了…… !v$hqNt7  
&Tl3\T0D  
这时候,你会怎么想? EK[~lIXg  
0urQA_JC  
1. 哦,我出现了错觉。 BK6oW3wD/  
@7.Ews5Mke  
2. 他是那个死者的双胞胎兄弟。 ~#O nA1)  
KN_3]-+B  
3. 太恐怖了,这世界上竟然有长得这么像的人! jIg]?4bW[  
,n^{!^JW  
4. 我见鬼了。 (答案在书中找) UJ n3sZ<}  
<Zn]L:  
第一部分 UM3}7|  
古怪的乘客(1) KZ>cfv-&a  
#8i DM5:EQ  
张清兆开五年出租车了。 I w~R@,  
没活儿的时候,他经常听其他的出租车司机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gE\&[;)DB  
Qzt'ZK  
有个司机,晚上拉了一个头发很长满脸疙瘩的年轻人,一看就是个地痞。果然,到了目的地之后,那个年轻人一边开车门下车一边说:“大哥,下次一块儿给你啊。” k#liYw I  
+saXN6  
这个司机没敢说什么。 rP|~d}+I  
 Xdh2  
大约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晚上,他又拉了一个乘客,感到很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gNPS 0H  
6~c#G{kc  
下车时,那个人说:“大哥,下次一块给你啊。” G?kK:eV  
s@Dln Du .  
他一下就想起来,这家伙正是两个月前坐车不给钱的那个地痞,不由嘟囔了一句:“这已经是下一次了……” 5`Q j<   
e,N}z  
还有一个司机,他跑夜车。 |Dt_lQp#  
E\|nP~;~F9  
一天半夜,他拉了一个妖艳的女孩。 vJLGy]  
(+c1 .h  
那个女孩坐在他旁边,主动跟他搭话,言语放浪,表情风骚,话题直奔下三路。走出两条街之后,她已经把手伸过来,开始摩挲他的“根”了…… Xu8I8nAwl  
_0(%^5Y  
那一次,他当然没有赚到钱,只享受了一路抚摸。 M?!@L:b[  
L RVcf  
张清兆很内向,是个老实人,他不愿意遭遇无赖,也不奢望碰上那种“艳福”。他只想每天多赚几张钞票,给老婆带回好生活。 H T|DT  
} vmRm*8z  
这天是个阴天。 ZUHRATT-  
&)Xc'RQ.C  
张清兆跑了一天,只拉了几十块钱,其中还有一张十元的[非法语句],他很沮丧。 d=/0A\O  
j-":>}oW2.  
天黑下来,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少。 V5 w1ET  
BDT L5N  
他在滨市第二医院门口趴了一会儿,看到风挡玻璃上落了几个雨滴,就打算回家了。 rZ~w_DK*  
9af.t  
他刚刚把车开出不远,就看见路边有一个踽踽独行的人,他穿着雨衣,慢慢朝前走。 `gX@b^  
<s9?9^!!V^  
那是一件灰色的雨衣。 FTf#"'O  
|A%9c.DG.  
稀稀拉拉的雨只落了几滴,现在已经停了,这个人却穿着厚重的雨衣,看上去有些古怪,而且,他还戴着雨衣的大帽子,把脸遮得严严实实。 kAki 9a(=!  
A&Y5z[p  
张清兆把车慢下来,按了几下喇叭。 V' Gal`  
eTiTS*`u  
那个人理都不理,闷头朝前走。 K~N$s "Qx  
S<tw5!tJ  
显然,他不想坐车。 '5e,@t%y  
6b2UPI7m~  
张清兆一看没戏,就踩下油门,走了。 $x0SWJ \G  
^*K=wE}AG  
没想到,他刚刚开过去,就从反光镜里看到那个人突然举起手来,朝他摆了一下,好像正在想什么,猛然意识到有出租车开过。 I;(3)^QH#  
p4`1^}f&Ie  
张清兆踩了一脚刹车,停下来,扭过脖子,透过后窗看他。 s]arNaaA  
d#k(>+%=Q  
那个人低着头朝前走,步履依然那样缓慢,张清兆开始怀疑他刚才摆手并不是想要车。 NAbVH{*\U  
bsIG1&n'T  
终于,他走到了车旁,伸手拉开车门,低着头慢慢钻进来。 }A#IB qf5  
nbi7r cT  
他坐在张清兆旁边的座位上,又慢慢抬起头,直视正前方,那个雨衣的大帽子挡住了他的脸。 8nz({Mb9Z  
S@qp_!  
“师傅,你去哪儿?”张清兆小心地问。 V%Uj\cv  
A1WUK=P  
他没说话,只是抬手朝前指了指。 ^ Ltho`  
f :c'j`  
张清兆只好朝前开去。 N8<J'7%  
0-2|(9 Kc  
在路上,这个古怪的乘客一直没有摘掉那雨衣的帽子,也一直没有转过头来,张清兆也始终没看到他的脸。 #c"eff  
P4zo[R%4  
玻璃上的雨滴又多了几颗。 Fq9YhR  
U& ?hG>  
张清兆打开雨刮器,刮了几下,又关了。 9 {4yC9Oz>  
Z6 ! Up1  
他朝前开出了几条街,这个乘客始终不说话,也不指路。 GES}o9?#  
te_2"Z  
张清兆有些不安,又问了一句:“师傅,还朝哪儿走?” nt.LiM/L  
BK$y>= `  
那个人又慢慢抬起胳膊朝前指了指。 t],a1I.gk  
3%WB?k c  
张清兆没办法,只好一直朝前开。 1wSAwpz  
ycA<l"  
渐渐的,路上没有人了。 5_yQI D%Sq  
W4$o\yA]  
渐渐的,两旁的路灯也没了,只有车灯的光惨白地照在路面上。 8|&,JdT  
,H7X_KbFD4  
张清兆开始胡思乱想: ?%kgfw@)  
Vaxg   
这个家伙会不会是一个地痞呢? 4jT6h9%  
L!f~Am:#  
也许,他的头发很长,而且满脸疙瘩,下车时他会突然转过脸来,低低地说:“大哥,下次一块儿给你啊。” G?Et$r7:R  
RB>=#03  
张清兆马上又想到,假如他仅仅是不给钱,那还不算什么大事,在东北,这种事多了。 ?G{0{ c2  
Sv=YI  
他怕就怕,走到偏僻之地,这个家伙突然掏出一把刀来,一声不吭就扎进他的脖子,然后,搜走他身上的百八十块钱,把他扔到草丛里,开走他的夏利车…… oZ{,IZ45  
Jv~R /qaaD  
张清兆有点后悔了。 }:$cK (|  
FgdnX2s J  
这个人第一眼看上去就不正常,为什么还要拉他呢? s.M39W?  
7cc^n\c?Y  
现在,他已经无法赶他下去了。 gUiO66#x  
.Ys e/oEo  
他一边开车一边紧张地朝两旁张望。这里是市郊,属于太平区,远离市中心,平时,他很少开车到这地方来。 <4 {m99  
5OM #_.p  
两旁的楼房黑糊糊的,只有寥寥几户人家亮着昏黄的灯光。 Q#MB=:0 {  
w 4fKh  
他想跟这个乘客说点什么,引他转过头来。 %9YY \a {  
0 u*a=f=  
他必须看到他的脸。 (]w6q&,  
[%k8l~ 6  
“师傅……”张清兆转过头去,挺友好地叫了他一声。 ~vTwuc\(H  
|!FQQ(1b  
这个人面朝前方,纹丝不动,好像没听见。 *VsGa<V  
20I`F>-*  
张清兆慢慢把头转回来,不尴不尬地住了口。他的心开始“怦怦怦”地狂跳。 EtzS aB*|  
@Pk<3.S0  
他陡然想起了同行讲的一个鬼故事: peu9B gs  
古怪的乘客(2) Qu[QcB{ro-  
zEU[u7%  
半夜,一个乘客上了一辆出租车。 :.ZWYze  
他说他要去郊区的某某村。 ?D.+D(  
chL1r9V)v  
司机没多想,就拉他走了。 3bWGWI  
FShjUl>mV  
一路上,司机总闻到有一股纸灰的气味。 #epbc K  
w@^J.7h^  
那个乘客很少说话,表情一直冷冷的,目视前方。 lo>9 \ Po  
pFY*Y>6ar  
出了城之后,越走越荒凉。 D/Ki^E  
J[:#(c&c!1  
终于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那个乘客突然伸手示意司机停车。 e-y$&[  
0a89<yX  
司机停了车之后,四下看了看,脑袋“轰”的一声就大了:借着车灯的光,他看到路两旁都是荒地,杂乱的草丛中布满了高高低低的坟,有的坟头上还飘动着白花花的纸幡。 \)/qCeiZ  
=h4u N,  
他全身发冷,颤颤地问了一句:“你来这里……” O80Z7  
c|^#v8x^/  
那个乘客冷冷地说:“烧纸。”  B Ji  
>B9|;,a  
然后,他按照表上的价钱付了车费,打开车门走了。奇怪的是,他下了车就不见了踪影。 )cX6o[oia  
:7+E fu  
司机害怕了,赶忙调转车头,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z"C+r'39d=  
m pWmExQ  
这时,车里的纸灰味更大了。 _DK%-,Spu  
u~9gR@e2{  
他转着身子找了找,车里没有明火也没有暗火。 z5G$'  
:/kz*X=<  
最后,他把手伸进了口袋,发现刚才那个乘客给的钱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些纸灰…… t(|\3$z  
Z~VSWrw3  
张清兆抓紧了方向盘。 "@JSF  
:Z @!*F  
他看不到这个乘客的脸,那么,这个乘客也同样看不到他的脸。他把头微微侧了侧,偷偷看了看对方的手。 G6N$^HkW?  
:n:Gr?  
手是他惟一暴露出来的地方。 {o?+T );Z  
wj f k >  
那两只手太白了,平平地放在腿上,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气,好像没有血液,没有神经,是两只假肢。 `3Gjj&c  
 X._skq  
张清兆收回视线,暗暗想,如果他要一直开出城的话,坚决不能去。 C^ngdba\  
eELJDSd BV  
又走了一条街,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这个乘客慢吞吞地抬起右手,食指朝下点了点。 9kmEg$WM  
^mWOQ*zi;  
张清兆急忙把车靠了边,停下来。 [RtTi<F^  
`#O%ZZ +  
他依稀记得,这个地方叫王家十字。 AF ,*bb  
y/}[S@4uB  
乘客把左手伸进雨衣,抖抖地掏出一张百元人民币,递给张清兆。他依然梗着脖子,面朝前方。 2aQR#lcv  
l-;u*JA  
现在,张清兆已经不想看他了——他怕看到一张血淋淋的脸。 a=(D`lQ8  
)xJCH9h  
他把钱接过来,捏了捏。这张钱很硬实,应该不是[非法语句]。 P2HR4`c  
W5C8$Bqm  
他把它装进口袋,开始找钱。 ]=X6* E*/E  
Be~__pd  
计价器上显示着二十一元,他应该找给对方七十九元。 b02V#m;Z  
s &4k  
忽然,他产生了一个不道德的想法,于是,不动声色地把那张十元的[非法语句]夹在了另几张票子里,递给了这个乘客。 X#;n Gq)5  
F4M )x`  
一路上,他让张清兆忐忑不安,这是一种报复。 ]~a;tF>Fw  
-DVoO2|Dv  
张清兆清楚地记得,他找给对方的钱是一张五十元的,两张十元的(其中一张是[非法语句]),还有一张五元的,一张两元的,两张一元的。 '^n,)oA/G  
}6'%p Bd  
那个人接过钱,没有看,也没有装进口袋,他抓着它,直僵僵地下了车。 \N%L-%^  
&At9@  
他始终没说一句话。 w t6&N{@  
Ak dx1h,  
因为那个鬼故事,张清兆紧紧盯着他。 "C.cU  
J'E?Z0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他关上车门的一瞬间,人忽地就不见了。 KY%LqcC  
7<*,O&![|  
张清兆大惊,在车上转着身子找了一圈,仍然不见他的影子! [#SiwhF|  
l[6lXR&|  
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1d!TU=*  
M2nWvU$  
他想了想,横下一条心,打开车门走下去,四下张望。 YCq:]  
XFv^j SF  
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LvC X(yjZ*  
.JBTU>1]_n  
起风了,地上的草屑和纸片像幽灵一样忽高忽低地乱舞着。 3 TRG] 5  
G0he'BR  
临街的房子没有一间亮着灯,也没有一间开着门。 ')TS'p,n  
mRy0zN>?  
王家十字很宽阔,这么短的时间,那个人不管朝哪个方向走,都不可能离开张清兆的视野。 !8YA1 o  
pM~-o?  
他俯下身子,朝车底下看了看,除了四个轮子,什么都没有。 }^ =f%EjV  
MS]Q\g}U  
他赶紧钻回车里,探着脑袋朝后面看了看——他担心那个人藏在前后座之间的空当里。 Hp*N%  
7~SnY\B|  
那个空当里黑糊糊的,也没有人。 $}fY B/  
'>HLE)l  
他挂挡轰油,想立即逃离这个地方。 Tv9\` F[  
D^}2ilk!  
可是,他太紧张了,离合器松得太快,车一下就憋灭火了。 ght3#  
AY;[v.Ff4  
四周一片死寂。他一边紧张地望着外面,一边手忙脚乱地打火,却怎么都打不着。 ErgWsAw-  
{v T9I4d8  
他的手脚哆嗦得越来越厉害。 C;%dZ  
() _RLA  
终于,车着了,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狂奔而去。 6iyl8uL0J  
半夜的电话 hpF_@n  
rF-SvSj}  
张清兆直接回了家。 vn^O m-\  
他住在安居小区,买的是二手房。 Yub}AuU`v  
l/'Gbu ECm  
本来,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前些年,他做大酱挣了一点钱,在别人的撺掇下,才到城里买了这辆夏利车,开始跑出租。 ;{sZDjev>  
yxt"vm;  
进了家门之后,张清兆的心还跳个不停。 M%S7cIX ]F  
kw#X,h P  
他老婆王涓睡了,房子里一片漆黑。 6!m#;8 4  
]->"4,}  
她正怀着孕,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 d?*] /ZiR  
M}\h?s   
过去,王涓一直待在农村老家,三年前张清兆才把她接到城里来。 u9hd%}9Qd?  
kW/G=_6  
张清兆走进卧室,靠在门板上平静了一会儿,然后打开灯,把手伸进了口袋…… Tx;a2:6\[  
u<edO+  
他要看看那张百元人民币是不是变成了纸灰。 }4|EHhG  
qbv\uYow3k  
没有,它还在,硬挺挺的。 a{nR:zPE  
ZxF`i>/h  
张清兆把它掏出来,在灯光下仔细地看,没有一点毛病。 r2=@1=?8  
aK_5@8+ZD  
他松了一口气,又把它装进了口袋。 A=N$5ZJ  
XY"b90  
王涓醒了,她迷迷糊糊地说:“回来了?” /lBK )(  
_(N+z.  
“回来了。” |:eTo<  
FNQ<k[#K'~  
她的眼睛睁大了一些,盯住张清兆,问道:“你怎么了?” meX2Y;  
v046  
张清兆反问道:“我怎么了?” 9%"\s2T  
gq4X(rsyD  
“你的脸色太难看了!” .N# KW  
tGbx/$Y   
张清兆走到镜子前看了看,果然,他脸色灰白,双眼猩红。 5Fj9.K~k  
;KEie@Ry  
他转过身来,小声说:“没事儿,可能是缺觉。睡吧。” G$QN_h,}  
7&%HE\  
他一边说一边关了灯,脱了衣服,在王涓身边躺下来。 T (]*jaB  
Z5*(xony0  
王涓却精神了,她说:“刚才,我做了一个吓人的梦……” #T{)y  
0w< ilJ  
张清兆打了个冷战,问:“什么梦?” ]s E)-8  
:2/ jI:L~  
“我梦见你回来了,穿着一件灰色的雨衣,还戴着雨帽,靠着门板低头站着,我怎么叫你你都不抬头……” 'Nuy/\[{\  
 2+S+Y%~  
张清兆陡然一惊。 }aI>dHL  
Z#(Y%6[u  
静了一会儿,王涓说:“你怎么不说话?” >j$aY  
& ,:!gYN  
张清兆实在忍不住了,他转过身,在幽暗的夜色中望着王涓,说:“我,我今天也遇到了一件怪事……” 5K682+^5  
[e@m -/ B  
接着,他就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 6#K.n&=*  
v6Y[_1  
王涓的声音都变了:“今天怎么这么邪气?” G %\/[ B  
M"{*))O\-c  
“我也不知道。” iC^91!<  
!wfUD2 K1  
张清兆话音未落,电话突然响了。 f\q5{#"z  
=5fY3%^b{  
他和王涓紧张地对视了一下,都没有动。 Xo[cpcV  
QJi H^KY6  
电话响了两声就断了。 qp#Euq6  
d7QUg 6=  
王涓突然问:“你以前是不是……撞过人?” !;[cJbqnh  
4,Uqcw?!F'  
“没有。” pbWjTI$  
{/aHZ<I&^h  
“真的没有?” %AWc`D  
S>j.i  
“真的没有。” a <F2]H=J  
Y"m(hs $  
“明天,咱们得找个阴阳先生驱驱邪。” qTMY]=(  
P46Q3EE  
“没用。” N0NFgW;  
'ShK7j$  
“试试呗!你天天在外面开车,万一出点事……” @_#\qGY  
Nv6"c<(L=  
电话又响了。 %:;g|PC  
X|ZAC!J5>  
这次,张清兆抖了一下。 K' <[kh:cl  
hCd? Kti  
为了方便用车,附近的邻居都有张清兆家的电话,因此,张清兆不能确定是不是来生意了。 `<M>"~W  
aJA(UN45  
他爬起来,一下就把话筒抓在手里:“喂?” W\;|mEEu  
BzO,(bd!PI  
里面只有电流的“咝咝”声,没有人说话。 iR88L&U>  
[A"=!e$<  
张清兆听了一会儿,怔怔地把电话放下了。 C1UU v=|  
} e+`Kx y  
王涓小声问:“谁?” Ro"'f7(v.  
)OxcCV?5Z  
张清兆说:“没有人说话。” ,p#B5Dif/  
:-JryiI  
“闹鬼了!”王涓一边说一边费力地坐起来,靠在床头上,“你快想想办法啊!” ,1N|lyV   
Y_+#|]=$B  
“我想把这一百块钱……扔掉。” E1OrL.A6  
.7g h2K  
王涓想了想,说:“那可不行,你跑了一天还没拉到一百块钱呢,扔掉的话,连油钱都搭进去了。” ;..z)OP_  
B#jnM~fJz  
“那你说怎么办?” rMbq_5}  
V@k+RniEO  
“挺过今夜,明天你到银行去换一张。” "N6HX*  
D4 8e30  
“……好吧。” >aO.a[AM  
QTi@yT:  
又等了一会儿,电话没有再响,两个人重新躺好,轻轻搂在一起,要睡了。 rtJER?A  
)/;+aDk  
外面的风越刮越大,吹得窗户“啪啪”山响,好像什么东西急切地要进来,又好像什么东西急切地想出去。 [:cD  
8O 'bCBhv  
“假如……”王涓刚想说什么,张清兆就掐了她一下,制止了她。 M0fN[!*z  
,Zn6T"[$  
“你怎么不让我说话?”王涓小声说。 Yvo*^jv  
qhxMO[f  
“别提这件事了。黑灯瞎火的,说什么招什么。” ? ;CIS$$r  
MRt" #CO  
王涓就不说了。 UF!qp  
/&Oo)OB;  
过了好长时间,张清兆突然转过头,问:“你刚才想说什么?” (Ut8pa+yX  
,6{z  
“我想说,假如电话再响……” a^L'-(  
oH [-fF  
她还没说完,电话果然又响了起来。 sgeME^v  
yc$8X sns  
两个人同时抖了一下。 s9YP =)I  
#w]:<R^  
王涓一下就住了口。 KA {Y*m^7  
-}<W|r  
黑暗中,只有那电话在响:“铃……铃……铃……铃……铃……铃……” e0u* \b  
`Df)wNN1  
张清兆猛地爬起来,伸手抓起了电话:“喂!” ~C],?X(zk  
{-Y% wM8<i  
等了一下,里面才缓缓传出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似乎没有震动声带,只是靠气流发出来的:“火……葬……场……停……尸……房……” ,a,coeL  
i;B)@op.#  
张清兆一下就扔了电话。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1(devin)
  •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4 | 贵州 [楼 主]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第一部分 <"S`ZOn  
    古怪的乘客(1) '*`1uomeo  
    >#`{(^  
    张清兆开五年出租车了。 @mcP-  
    没活儿的时候,他经常听其他的出租车司机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 L  
    qg*xdefQ%  
    有个司机,晚上拉了一个头发很长满脸疙瘩的年轻人,一看就是个地痞。果然,到了目的地之后,那个年轻人一边开车门下车一边说:“大哥,下次一块儿给你啊。” `0=j,54cx  
    bV*q~ @xh  
    这个司机没敢说什么。 yQFZRDV~  
    o<g1;  
    大约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晚上,他又拉了一个乘客,感到很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vfh\X1Ui}  
    Nu><r  
    下车时,那个人说:“大哥,下次一块给你啊。”  >6'brb  
    &qm:36Y7Xg  
    他一下就想起来,这家伙正是两个月前坐车不给钱的那个地痞,不由嘟囔了一句:“这已经是下一次了……” T 6=~vOzTJ  
    e?e oy|  
    还有一个司机,他跑夜车。 3`ze<K((  
    (y2P."  
    一天半夜,他拉了一个妖艳的女孩。 f 'u[G?C  
    22D,,nC0+=  
    那个女孩坐在他旁边,主动跟他搭话,言语放浪,表情风骚,话题直奔下三路。走出两条街之后,她已经把手伸过来,开始摩挲他的“根”了…… A~'p~ @L  
    AKAxfnaR  
    那一次,他当然没有赚到钱,只享受了一路抚摸。 %? z;'Y7D  
    z9^_5la#  
    张清兆很内向,是个老实人,他不愿意遭遇无赖,也不奢望碰上那种“艳福”。他只想每天多赚几张钞票,给老婆带回好生活。 &0J/V>k  
    h>"Z=y  
    这天是个阴天。 G C~N$!*  
    V;]U]   
    张清兆跑了一天,只拉了几十块钱,其中还有一张十元的[非法语句],他很沮丧。 w7_2JS  
    2pAshw1G  
    天黑下来,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少。 m{0u+obi&w  
    0mR  
    他在滨市第二医院门口趴了一会儿,看到风挡玻璃上落了几个雨滴,就打算回家了。 7=]Y7 "XCf  
    DZ0\pp?S  
    他刚刚把车开出不远,就看见路边有一个踽踽独行的人,他穿着雨衣,慢慢朝前走。 =_H)5I_\  
    MYeGr3V3  
    那是一件灰色的雨衣。 n0kkUc-`   
    WnC0T5S?U  
    稀稀拉拉的雨只落了几滴,现在已经停了,这个人却穿着厚重的雨衣,看上去有些古怪,而且,他还戴着雨衣的大帽子,把脸遮得严严实实。 sR*JU%  
    9 !qVYU42(  
    张清兆把车慢下来,按了几下喇叭。 4WV)&50  
    t9 m],aH  
    那个人理都不理,闷头朝前走。 MOW {g\{ \  
    XG}pp`{o  
    显然,他不想坐车。 ss>?fyA  
    8?7:sfc  
    张清兆一看没戏,就踩下油门,走了。 3 ,?==?  
    >K;'dB/m;1  
    没想到,他刚刚开过去,就从反光镜里看到那个人突然举起手来,朝他摆了一下,好像正在想什么,猛然意识到有出租车开过。 Ey "<hAF  
    oWUDTio#[  
    张清兆踩了一脚刹车,停下来,扭过脖子,透过后窗看他。 oFRb+H(E  
    &j7l#Urq  
    那个人低着头朝前走,步履依然那样缓慢,张清兆开始怀疑他刚才摆手并不是想要车。 \l leO|m  
    <!vAqqljt  
    终于,他走到了车旁,伸手拉开车门,低着头慢慢钻进来。 Do|`wpR  
    '4A8\&lQO  
    他坐在张清兆旁边的座位上,又慢慢抬起头,直视正前方,那个雨衣的大帽子挡住了他的脸。 F#^.L|d4  
    U9xFQ=$ 2  
    “师傅,你去哪儿?”张清兆小心地问。 sh?Dxodp9  
    s^9N7'  
    他没说话,只是抬手朝前指了指。 1p&?MxLN-a  
    }~-)31e'`  
    张清兆只好朝前开去。 3<msiC P  
    i4!n Oyk  
    在路上,这个古怪的乘客一直没有摘掉那雨衣的帽子,也一直没有转过头来,张清兆也始终没看到他的脸。 jt2 m-*aP  
    Hv0sl+  
    玻璃上的雨滴又多了几颗。 OG 5n9sx  
    h2aJa@;S  
    张清兆打开雨刮器,刮了几下,又关了。 ,bmTB ZV  
    AD?^.<  
    他朝前开出了几条街,这个乘客始终不说话,也不指路。 q}BQu@'H  
    +S%@ /q  
    张清兆有些不安,又问了一句:“师傅,还朝哪儿走?” S%xGXmZ  
    YN>#zr+ ~  
    那个人又慢慢抬起胳膊朝前指了指。 {/0,lic  
    4VU5}"<  
    张清兆没办法,只好一直朝前开。 ^2^ptQ j  
    P<4jY?.  
    渐渐的,路上没有人了。 4qm5`o\hb  
    U5Ho? `<  
    渐渐的,两旁的路灯也没了,只有车灯的光惨白地照在路面上。 %W&=]&L  
    [?IERE!xQ  
    张清兆开始胡思乱想: J0=`n (48B  
    fn mZJJ,Q  
    这个家伙会不会是一个地痞呢? )7i?8XiSZF  
    E$ngmm[  
    也许,他的头发很长,而且满脸疙瘩,下车时他会突然转过脸来,低低地说:“大哥,下次一块儿给你啊。” G8;S`-D1a,  
    =V,'f  
    张清兆马上又想到,假如他仅仅是不给钱,那还不算什么大事,在东北,这种事多了。 a <Ns C1   
    ?D\%ZXo  
    他怕就怕,走到偏僻之地,这个家伙突然掏出一把刀来,一声不吭就扎进他的脖子,然后,搜走他身上的百八十块钱,把他扔到草丛里,开走他的夏利车…… h ?ia4t  
    Wig0OZj  
    张清兆有点后悔了。 / P:Hfq  
    -pD&@Wlwak  
    这个人第一眼看上去就不正常,为什么还要拉他呢? e N-{  
    LNN:GD)>  
    现在,他已经无法赶他下去了。 A5`7o9  
    XOeh![eMX  
    他一边开车一边紧张地朝两旁张望。这里是市郊,属于太平区,远离市中心,平时,他很少开车到这地方来。 EU@mrm?  
    n% ` r  
    两旁的楼房黑糊糊的,只有寥寥几户人家亮着昏黄的灯光。 (En\odbvt  
    xk*3,J6BK  
    他想跟这个乘客说点什么,引他转过头来。 L~oFW'  
     hY1|qp  
    他必须看到他的脸。 r~}}o o4K  
    >Y/[zf I2  
    “师傅……”张清兆转过头去,挺友好地叫了他一声。 p-pw*wH0  
    V{h@nhq  
    这个人面朝前方,纹丝不动,好像没听见。 F3Y>hs):7  
    2*citB{  
    张清兆慢慢把头转回来,不尴不尬地住了口。他的心开始“怦怦怦”地狂跳。 ys/mv'#>  
    x}.d`=  
    他陡然想起了同行讲的一个鬼故事: \B2d(=~4  
    古怪的乘客(2) * |HZ&}  
    ~9?U_ahfVt  
    半夜,一个乘客上了一辆出租车。 #Q3PzDfj  
    他说他要去郊区的某某村。 Tj= dL  
    ?Y{^un  
    司机没多想,就拉他走了。 5Vi]~dZu7  
    tQ~<i %;  
    一路上,司机总闻到有一股纸灰的气味。 A*;?U2  
    lKEX"KQ!  
    那个乘客很少说话,表情一直冷冷的,目视前方。 0[lsoYUq  
    ^IGyuj0]jG  
    出了城之后,越走越荒凉。 90s;/y(  
    MCeu0e^)  
    终于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那个乘客突然伸手示意司机停车。 V5a?=vK9  
    I y S"  
    司机停了车之后,四下看了看,脑袋“轰”的一声就大了:借着车灯的光,他看到路两旁都是荒地,杂乱的草丛中布满了高高低低的坟,有的坟头上还飘动着白花花的纸幡。 pp~3@_)b  
    b]*X<,p  
    他全身发冷,颤颤地问了一句:“你来这里……” ?MC(}dF0  
    s=d+GMa  
    那个乘客冷冷地说:“烧纸。” Gg%tVQu  
    M$Fth*q{GD  
    然后,他按照表上的价钱付了车费,打开车门走了。奇怪的是,他下了车就不见了踪影。 HU &)  
    GQN98Y+h  
    司机害怕了,赶忙调转车头,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4\M8BRuE  
    :peqr!I+K  
    这时,车里的纸灰味更大了。 G0}Dq M Ti  
    |;P^clS3  
    他转着身子找了找,车里没有明火也没有暗火。 IX9K.f  
    Z_FNIM0f  
    最后,他把手伸进了口袋,发现刚才那个乘客给的钱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些纸灰…… Ah-8"`E  
    6 xarYh(  
    张清兆抓紧了方向盘。 zmI5"K"'F  
    'M8aW!~  
    他看不到这个乘客的脸,那么,这个乘客也同样看不到他的脸。他把头微微侧了侧,偷偷看了看对方的手。 lkA^\ +Ct  
    [ ?iqqG.  
    手是他惟一暴露出来的地方。 EMlIxpCn:  
    mV?&%>*(f  
    那两只手太白了,平平地放在腿上,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气,好像没有血液,没有神经,是两只假肢。 B'}"AC"  
    ; 0ko@ \Lq  
    张清兆收回视线,暗暗想,如果他要一直开出城的话,坚决不能去。 t`5j4 bdG  
    ES}. xZ#~  
    又走了一条街,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这个乘客慢吞吞地抬起右手,食指朝下点了点。 /v#)f-N%zs  
    k4{:9zL1#?  
    张清兆急忙把车靠了边,停下来。 x<ax9{  
     s;Y<BD  
    他依稀记得,这个地方叫王家十字。 xWE8W m  
    VWi2(@R^  
    乘客把左手伸进雨衣,抖抖地掏出一张百元人民币,递给张清兆。他依然梗着脖子,面朝前方。 sJZ!sznn  
    _xrwu;o0}  
    现在,张清兆已经不想看他了——他怕看到一张血淋淋的脸。 DBsDk kB{  
     27D!'S  
    他把钱接过来,捏了捏。这张钱很硬实,应该不是[非法语句]。 9}P" ^N  
    `tEo]p  
    他把它装进口袋,开始找钱。 u\1>gDI)|  
    "Fnq>iR-  
    计价器上显示着二十一元,他应该找给对方七十九元。 4Ysb5m)u  
    .Y*f2A.v  
    忽然,他产生了一个不道德的想法,于是,不动声色地把那张十元的[非法语句]夹在了另几张票子里,递给了这个乘客。 BR5BJX  
    ZcE_f>KV  
    一路上,他让张清兆忐忑不安,这是一种报复。 e}yX_Z'P<  
    TQ@d~GR  
    张清兆清楚地记得,他找给对方的钱是一张五十元的,两张十元的(其中一张是[非法语句]),还有一张五元的,一张两元的,两张一元的。 9N8I ip]w  
    p0:kz l4$  
    那个人接过钱,没有看,也没有装进口袋,他抓着它,直僵僵地下了车。 s1N?/>lmB  
    K2)!h.W  
    他始终没说一句话。 *e>]~Z,  
    `>C<}xO  
    因为那个鬼故事,张清兆紧紧盯着他。 )!bUR\  
    =T?}Nt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他关上车门的一瞬间,人忽地就不见了。 rqPo)AL  
    #N(= 3Cj  
    张清兆大惊,在车上转着身子找了一圈,仍然不见他的影子! K)tQ]P  
    n: ui  
    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pzxo$  
    ?Ea;J0V  
    他想了想,横下一条心,打开车门走下去,四下张望。 VZr>U*J[:  
    2,2Z`X  
    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rEhX/(n#  
    1d"Z>k:mn  
    起风了,地上的草屑和纸片像幽灵一样忽高忽低地乱舞着。 O4\Z!R60g  
    oBQ#eW aY  
    临街的房子没有一间亮着灯,也没有一间开着门。 .;y#  
    8KB>6[H!wE  
    王家十字很宽阔,这么短的时间,那个人不管朝哪个方向走,都不可能离开张清兆的视野。 f0<hE2  
    Nk=JBIsKv  
    他俯下身子,朝车底下看了看,除了四个轮子,什么都没有。 ?]fF3SJk  
    |b-9b&  
    他赶紧钻回车里,探着脑袋朝后面看了看——他担心那个人藏在前后座之间的空当里。 8h3=b[  
    /,! qFt  
    那个空当里黑糊糊的,也没有人。 ,NnhHb2\  
    <VD8bTk  
    他挂挡轰油,想立即逃离这个地方。 FMkOo2{  
    :4~g;2oag  
    可是,他太紧张了,离合器松得太快,车一下就憋灭火了。 fLV"T_rk  
    * ),8PoT  
    四周一片死寂。他一边紧张地望着外面,一边手忙脚乱地打火,却怎么都打不着。 :2njp%  
    *Zm^ ~Vo  
    他的手脚哆嗦得越来越厉害。 \~LQ%OM  
    MxyN\Mq'  
    终于,车着了,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狂奔而去。 "t^URp3  
    半夜的电话 @ym/27cRE  
    C7H/N<VAq  
    张清兆直接回了家。 `vc "Q/  
    他住在安居小区,买的是二手房。 ]v#r4Ert  
    Ela-,(Glk  
    本来,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前些年,他做大酱挣了一点钱,在别人的撺掇下,才到城里买了这辆夏利车,开始跑出租。 kD bhu^~B  
    >Z1q j>  
    进了家门之后,张清兆的心还跳个不停。 M>M`baM1  
    iMfngIs |  
    他老婆王涓睡了,房子里一片漆黑。 H5D*|42  
    nYbhy} y  
    她正怀着孕,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 QM?#{%31  
    b,KcBQ.  
    过去,王涓一直待在农村老家,三年前张清兆才把她接到城里来。 "(qw-ki l  
    %p X6QRt?  
    张清兆走进卧室,靠在门板上平静了一会儿,然后打开灯,把手伸进了口袋…… ~SSU`  
    ;\MW$/[JCy  
    他要看看那张百元人民币是不是变成了纸灰。 Ngg?@pG0y  
    gl&5l1&  
    没有,它还在,硬挺挺的。 =vT<EW}[  
    upvS|KUil  
    张清兆把它掏出来,在灯光下仔细地看,没有一点毛病。 y$<Vha  
    ]; %0qb  
    他松了一口气,又把它装进了口袋。 K gN)JD>  
    /*Qq[C  
    王涓醒了,她迷迷糊糊地说:“回来了?” [31p&FxM  
    76.{0 c  
    “回来了。” %zU`XVNN+  
    _7DkS}NJs  
    她的眼睛睁大了一些,盯住张清兆,问道:“你怎么了?” ny-7P;->8  
    |#l=  
    张清兆反问道:“我怎么了?” ^KB~*'DN~s  
    P'MY[&|mM'  
    “你的脸色太难看了!” /WPv\L  
    *c[2C  
    张清兆走到镜子前看了看,果然,他脸色灰白,双眼猩红。 yk2!8  
    fx8EB8A7K7  
    他转过身来,小声说:“没事儿,可能是缺觉。睡吧。” )Z+{|^`kJ  
    PN+G:Qv  
    他一边说一边关了灯,脱了衣服,在王涓身边躺下来。 iA_8(Yo  
    %=j3jj[  
    王涓却精神了,她说:“刚才,我做了一个吓人的梦……” 6{d6s#|%  
    Q '(ihUq*k  
    张清兆打了个冷战,问:“什么梦?” :PbDU$x  
    7:=5"ScV  
    “我梦见你回来了,穿着一件灰色的雨衣,还戴着雨帽,靠着门板低头站着,我怎么叫你你都不抬头……” u!N{y,7W)  
    _ nT{g  
    张清兆陡然一惊。 <I;*[;AK  
    P,gdnV ^  
    静了一会儿,王涓说:“你怎么不说话?” 09M;}4ev&7  
    6*GjP ;S =  
    张清兆实在忍不住了,他转过身,在幽暗的夜色中望着王涓,说:“我,我今天也遇到了一件怪事……” V9x8R  
    BH0!6Oq  
    接着,他就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 c)C5KaiPG  
    'Tb0-1S?  
    王涓的声音都变了:“今天怎么这么邪气?” }wt%1v-10U  
    {j(4m  
    “我也不知道。” /L) 9tt.  
    Z$K+ 7>^  
    张清兆话音未落,电话突然响了。 G=M] 8+h  
    bLG]Wa  
    他和王涓紧张地对视了一下,都没有动。 _[E\=  
    'ND36jHcRD  
    电话响了两声就断了。 Md(JIlh3  
    ZL91m`r  
    王涓突然问:“你以前是不是……撞过人?” p?myuNd[  
    <*@~n- R$  
    “没有。” 0M!0JJy#*  
    eOrYa3hQ  
    “真的没有?” Y$8; Gm<)  
    }K8Lm-.=  
    “真的没有。” N#Ag'i4HF  
    3_J> y  
    “明天,咱们得找个阴阳先生驱驱邪。” PRp E$`WK  
    3i(Jon/p  
    “没用。”  4Iq5+Q  
    7)PJ:4IqS  
    “试试呗!你天天在外面开车,万一出点事……” R9=K(pOT  
    c(:Oyba  
    电话又响了。 a>(~C'(<  
    96)v#B?p  
    这次,张清兆抖了一下。 kd`YSkZ  
    ~ a >S#S  
    为了方便用车,附近的邻居都有张清兆家的电话,因此,张清兆不能确定是不是来生意了。 HqRCjD  
    W+/2c4$F3  
    他爬起来,一下就把话筒抓在手里:“喂?” K /ZHJkJ7  
    *cQz[S@F  
    里面只有电流的“咝咝”声,没有人说话。 dL(4mR8  
    Y}ky/?q  
    张清兆听了一会儿,怔怔地把电话放下了。 Ss+F9J  
    ) _ #T c  
    王涓小声问:“谁?” J:[3;Z  
    LsnXS9_  
    张清兆说:“没有人说话。” ;wp W2%&  
    7V |"~%  
    “闹鬼了!”王涓一边说一边费力地坐起来,靠在床头上,“你快想想办法啊!” ={OCa1  
    ayN*fiV]  
    “我想把这一百块钱……扔掉。” 9.jG\i  
    `yy%<&  
    王涓想了想,说:“那可不行,你跑了一天还没拉到一百块钱呢,扔掉的话,连油钱都搭进去了。” YALyZ.d  
    j`Tm\!q  
    “那你说怎么办?” |:{g?4Mi  
    6 bYC  
    “挺过今夜,明天你到银行去换一张。” l A 0-?k  
    7 cy+Nz  
    “……好吧。” 8Ix -i  
    uv?8V@x2  
    又等了一会儿,电话没有再响,两个人重新躺好,轻轻搂在一起,要睡了。 >|y>e{P  
    mrw]yu;2<n  
    外面的风越刮越大,吹得窗户“啪啪”山响,好像什么东西急切地要进来,又好像什么东西急切地想出去。 `M towXj  
    i7Y s_8A"9  
    “假如……”王涓刚想说什么,张清兆就掐了她一下,制止了她。 \HBVNBY  
    kxt\{iy4  
    “你怎么不让我说话?”王涓小声说。 v4nv Z6  
    5 ]A$P\7~1  
    “别提这件事了。黑灯瞎火的,说什么招什么。” 9;;]q?*  
    H5F\-&cq  
    王涓就不说了。 B]+7 JB  
    DctX9U(  
    过了好长时间,张清兆突然转过头,问:“你刚才想说什么?” <-Kb@V3  
    0xvMR&.H  
    “我想说,假如电话再响……” Zi2Eu4p l{  
    W07-JHV%  
    她还没说完,电话果然又响了起来。 9XJ9~I?  
    )D6'k{6M  
    两个人同时抖了一下。 JN;TGtB^p  
    =DmPPl{  
    王涓一下就住了口。 |)|vG_  
    kp#c:ym  
    黑暗中,只有那电话在响:“铃……铃……铃……铃……铃……铃……” z$8e6*  
    U:etcnb4w>  
    张清兆猛地爬起来,伸手抓起了电话:“喂!” {3F}Slb  
    rH} Dt@  
    等了一下,里面才缓缓传出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似乎没有震动声带,只是靠气流发出来的:“火……葬……场……停……尸……房……” |~=?vw< W  
    f4aD0.K.g|  
    张清兆一下就扔了电话。 =w;xaxjL  
    火葬场(1) b/D9P~cE  
    ?Ss RN jeL  
    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 u=ds]XP@  
    早晨,张清兆睁开眼,听到外面淅淅沥沥响成了一片。 m;tY(kO  
    NdED8 iRc  
    这个夏天阴雨不断,松花江水不断上涨,防洪成了全市的头等大事。 _ /2 8Cw  
    GO:1 Z? ^  
    张清兆爬起来,找到一件雨衣披在了身上。 exrt|A] _[  
    hz~CW-47  
    “你去哪儿?”王涓问。 X-2S*L'  
    s%TO(vT  
    “火葬场!” !A^w6Q;`V  
    5)zh@aJ@  
    王涓愣了愣,轻声说:“你小心点啊……” p~zT Rnm  
    {HJ`%xN|  
    张清兆开门就走了出去。他没有吃早饭。 s? \9i6  
    &u`rE""  
    他不知道昨夜打电话的人是谁,他必须赶到火葬场整个明白。 kFZu/HRI  
    g}og@UY7#  
    火葬场在城南,八里路。 2,QApW_Y  
    E?5B>Jer#  
    张清兆远远就看见了阴沉的天空中竖着一个高高的大烟筒,不过没有冒烟——这一带对死亡有另一种说法:爬大烟筒了。 w#bbm'j7r  
    7/$Z7J!k  
    火葬场大门口,有两辆等活儿的黑车停在雨中,都是面包。 ghd[G}  
    SE-, 1p  
    张清兆把车停下来,披上雨衣,走进火葬场的大门。 O NzdCgY  
    FHPZQC8  
    那两辆面包车的玻璃上淌着雨水,隐约有两双眼睛在里面盯着他,充满敌意。 Jt^JE{m9%  
    RpXGgw  
    张清兆第一次到火葬场来。 k  5kX  
    >!.lr9(l  
    大院里没什么人,很整洁,有大片大片的草坪,还种着美人蕉,那高大的花在雨水中鲜红鲜红的,有点像血。 &IY_z0=  
    `5jB|r/  
    张清兆走在水泥甬道上,不停地四下张望。 hf5SpwxLiH  
    m8A1^ R  
    他不知道自己是来找谁的。 QRa6*AYm  
    |VF"Cjw?  
    雨衣的帽子太大了,他只能看到前方,却看不到两侧,更看不到后面。 YQsc(6  
    .[ s82c]]6  
    这雨衣让他想起了昨夜那一幕,心又“扑腾扑腾”地乱跳起来。 (19< 8a9G  
    cYS+XBz  
    突然,他听见雨中响起“咔咔咔咔”的声音,好像有人朝他走过来。这个人一定穿着皮鞋,而且皮鞋上还钉着铁掌。 ^C T}i'  
    C{^@.8:  
    他左右转了转身子,到处都是雨,没看见人。 :N:8O^D^<  
    6GvnyJ{[  
    他朝后转过身来,终于看见了这个人。 n/D]r  
    4tWI)}+ak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雨衣,帽子大大的,扣在脑袋上。他的脸很白,眼睛盯着张清兆。 X|G+N(`|(  
    -C<aB750O)  
    张清兆不知道他是不是昨晚那个乘客,就那样愣愣地站着,看着他。 OSk9Eb4ld  
    :"]ei@  
    他一点点走近了,那双深深的眼睛一直盯着张清兆。 {Wo7=aR  
    K(S/D(\ FL  
    张清兆试探地叫了一声:“师傅……” v^'~-^s  
    ]+P &Y:   
    他停在了张清兆的面前,一言不发,等着张清兆的下文。 6Tnzg`0I  
    g(k|"g`*  
    张清兆提了一口气,说:“师傅,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管尸体的人。” 0 HmRl  
    I "4B1g  
    对方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你要干什么?” / jD'o>  
    .>n|#XK  
    “我想……问他一些事。” FQ%mNowuj  
    0J~4  
    “你跟我来吧。” o*_D  
    v &n &i?  
    “你是……” jxvVp*-=<j  
    zKNk(/y  
    “我是。” $$a"A(Y  
    g5)VV"  
    他说完,就继续朝前走了。 fvD wg  
    - g0>>{M'  
    张清兆半信半疑地跟在他后面,不住地打量他的背影。 cc[w%jlA#  
    =R05H2hs  
    他的心越来越紧张,因为他怎么看这个人的背影怎么像昨夜那个乘客。 )-(NL!?`  
    nFqMS|EN  
    前面是一趟青砖平房。一排高高的窗子,安着铁栏杆。那些窗子都很小,黑洞洞的,更像透气孔。不过,现在这些窗子都关着。 L" o6)N  
    b{&@ Lm0Tn  
    平房的正面,除了窗子没有门。 b|NEU-oy  
    |s:!LU&OL\  
    看尸人带着张清兆来到平房的侧面,这里有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 MYjCxy-;A  
    wNlp4Z'[  
    看尸人掏出一大串钥匙,摸出一枚,插进去,扭动了几下,“哐哐啷啷”地把铁门拉开,走了进去。 B-RaAiE@  
    %lBFj/B  
    张清兆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FX{Sb"  
    YJ6Xq||_  
    进去之后是一个很小的外间,只放着一张破旧的木桌和两把破旧的椅子,显得冷冷清清。桌子上放着一个脏兮兮的练习本,已经卷边,估计是登记用的。 G]{)yZ'}  
    WaYT\CG7y  
    除此,什么都没有了。 jN'zNOV~  
    gD-<^Q-  
    正对着铁门还有一扇铁门,走进去应该就是停尸房了。 )Ipa5i>t  
    O %OeYO69  
    张清兆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脊梁骨一阵阵发冷。 bi QDupTz  
    \]zH M.E1  
    那个人在椅子上坐下来,没有脱掉雨衣,也没有摘掉帽子,说:“你问什么?” Gx!Y 4Q}-  
    d-X<+&VZ  
    张清兆不安地看了看他,说:“我是开出租的。昨晚,我拉了一个乘客,他下车就不见了……” alyWp  
    *&XOzaVU  
    “你找我干什么?” H>% K}Fh  
    ?g}G#j  
    “昨晚,我接到一个电话,不知道是谁打的,他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火葬场停尸房……” p[>! ;qI  
    ';Y0qitGB  
    对方有些不耐烦了,说:“这跟我没有关系!” h:xvnyaI  
    c~SR@ZU  
    “我想……” VX0}x+LJ  
    {OIB/  
    突然,看尸人想起了什么,他盯住张清兆的眼睛,问:“那个乘客花了多少钱?” fN&@y$  
    f\xmv|8  
    “二十一块。” T5|e\<l  
    7v TzY%v  
    看尸人似乎吃了一惊:“他给你的是一百块,你给他找了七十九块,是吗?” LY-,cXm&|  
    !#d5hjoX  
    “你怎么知道?” $Q"D>Qf{G  
    e>6|# d  
    看尸人呆呆地想了想,然后说:“你跟我来!” 7r&lW<:>  
     & .0A%  
    他站起来,掏出钥匙打开停尸房里间那扇铁门,走进去。 9#TD1B/  
    h4jo<yp\  
    张清兆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突然有点不敢进了。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5 | 贵州 1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火葬场(2) E;a,].  
    ?\Z pVL<>  
    看尸人走着走着,感觉到他没有跟上来,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进来呀!” H^-Y]{7  
    张清兆低低地说:“师傅,我有点怕……” YZf{."Opj[  
    A$@;Q5/2  
    看尸人突然笑了,说:“你要是不想看就算了。” F+hV'{|w`  
    G J%^hr`P  
    张清兆显然不甘心放弃,他左右打量着看尸人的两只眼睛,问道:“你到底让我看什么?” /GgID !8  
    ?,$:~O* w  
    看尸人说:“你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C98F?uo%Q  
    a[K&;)  
    张清兆咬咬牙,慢慢走了进去。当他的脚跨进停尸房里间的铁门时,打了个寒噤,“这里面怎么这么冷?”  R[m-j UL  
    fS"u"]j*e  
    “放冷气了。咱们这个火葬场没有尸体冷藏柜,有隔日大殓的尸体,就放在这儿。” V(TtOuv  
    4 ?BQ&d  
    张清兆看到,这个停尸房中间,有一条长长的过道,两边是停放尸体的简易隔档,大约有三十个。隔档里是冰冷的铁架子床。 vGi<" Sn7  
    $ #!oejLD  
    这个房子太空旷了,太寂静了,只有看尸人的皮鞋声:“咔,咔,咔,咔……” 9Buss+K?/h  
    I q|'#hs  
    外面是阴天,窗子又小,里面的光线很暗淡。 uT]$R  
    ~;oXLCL0})  
    张清兆好像走进了某种不流动的时间里。  !y@\w  
    N%Bl+7,q  
    他朝两旁看去,多数的隔档都是空的,他只看到两三个尸床上蒙着白布,露出死尸的脚丫子。 Y9mhDznS  
    3z0Bg  
    他发现,那些脚丫子都显得比正常人的脚大许多。 4(, .<#  
    MY{Kq;FvRP  
    他把头转过来,看了看前面看尸人的脚。 Q=!QCDO(  
    h<3bv&oI .  
    他的脚好像也比正常人的脚大许多。同时,张清兆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个人好像越走越慢了。 &=t~_ Dc  
    .\H-?6R^  
    张清兆感到更冷了,他也慢了下来。 ^Zs ^  
    FXk*zXn6  
    他忽然有了一种预感——这个穿雨衣的人接下来就会走进一个隔档,慢慢躺在一张高高的尸床上,用蒙尸布盖上自己…… GQ Flt_  
    J%Y-3{TQK  
    张清兆停住了。 11S{XbU  
    b7'A5 ]X  
    他猛地转头看了看。 <qoc)p=__  
    sNG 7fi.|  
    那扇铁门,那惟一的出口,已经离他很远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 `)=sQ2P  
     &mJm'Ks  
    看尸人回过头来,说:“你怎么不走了?” =? M{B1;H  
    8N<2RT8W  
    在这个阴森的停尸房里,张清兆感到这个看尸人的声音更嘶哑了。他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突然说:“你为什么不脱掉雨衣?” G`v(4`tA  
    1N.weey}W  
    看尸人说:“你不是也没脱吗?” -!j5j:RR  
    x1+V  
    张清兆这才意识到自己也穿着雨衣。 DRu#vC  
    &K"qnng/y  
    在对方的注视下,他又朝前迈步了。 U7xQ 5lph  
    |HTTTz9R.  
    看尸人也转过身,继续走。 yMe;  
    ]%6X E)  
    他果然走进了一个隔档。 Z2{G{]EV(  
    ^s3SzB@  
    那里面躺着一具死尸,脸蒙着,只露出两只棕色的尖头皮鞋,长长的。那无疑是一双新鞋,鞋底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尘土。 m^YYdyn]M  
    ~i9'9PHX@  
    看尸人转过身,朝张清兆招了招手。 k9o LJ<.k  
    LLW\1 cxi  
    张清兆远远地站着,双腿好像灌了铅。 {-e|x&-  
    lX|d:HFtP  
    看尸人说:“你到跟前来。” i.6+ CA  
    ` @Tl7I\  
    他吃力地朝前移了两步。 _|vY)4B 4U  
    )l"py9STF  
    看尸人不再勉强他,慢慢掀开了那具死尸腰间的白布。 h}c R >  
    sAfNu~d  
    一只苍白的手露了出来。 <WRrB `nO  
    86 <[!ZM  
    它的血不流了,神经不通了,像一截僵直的木头。 "`&1"*  
    R8![ $mkU  
    张清兆看着这只手,头皮一下就炸了——它紧紧捏着几张钞票。 s(MLBV5)w  
    ~gJJ@j 0n  
    张清兆仔细查看这几张钱,惊怵到了极点——这些钱正是他昨夜找给那个乘客的钱,其中还有那张十元的[非法语句]! :#&Y  
    -K*&I!  
    他的眼睛离开了死尸的手,慢慢朝上移,最后死死盯住了死尸脸上的白布…… .T|1l$Jn  
     %kSpMj|  
    千真万确,就是这具死尸,昨夜坐了他的车! a15kFun  
    S"skKh4w  
    他始终戴着宽大的雨衣帽子,没有说一句话。 W_%@nm\y  
    nTQ&nu!  
    张清兆一直没有看到他的脸。 FQW{c3%qZ  
    3:~ *cU  
    现在,这张脸蒙在白布下面,张清兆仍然看不见。 z(g6$Y{  
    49d02AU%  
    他紧张地对看尸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离开,然后,踉踉跄跄地退出隔档,跑到了外间。 $l+DkR+  
    o`+$h:zm@  
    看尸人跟着他走出来,返身把铁门关好,锁上。 tS:/:0HnA)  
    "f|xIK`c  
    外面响起了雷声,天更黑了,雨更大了。 c[<>e#s+;  
    .mwB'Ll  
    张清兆惊惶地问:“这具尸体是什么时候送进来的?” yhG%@vSq  
    Yx3ivjX.>  
    “昨天下午。” s9aa _Th  
    3]wV 1<K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手里这些钱的?” pgipT#_K  
    qLWM,[Og  
    “今天早上。我数过了,是七十九块。我还抽了几下,竟然抽不出来,就像夹在老虎钳里一样。我一直很纳闷,因为昨天晚上我离开时还检查了一遍尸体,并没有发现这些钱。” J|=0 :G  
    Vf#g~IOI  
    “这个停尸房还有人能进来吗?” x^~@`]TV^  
    q{CD:I:-  
    “只有我一个人有钥匙。” RaC8Sq7hW  
    ?<efKs  
    张清兆不说话了,他盯上了看尸人的雨衣。 q#PMQR"C  
    jp880}  
    看尸人低头看了看,不解地问:“怎么了?” LbUH`0:%t  
    ^;'FC vd  
    刚才,张清兆清楚地看到了那具死尸的袖子,他身上穿的不是雨衣,而是一件深蓝色哔叽上衣。 45Lzq6  
    p]rV\,Yss  
    张清兆低声问:“昨天夜里,你的雨衣放在哪儿了?” 2sYz$ZGC"#  
    "Pl.G[Buc-  
    看尸人指了指墙上的一个挂钩,说:“我就挂在这儿了。” L, 2;-b|  
    49=L9:  
    接着,他又补充说:“昨天早晨天很阴,我来上班时带了雨衣。晚上,我看雨没下来,回家时就没有穿。” 0IyT(1hS  
    S5\KI+;PW  
    这件灰色的雨衣昨夜一直挂在这个阴森的停尸房里。 7c83g2|%   
    l[^0Ik-G  
    就是说,昨夜那具死尸穿的就是这件雨衣! X/h|;C* 9  
    5| Oj\L{  
    要不然,刚才张清兆怎么一见到这个看尸人就心里发冷呢。 cNMD I  
    9\uBX.]x  
    “我能进去看看……他的脸吗?”张清兆突然说。 %~[@5<p  
    Kw(S<~9-@  
    “为什么?” tT+W>oA/M  
    @}pcj2K#  
    “到现在为止,我还一直没见到他的脸,我想看看他到底什么样子……” 7>h(M+ /  
    s^m`qi(H  
    看尸人摇了摇头:“他的脸已经没了。” KwgFh#e  
    >">Xd@Wk  
    “没了?” @$nh6l>i  
    FAX[| p  
    “他死于车祸,脑袋撞碎了一半。今天,美容师要用石膏给他做一张假脸,要不然,他昨天下午就烧了。” >v f-,B  
    E)wf'x  
    “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HD3WsIim*  
    lM#,i\8Q  
    “前天晚上,六月五号。” Zrj#4 E1  
    lr?SL\D  
    “是什么车撞的?” vif)g6,  
    unKl5A[h  
    “好像是出租车。” 'X6Z:dZY  
    ijvDFyN>  
    “司机呢?” a)c;z@r  
    cd=|P?B i  
    “跑了。” uA;#*eiA/  
    uqU&k@  
    “他在哪里出的车祸?” #s BL E  
    Km!ACA&s6  
    “王家十字。” "'@D\e}  
    h::(b,|f7  
    张清兆像被电击了一样猛地抖了一下。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6 | 贵州 2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石膏脸(1) YR-Ge  
    @hw e  
    这件诡怪的事,让张清兆受了很大刺激。 L%HFsuIO-  
    他两天没有出车,躲在家里,回忆在停尸房的每一个细节。 JaCX}[R  
    v;x0=I&%  
    到城里开出租车五年了,他每时每刻都很小心,没有发生过一次交通事故。 C\EIaLN<  
    -&Z!b!jN  
    他算是一个善良的人,假如撞了人,他不会逃逸。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胆子很小,他宁可接受处罚,也不想日后被抓住严惩。 xB *b7-a  
    b/M/)o!C  
    有这样一句话——常在河边站,没有不湿鞋的。 Vu:ZG*^  
    IT| h;NUG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两个警察突然来到他家,把他带走了。 aZN?V}^+  
    Ew/MSl6}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Kh]es,$D  
    -9b=-K.y  
    到了公安局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前一天晚上,在王家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 Dvg'  
    C'JI%HnQ  
    有个男人带着妻子过马路。 e>Mt DJ5  
    .I`>F/Sjr  
    他妻子怀着孕,刚满九个月,丈夫陪着她遛弯。突然下雨了,很急,路面上转眼就有了积水。 | .jWz.c  
    S Qmn*CW  
    幸亏他们拿着伞。 jJ2rfdfj  
    zJXZ0yRT  
    夫妻俩过路口的时候,猛地拐过来一辆出租车。 D[>:az `  
    y;az&T  
    那车开得太快,而两个人又撑着伞,躲避不及,被那辆车撞了个正着。 o6u^hG6~'  
    iZ]^JPU}  
    司机明明知道撞了人,但是由于当时天黑,又没有人,他连刹车都没踩,猛轰油门疯狂逃窜了。 PcsYy]Q/  
    / :$WOQ  
    丈夫爬起来,看到妻子四仰八叉地躺在马路上,圆圆的肚子已经被轧扁了,鲜血溅了满地,他悲惨地叫了一声。 ^C K!=oO  
    remc_}`w  
    这是一起特大交通事故,那个孕妇和腹中的孩子都死了。 !~zn*Hm  
    5]G%MB/|$  
    幸存的丈夫一口咬定他记下了那辆车的牌号——滨A65927。 s58dHnj5+  
    KEy8EB  
    滨A65927是张清兆那辆车的牌号。 0=+feB1T  
    E!X> C^  
    警察对张清兆进行了讯问。张清兆百般争辩,声称他根本没有撞人。 BuvnY  
    zZd. U\"2  
    警察当然不相信,把他留置了。 (0@b4}Z  
    pa^_D~  
    王涓听说张清兆被抓了起来,吓坏了,急忙从老家赶来,四处找张清兆的表哥,请他帮忙。 jjrE8[  
    wcHk]mLM  
    张清兆的表哥叫陈胜,在市交警大队当交警,他不在事故科,在宣传科,是科长。 $Dg-;I  
    $+eeE  
    知道这个关系的人,都以为张清兆是因为他才到城里跑出租的。实际上不是这样。 J%|?[{rO{'  
    o<g?*"TRh  
    陈胜是个小肚鸡肠的人。 s|YH_1r  
    ulR yt^bx|  
    多年前,他在中学当老师,因为一台照相机,他和张清兆弄崩了,两家多少年都没有来往。 Z bRRDXk!  
    {uDW<u_!  
    老实人犟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这么多年来,张清兆一次都没有主动找过陈胜。 2"0VXtv6  
    !~^2Mu(X  
    有几次,和张清兆在一起等活儿的出租车被扣了,司机来找他帮忙,他每次都一口回绝。 V[ UOlJ  
    PazWMmI  
    别说别人,就是他自己因为违章被扣了驾照,都没有求过这个亲戚,他宁可交罚款,甚至参加学习班。 2!f'l'}  
    5 Bcmz'?!  
    就这样,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生分。 zBrIhL]95  
    {3Gj rE  
    果然,陈胜接到王涓的电话后,连面都没露。 Q#*qPg s  
    x ZAg  
    两天后,张清兆被放了出来。 N}|1oQkjf  
    DL_M#c`<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出事的那天晚上,张清兆确实和两个朋友在家里喝酒,车停在楼下,没有开出来。 3,+Us B%  
    ']Km%uwL  
    那两个朋友先后作了证。 0O q5;5  
    V6<Ki  
    张清兆回到家之后,听说王涓给陈胜打过电话,把她骂了一顿。 qyzeAK\Ia  
    )o_$AbPt  
    那之后,他一直暗暗庆幸出事那个晚上他没有出车,要不然,很可能就说不清了。 * 8D(Lp1  
    ?y{"OuRf.  
    警方认为,那个受害者丈夫提供的车牌号有误。 $r)nvf`\  
    )\0c2_w>  
    当时是黑天,而且下着大雨,他一定是看错了。 Y wM;G g3  
    K[|d7e  
    另外,他眼见着妻子一眨眼就被轧得鲜血四溅,不成人形,那种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极有可能陷入了精神恍惚状态。 +%RXV ~  
    }%-`CJ,  
    后来,警察又调查了和这个牌号相近的几辆车,都一一排除了。 E~!FEl;  
    :!EOg4% i  
    直到现在,那辆肇事车都没有找到…… &"svt2  
    cYTX)]^u  
    时隔三年,王家十字又发生了一起车祸! yyHr. C  
    @le23+q  
    张清兆开始回想,六月五号那天晚上他在哪里…… e~we YGK  
    `ml;#n,*  
    那天晚上,他一直趴在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只拉了一趟,是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孩子。 2{h9a0b  
    ZA ii"F  
    他们是从医院出来的,那孩子好像病了。 >[Q(!Ai  
    QTK{JZf  
    一路上,那对夫妻没说任何话,只有那个襁褓中的孩子哭个不停,一直到下车,还在哭,哭得人心烦意乱。 Ph.$]yQCc]  
    @v2kAOw[  
    第二医院在市中心偏东,而王家十字在西郊。 >iWl-hI-  
    z`5+BL,|ND  
    他肯定没去过那个偏僻的十字路口。 yIqsZJj  
    '-gk))u>)  
    可是,那具被撞死的尸体为什么要纠缠他呢? t3v*P6  
    石膏脸(2) 9v<BO$ ,a  
    `H ^Nc\P#  
    事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去了。 QRw3 06  
    王涓的预产期越来越近。 9v 0.]  
    :a#]"z0  
    张清兆把母亲从农村接来,照顾她。 0!_D M^3  
    ( fm\kV  
    他照常出去拉活儿。 hH )jX`Ta  
    c@5fiRPv!  
    这个家全靠他的车轮子赚钱糊口。自从买了这辆夏利车之后,家里就没什么积蓄了,现在又要添一口人,他突然有了一种急迫感。 eey <:n/Z  
    0 6 K8|K  
    他听说,到医院生个孩子得花不少钱,还得给医生塞红包。 roj/GZAy"  
     6:ZqS~-  
    张清兆不吝惜这点钱,千金难买母子平安,这道理他懂。 1K0 9iB  
    Ud`V"X  
    这天晚上,他又到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 "MM7qV  
    (U/6~r'.L  
    天阴着,但是没有下雨。 qECc[)B  
    7&'^H8V  
    他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坐车,心里惦记老婆,就到旁边一家公共电话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WY NA- O  
    #s(B,`?N  
    是母亲接的,她说:“王涓没什么事,你放心吧,她在看电视呢。” b0riiF  
    aNv6 "  
    张清兆放下电话,一转身就看到有个戴墨镜的女人正在他的车旁转来转去,等着司机回来。 @DU]XKv  
    i*9eU*i|H  
    他急忙跑过去。 $-5iwZ  
    ,Y &Q,  
    “走吗?”她问。 w0`aW6t#  
    uU+R,P0  
    “走走走。”张清兆连忙说。 u;-_%?  
    ui _nvD:  
    那女人打开车门,钻进去,坐在了后座上。 hT c VMc  
    l'Oz-p.@  
    张清兆上了车,一边发动车一边问:“,你去哪儿?” 8xAxn+;  
    `,-w+3?Al  
    “李家斜街。” m {dXN=  
    HUP~  
    张清兆犹豫了一下。 7yUtG^'b  
    QQ*` tmy  
    这是一个大活儿,少说也得二十块钱,但是,去李家斜街要经过王家十字。 pm)kocG  
    `f|Gw5R  
    他通过头上的反光镜朝后看了看,那女人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他看不到她的眼睛。 %ZKP d8  
    B.S zp_$  
    “怎么了?”她问。 2#i*'.  
    /QgU!:e  
    “啊,没事儿。”他一边说一边把车开动了。 bS9<LQ*  
    JBsHr%!i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9S@:?^&q>  
    y'9 bs  
    张清兆时不时地抬头看反光镜一眼,他总觉得她挡在墨镜后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也就是说,她虽然坐在后面,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悬挂在他的头上。 CS:mO |  
    z'G~b[kG4n  
    他想,也许是他的警觉引起了这个女乘客的警觉,不能再鬼鬼祟祟地看人家了。 -'tgr6=|w"  
    0ang^v;q  
    路灯没了,越走越黑暗,雨稀稀拉拉地掉下来。 2[\I{<2/9  
    );^] is~  
    过王家十字的时候,张清兆紧张地四下看了看,四周黑糊糊的,没一个人影儿。 }NMkL l]J  
    m,e @bJ -  
    他忍不住又通过反光镜朝后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好像还在定定地看着他。 DR`d^aBWQ  
    ^AWM/aY  
    他猛轰油门,开了过去。 ,6Kx1 c  
    9w -t9X>X  
    过了王家十字大约又走了一站路,到了李家斜街,那个女人说:“师傅,停下吧。” PrIS L[@  
    d jeax  
    张清兆把车停在路边。 R{~Yh.)~  
    8X`Gm!)  
    那个女人付了车费,下车走了。 T`{W$ 4XS  
    r"OVu~ND  
    她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警惕地看了张清兆一眼。她始终没有摘掉墨镜。 8t!/O p ?  
    {~a=aOS  
    张清兆慢慢把车开走了。 DCv~^  
    6R1){,8  
    朝前走就是郊外了,张清兆想返回去,必须得经过王家十字,没有路可以绕行。 =& ~*r  
    n%I%O7  
    他掉转车头,朝回开。 N<$U:!Z  
    QfJ?'*  
    路上太安静了,只有两旁黑糊糊的房子和白晃晃的车灯。 <;:M:{RZY  
    zq -"jpZG  
    他的胆子像一只正在泄气的皮球,慢慢地抽缩着,他甚至不敢朝前开了。 B MU@J  
    rBLkowDP*  
    前些天,这个路口轧死过一个人…… &P{  
    j(/B f m  
    如果下车查看,也许还能在路面上看到残留的血迹…… 6dQa|ACX_  
    0HK03&  
    那个古怪的乘客就是在这个路口下的车,他下车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始终没露出脸来…… *A}QBZ  
    V3baEy>=z  
    而死在这个路口的那个人躺在火葬场里,一夜间手里就多了一沓钱,那正是他找给那个古怪乘客的钱…… Vr/UbgucJ  
    RP'`\| |*  
    他蒙着白布,张清兆到最后也没看到他的脸…… {Pm^G^EP  
    epa) ctS9  
    他的脸已经没有了,烧掉之前,火葬场美容师为他做了一张石膏脸…… Jo Qzf~  
    {V%ZOdg9  
    石膏脸……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6 | 贵州 3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火葬场(2) fO{E65uA  
    y i/jZX  
    看尸人走着走着,感觉到他没有跟上来,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进来呀!” ^#L? HIM  
    张清兆低低地说:“师傅,我有点怕……” 0yxMIX  
    v`$9;9  
    看尸人突然笑了,说:“你要是不想看就算了。” K*Tvo `  
    `'`T'+0  
    张清兆显然不甘心放弃,他左右打量着看尸人的两只眼睛,问道:“你到底让我看什么?” :B'}#;8_  
    +xlxhF  
    看尸人说:“你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oa?eK  
    z,oqYU\:  
    张清兆咬咬牙,慢慢走了进去。当他的脚跨进停尸房里间的铁门时,打了个寒噤,“这里面怎么这么冷?” - $4%@Z  
    9hT^Y,c0  
    “放冷气了。咱们这个火葬场没有尸体冷藏柜,有隔日大殓的尸体,就放在这儿。” 5 ^iU1 \(L  
    ,/W< E  
    张清兆看到,这个停尸房中间,有一条长长的过道,两边是停放尸体的简易隔档,大约有三十个。隔档里是冰冷的铁架子床。 Z=!*7@QY  
    6EK+]0  
    这个房子太空旷了,太寂静了,只有看尸人的皮鞋声:“咔,咔,咔,咔……” 4'54  
    54J<ZXCs  
    外面是阴天,窗子又小,里面的光线很暗淡。 hCT%1R}rKr  
    sD{b0mZT  
    张清兆好像走进了某种不流动的时间里。 "}SERC7  
    G<jpJ  
    他朝两旁看去,多数的隔档都是空的,他只看到两三个尸床上蒙着白布,露出死尸的脚丫子。 HqXo;`Yy}  
    M2@q{RiS  
    他发现,那些脚丫子都显得比正常人的脚大许多。 cZ!s/^o ?f  
    Q"hI!PO+  
    他把头转过来,看了看前面看尸人的脚。 u\e#_*>  
    AVyZ#`,  
    他的脚好像也比正常人的脚大许多。同时,张清兆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个人好像越走越慢了。 ~o/^=:*  
    ?Nh%!2n  
    张清兆感到更冷了,他也慢了下来。 34oL l#q*  
    o`77gkLO  
    他忽然有了一种预感——这个穿雨衣的人接下来就会走进一个隔档,慢慢躺在一张高高的尸床上,用蒙尸布盖上自己…… __ mtZ{  
    ]JD$fS=_  
    张清兆停住了。 `5 6QX'?  
    gNqV>p  
    他猛地转头看了看。 {;4PP463  
    !n{c#HfG  
    那扇铁门,那惟一的出口,已经离他很远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 kW!:bh  
    (Z$6J Nkz  
    看尸人回过头来,说:“你怎么不走了?” ]T51;j'48  
    if}]8  
    在这个阴森的停尸房里,张清兆感到这个看尸人的声音更嘶哑了。他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突然说:“你为什么不脱掉雨衣?” U9 59=e  
    e 1loI8  
    看尸人说:“你不是也没脱吗?” B<XPu=|  
     >Y'yM4e*  
    张清兆这才意识到自己也穿着雨衣。 12PE{Mut  
    7h]R{_  
    在对方的注视下,他又朝前迈步了。 VQ?H:1R  
    E E|zY%  
    看尸人也转过身,继续走。 #=H} 6!18  
    S.)7u6/_!  
    他果然走进了一个隔档。 W79A4l<  
    +Jka:]MW!  
    那里面躺着一具死尸,脸蒙着,只露出两只棕色的尖头皮鞋,长长的。那无疑是一双新鞋,鞋底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尘土。 6J-}&U  
    m=.7f9  
    看尸人转过身,朝张清兆招了招手。 !J=;Z9  
    e~s7ggg2k  
    张清兆远远地站着,双腿好像灌了铅。 b#;N!V X  
    M}oj!xGB  
    看尸人说:“你到跟前来。” V=4u7!ha  
    ,c7u  
    他吃力地朝前移了两步。 `{|}LFS>  
    "4k=(R?  
    看尸人不再勉强他,慢慢掀开了那具死尸腰间的白布。 9Oo*8wvGG  
    d!QD vO  
    一只苍白的手露了出来。 8X ?GY8W:  
    WQLHjGehe  
    它的血不流了,神经不通了,像一截僵直的木头。 6m, KL5>W  
     Qq,i  
    张清兆看着这只手,头皮一下就炸了——它紧紧捏着几张钞票。 QMXD9H0{  
    u( V  
    张清兆仔细查看这几张钱,惊怵到了极点——这些钱正是他昨夜找给那个乘客的钱,其中还有那张十元的[非法语句]! w+Z--@\  
    bx hPjAL  
    他的眼睛离开了死尸的手,慢慢朝上移,最后死死盯住了死尸脸上的白布…… 4zo4 H~@gk  
    Od0S2hHO  
    千真万确,就是这具死尸,昨夜坐了他的车! *'UhlFed  
    Zi 2o  
    他始终戴着宽大的雨衣帽子,没有说一句话。 nc3sty1`  
    u] F7 0C^~  
    张清兆一直没有看到他的脸。 !UBy%DN~k  
    |ZS 57c:  
    现在,这张脸蒙在白布下面,张清兆仍然看不见。 +68+PhHF  
    cqeR<len  
    他紧张地对看尸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离开,然后,踉踉跄跄地退出隔档,跑到了外间。 54<6Dy f  
    HH"$#T^-  
    看尸人跟着他走出来,返身把铁门关好,锁上。 =kd YN 5R  
    "kX`FaAhY  
    外面响起了雷声,天更黑了,雨更大了。 .2e1S{9  
    V/J>G Rjw  
    张清兆惊惶地问:“这具尸体是什么时候送进来的?” {T&v2u#S  
    {] O`g G  
    “昨天下午。” SC'BmR"ox  
    G-arnu)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手里这些钱的?” h}avX*Lx_  
    )!cI |tovs  
    “今天早上。我数过了,是七十九块。我还抽了几下,竟然抽不出来,就像夹在老虎钳里一样。我一直很纳闷,因为昨天晚上我离开时还检查了一遍尸体,并没有发现这些钱。” X:Q$gO?[4  
    N0Gf0i >  
    “这个停尸房还有人能进来吗?” @44P4?;  
    hq?jdNy :  
    “只有我一个人有钥匙。” x5OC;OQc  
    y? "@v.  
    张清兆不说话了,他盯上了看尸人的雨衣。 9= V>f )R  
    4<.O+hS  
    看尸人低头看了看,不解地问:“怎么了?” w(B H247`  
    t\r:E2 O  
    刚才,张清兆清楚地看到了那具死尸的袖子,他身上穿的不是雨衣,而是一件深蓝色哔叽上衣。 xhw-2dl*H  
    5j eO"jB  
    张清兆低声问:“昨天夜里,你的雨衣放在哪儿了?” &[@\f^~  
    K=6UK%y A  
    看尸人指了指墙上的一个挂钩,说:“我就挂在这儿了。” ~O;y?]U  
    n#*`!#  
    接着,他又补充说:“昨天早晨天很阴,我来上班时带了雨衣。晚上,我看雨没下来,回家时就没有穿。” d TGA5c  
    MJ\[Dt  
    这件灰色的雨衣昨夜一直挂在这个阴森的停尸房里。 [f!O6moR6  
    ksW SMxm  
    就是说,昨夜那具死尸穿的就是这件雨衣! 0JY WrPR  
    _+w/ pS`M  
    要不然,刚才张清兆怎么一见到这个看尸人就心里发冷呢。 &ZJgQ-Pc(m  
    } /e`v6  
    “我能进去看看……他的脸吗?”张清兆突然说。 #S5`Pd!I  
    8#LJ*o  
    “为什么?” 27 GhE  
    hu5!ev2  
    “到现在为止,我还一直没见到他的脸,我想看看他到底什么样子……” z4 M1D9iPY  
    xiM&$<LpR  
    看尸人摇了摇头:“他的脸已经没了。” ZR3nK0  
    1n%8j*bJq  
    “没了?” B|o%_:]+E  
    I$jvXl=$  
    “他死于车祸,脑袋撞碎了一半。今天,美容师要用石膏给他做一张假脸,要不然,他昨天下午就烧了。” y\PxR708  
    &O1v,$}'  
    “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96ZdM=  
    U}AX0* S  
    “前天晚上,六月五号。” 1y[B[\  
    =3'(A14C=  
    “是什么车撞的?” oY3>UZ5\  
    w~@[ r4W  
    “好像是出租车。” la, h  
    Sb"2Im>  
    “司机呢?” !#WqA9<  
    H5M#q6`H6  
    “跑了。” u''BP.Y S  
    m|4LbWz  
    “他在哪里出的车祸?” i21QJ6jPcI  
    x_:hii?6V  
    “王家十字。” dR[o|r  
    H1T~u{8j}  
    张清兆像被电击了一样猛地抖了一下。 _*`q(dYcf  
    石膏脸(1) 9d\N[[Vu]R  
    E .;io*0  
    这件诡怪的事,让张清兆受了很大刺激。 5$^c@ 0  
    他两天没有出车,躲在家里,回忆在停尸房的每一个细节。 NG)7G   
    /Ynt<S9"  
    到城里开出租车五年了,他每时每刻都很小心,没有发生过一次交通事故。 i'HST|!j  
    Sf/W9Jw  
    他算是一个善良的人,假如撞了人,他不会逃逸。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胆子很小,他宁可接受处罚,也不想日后被抓住严惩。 C->[$HcRa  
    g& >m P?  
    有这样一句话——常在河边站,没有不湿鞋的。 n|Ma&qs  
    vGyppm[0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两个警察突然来到他家,把他带走了。 v1K4$&{F  
    _!;\R7]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U%Ol^xl  
    ]o!&2:'N`  
    到了公安局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前一天晚上,在王家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 KZ @l /s  
    MIJ%_=sm4:  
    有个男人带着妻子过马路。 `F@f?*s:  
    ":z@c,  
    他妻子怀着孕,刚满九个月,丈夫陪着她遛弯。突然下雨了,很急,路面上转眼就有了积水。 H8x:D3C0  
    ^$6bs64FSm  
    幸亏他们拿着伞。 t2m  ^  
    s2 wwmtUCN  
    夫妻俩过路口的时候,猛地拐过来一辆出租车。 .Wd.) ^?  
    JJ*0M(GG  
    那车开得太快,而两个人又撑着伞,躲避不及,被那辆车撞了个正着。 B44]NsYks~  
    56VE[G  
    司机明明知道撞了人,但是由于当时天黑,又没有人,他连刹车都没踩,猛轰油门疯狂逃窜了。   zd.1  
    Z_hBd['!  
    丈夫爬起来,看到妻子四仰八叉地躺在马路上,圆圆的肚子已经被轧扁了,鲜血溅了满地,他悲惨地叫了一声。 RvgAI`T7$  
    LRLhS<9  
    这是一起特大交通事故,那个孕妇和腹中的孩子都死了。 3GuMiht5  
    SE7 (+ r  
    幸存的丈夫一口咬定他记下了那辆车的牌号——滨A65927。 N VM2\fs  
    Y9c9/_CSj  
    滨A65927是张清兆那辆车的牌号。  p% YvP  
    ^9m]KEucd7  
    警察对张清兆进行了讯问。张清兆百般争辩,声称他根本没有撞人。 j]] ziz,E  
    <` VJU2  
    警察当然不相信,把他留置了。 (;S]{z%  
    sN \}Q#:8  
    王涓听说张清兆被抓了起来,吓坏了,急忙从老家赶来,四处找张清兆的表哥,请他帮忙。 whp\*]8  
    ]KV8u1H>  
    张清兆的表哥叫陈胜,在市交警大队当交警,他不在事故科,在宣传科,是科长。 $S-;M0 G x  
    Jj _+YfIM  
    知道这个关系的人,都以为张清兆是因为他才到城里跑出租的。实际上不是这样。 j*lWi0Z-  
    WOTu" Yj  
    陈胜是个小肚鸡肠的人。 dZ81\jdYv  
    9(gOk  
    多年前,他在中学当老师,因为一台照相机,他和张清兆弄崩了,两家多少年都没有来往。 T{J`t*Ym  
    thboHPml{  
    老实人犟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这么多年来,张清兆一次都没有主动找过陈胜。 _A0avMD}  
    oUS>p":  
    有几次,和张清兆在一起等活儿的出租车被扣了,司机来找他帮忙,他每次都一口回绝。 @z?.P;f9#  
    F[giq 1#  
    别说别人,就是他自己因为违章被扣了驾照,都没有求过这个亲戚,他宁可交罚款,甚至参加学习班。 hl ~F1"q )  
    w!k4&Rb3  
    就这样,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生分。 lNPbU ~k  
    rKO*A7vE  
    果然,陈胜接到王涓的电话后,连面都没露。 s3%8W==rBW  
    bo/!u s#  
    两天后,张清兆被放了出来。 r1?FH2Ns  
    _cs9R%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出事的那天晚上,张清兆确实和两个朋友在家里喝酒,车停在楼下,没有开出来。 />7/S^  
    -$ft `Ih  
    那两个朋友先后作了证。 a[r UU'8  
    n?tAa|_  
    张清兆回到家之后,听说王涓给陈胜打过电话,把她骂了一顿。 &4FdA|9T  
    YR.'JF`C  
    那之后,他一直暗暗庆幸出事那个晚上他没有出车,要不然,很可能就说不清了。 A'EA!  
    b4ivWb|`  
    警方认为,那个受害者丈夫提供的车牌号有误。 {jI/ 9  
    .zt]R@@6  
    当时是黑天,而且下着大雨,他一定是看错了。 |VL ,\&7rk  
    m+"%J d{q  
    另外,他眼见着妻子一眨眼就被轧得鲜血四溅,不成人形,那种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极有可能陷入了精神恍惚状态。 _K>m9Q2  
    (" %yV_R  
    后来,警察又调查了和这个牌号相近的几辆车,都一一排除了。 th)jEK;Z  
    vrG NiGIi[  
    直到现在,那辆肇事车都没有找到…… @C2<AmY9q*  
    z4goa2@Z  
    时隔三年,王家十字又发生了一起车祸! w$MFCJ:p&  
    >7[. {Y  
    张清兆开始回想,六月五号那天晚上他在哪里…… i<@6f'Kir  
    }RowAGWL  
    那天晚上,他一直趴在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只拉了一趟,是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孩子。 61L  vT"  
    z-$bce9*  
    他们是从医院出来的,那孩子好像病了。 W ZdEfY{  
    ?f<JwF<  
    一路上,那对夫妻没说任何话,只有那个襁褓中的孩子哭个不停,一直到下车,还在哭,哭得人心烦意乱。 (C>FM8$J  
    \n$s5i-  
    第二医院在市中心偏东,而王家十字在西郊。 *5?a% p  
    y=7WnQc  
    他肯定没去过那个偏僻的十字路口。 q_S`@2Dzz,  
    BNns#Q8a  
    可是,那具被撞死的尸体为什么要纠缠他呢? hp=TWt~  
    石膏脸(2) o_; pEe  
    1&N|k;#QS  
    事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去了。 JA0$Fz  
    王涓的预产期越来越近。 *AX)QKQ@  
    j$r.&,m  
    张清兆把母亲从农村接来,照顾她。 8was/^9;  
    d.y2`wT  
    他照常出去拉活儿。 K^z-G=|N  
    {MX_t/o=f  
    这个家全靠他的车轮子赚钱糊口。自从买了这辆夏利车之后,家里就没什么积蓄了,现在又要添一口人,他突然有了一种急迫感。 48,Aq*JFw  
    +wd} '4)  
    他听说,到医院生个孩子得花不少钱,还得给医生塞红包。 o?A/  
    4eb<SNi  
    张清兆不吝惜这点钱,千金难买母子平安,这道理他懂。 p '{ `Uvr  
    .XM3oIaW  
    这天晚上,他又到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 Yjz'lWg  
    e #l/jFJU  
    天阴着,但是没有下雨。 [o&Vr\.$  
    #r 1 $=GY  
    他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坐车,心里惦记老婆,就到旁边一家公共电话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G-oC A1UdN  
    js Tb0  
    是母亲接的,她说:“王涓没什么事,你放心吧,她在看电视呢。” 7-Rn{"5  
    XboOvdt^|  
    张清兆放下电话,一转身就看到有个戴墨镜的女人正在他的车旁转来转去,等着司机回来。 E=gD{1,?  
    _5M!ec  
    他急忙跑过去。 x[nv+n ,  
    P;KbS~ SlC  
    “走吗?”她问。 SiojOH  
    D]y6*Ha  
    “走走走。”张清兆连忙说。 k;zb q  
    N _pJE?  
    那女人打开车门,钻进去,坐在了后座上。 +\Q6Onqr  
    NBMY1Xgj  
    张清兆上了车,一边发动车一边问:“,你去哪儿?” S"3g 1yU^_  
    ?U-p jjM  
    “李家斜街。” k}T~N.0  
    r456M-~  
    张清兆犹豫了一下。 K=(&iq!VO  
    :cynZab  
    这是一个大活儿,少说也得二十块钱,但是,去李家斜街要经过王家十字。  %;W8;  
    HKxrBQr78  
    他通过头上的反光镜朝后看了看,那女人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他看不到她的眼睛。 ,MvvW{EY  
    *n[Fl  
    “怎么了?”她问。 ?1412Tq5  
    &Y#9~$V=  
    “啊,没事儿。”他一边说一边把车开动了。 f Fz8m  
    ?b7vc^E&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fsmH];"GD  
    x NC>m&T  
    张清兆时不时地抬头看反光镜一眼,他总觉得她挡在墨镜后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也就是说,她虽然坐在后面,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悬挂在他的头上。 "1nd~ BBOw  
    < 1r.p<s  
    他想,也许是他的警觉引起了这个女乘客的警觉,不能再鬼鬼祟祟地看人家了。 V\xQM;  
    vaU7tJ:  
    路灯没了,越走越黑暗,雨稀稀拉拉地掉下来。 tw(2 V$J  
    ejQCMG7  
    过王家十字的时候,张清兆紧张地四下看了看,四周黑糊糊的,没一个人影儿。 NR [VGZj  
    ~@O4>T+VW  
    他忍不住又通过反光镜朝后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好像还在定定地看着他。 uXC?fMWp.  
    $5o<Mj  
    他猛轰油门,开了过去。 P&Y aJUq.u  
    *l^'v9  
    过了王家十字大约又走了一站路,到了李家斜街,那个女人说:“师傅,停下吧。” L_r & 'B  
    Dfo9jYPf  
    张清兆把车停在路边。 $^!w`>0C  
    a*hThr+$M  
    那个女人付了车费,下车走了。 1sjn_fPz  
    U VKN#"_{  
    她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警惕地看了张清兆一眼。她始终没有摘掉墨镜。 av?BpN"l  
    >B  
    张清兆慢慢把车开走了。 81cmG `G7  
    t] wM_]+  
    朝前走就是郊外了,张清兆想返回去,必须得经过王家十字,没有路可以绕行。 [R>   
    Yk Pt*?,P/  
    他掉转车头,朝回开。 WZ&@ JB  
    XB-|gPk  
    路上太安静了,只有两旁黑糊糊的房子和白晃晃的车灯。 "S`wwl  
    }dJ ~Iy  
    他的胆子像一只正在泄气的皮球,慢慢地抽缩着,他甚至不敢朝前开了。 acY[?L_6J  
    TSSt@xQ+  
    前些天,这个路口轧死过一个人…… 7 afA'.=  
    ;}~Bv<#  
    如果下车查看,也许还能在路面上看到残留的血迹…… r/sRXM:3cZ  
    o!r4 frP  
    那个古怪的乘客就是在这个路口下的车,他下车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始终没露出脸来…… irb.F>(x  
    TL{pc=eBo  
    而死在这个路口的那个人躺在火葬场里,一夜间手里就多了一沓钱,那正是他找给那个古怪乘客的钱…… Bj($_2M%+  
    |ezO@  
    他蒙着白布,张清兆到最后也没看到他的脸…… *5'6 E'  
    gc:p@<  
    他的脸已经没有了,烧掉之前,火葬场美容师为他做了一张石膏脸…… C\ 2 >7  
    t2%@py*bU  
    石膏脸……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7 | 贵州 4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石膏脸(3) O2`oe4."vd  
    c|\ZRBdI  
    渐渐的,王家十字出现在了车灯的照程之内。 3wN?|N   
    张清兆加快了速度,想快点冲过这个阴森的路口。 G%P>A g  
    jb|mip@` <  
    突然,他的眼睛瞪大了——十字路口正中间,孤零零地站着一个人,他穿着灰色雨衣,戴着雨帽,车灯亮亮地照在他的后背上,他一动不动。 nabBU4;h  
    w24{_ N  
    这个人不可能是警察,这地方白天都没有警察! e/"yGQu  
    DS#c m3  
    张清兆一边慢慢朝前开一边死死盯着这个古怪的背影。 EJf#f  
    _j:UGMTi(U  
    他一直那样站着。  9R9__w;  
     &+mV7o  
    张清兆把车开到十字路口,突然一转弯,朝右拐了去,同时猛地加了速。 di~]HUZh)  
    "j{i,&Y$_  
    右边这条路更偏僻,不是回市中心的路,但是可以绕回去。 PJzc=XPU  
    rh@r\ H@j  
    胆战心惊的张清兆从两侧的反光镜朝后看了看,那个地方已经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EXuLSzQwv  
    B[r<m J  
    这段路也没有路灯。 P?kx  
    \[yr=X  
    张清兆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挺了挺身子,正在左右张望找路,突然听到一个哑哑的声音:“你开过了……” LheFQ A  
    %SAw;ZtQ:  
    张清兆的头皮一下就炸了。 hq=,Z1J  
    #)o7"PW:  
    这声音绝对不是来自外面,就是来自车内! 4WC9US-k  
    )tS-.PrA-  
    他猛地回过头,后座上竟然坐着一个人,他穿着雨衣! P ZxFZvE  
    X8i(~ B  
    他好像一直藏在下面,刚刚坐起来…… =>|C~@C?  
    Z o=]dBp.  
    雨衣帽子中的那张脸似乎沾满了面粉,白惨惨的——那不是一张人的脸,而是一张石膏脸! <@G8n i  
    x[Im%k  
    张清兆嚎叫了一声,一脚把刹车踩到了底。 ?kTWpXx"=  
    ;`dh fcU  
    他的前胸“咚”地撞在了方向盘上。 =JS;;PzX[  
    D)@XoM(  
    此时,他根本不知道疼痛了,打开车门,撒腿就朝前狂奔。 @+LfQY  
    ObG|o1b  
    他没有回一次头。 FV39QG4b4  
    bFS>)  
    不知道跑出了多远,迎面开来一辆出租车,亮着空车灯。 en F:>H4  
    Pmg)v!"  
    张清兆站在路中央,拼命地摆手。 8.J( r(;>  
    4mjgt<`  
    那辆车在离他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来,司机从车窗里伸出脑袋,大声问道:“怎么了?”是一个年长的男司机,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 ;< jbLhHwD  
    -t2T(ha  
    他趔趔趄趄地走过去,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鬼!鬼!……” mW2,1}Jv  
    0MMEo~dih  
    “什么鬼?”那个司机警惕地看着他。 u]-_<YZ'B  
    '^BV_QQ  
    他知道,此时在这个司机的眼里,他就是一个鬼。 FWue;pw3  
    DS-0gVYeDW  
    他站在了两米远的地方,颤巍巍地说:“我也是开出租的,我的车就停在前面……” h& .wo !  
    'i;|c  
    “你看见什么了?” ]<(]u#g_d  
    >Rvx[`|O!m  
    “我正开着开着,车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穿雨衣的人!” Zwcy4>8  
    w -Nhs6  
    年长的司机想了想,说:“离这儿多远?” mk7&<M  
    o"wXIHUmV  
    “我也说不清了。” '(? uPr  
    e%8|<g+n6  
    那个司机没有让他上车,只是说:“你朝回走,我跟着你。” eh1Q7 ~  
    8Ll[ fJZA  
    张清兆惊恐地回头看了看,终于听从了这个同行的建议,转过身,朝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zF5uN:-s  
    omWJJ|b~  
    前面一片黑暗,看不见他的车。 # :T-hRu  
    n G_6oe*=I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雨又停了。 0%!rx{f#\  
    '`1CBU$  
    那个年长的司机开着小灯,慢慢地跟在他后面。 &3J@BMYp  
    6_N(;6kx(  
    他走几步就回头看那辆车一眼,怕它突然消失。 ;[RZ0Uy=  
    h*u`X>!!  
    终于,他那辆红色夏利车静静地出现在前面的马路上。他刹车的时候,车灭火了,车窗里黑糊糊的,什么都看不到。 \.mI  
    Gycm,Cy  
    他停下来,回头求助地看那个年长的司机。 tH'2gl   
    'l,V* 5L  
    那个司机看到了他的夏利车,似乎对他信任了许多。 wgd/(8d  
    eW|^tH  
    他打开大灯,直直地照在那辆夏利车上,拎着一根撬杠下了车,说:“走,我跟你看看去。” 9)VF 1LD  
    imiR/V>N  
    张清兆跟在他后面,走得很慢,如履薄冰。 =_0UD{"_0  
    GKcv<G208  
    在离那辆车两三米远的地方,张清兆停下来,不敢朝前走了。 GRY2?'`  
    p<: !)kt  
    那个司机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一个人走过去,猛地拉开车门,朝里看了看,回头说:“什么都没有啊!” 4 {9B9={  
    V\6]n2  
    张清兆这才走上前去。 $[yFsA6  
    hdVdcnM  
    他的车里果然空空如也。 Gdg"gi!4  
    Bm]8m=p  
    他看了看那个司机,说:“刚才我真的看见了!” rl0<Ls  
    "Y\_ TtY  
    “干我们这一行,从早到晚一个人开车在路上跑,什么事都可能遇上。别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LU"?aAW  
    YY!Rz[/  
    说完,他上了自己的车,开过来,按了两下喇叭,说:“小伙子,你可能太累了,回家睡觉吧。以后,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GI&h`X5,e  
    RU\ /j%^  
    他离开之后,张清兆赶紧钻进车里,打着火,把车开动了,风驰电掣地朝市中心驶去。 Ng_!zrx04  
    0L/n?bf  
    一路上,他不时地看头上那面反光镜,生怕那张石膏脸又突然出现在后座上。 }+sT4'Ah>  
    '  <=+;q  
    OE-gC2&Bm  
    j}C}:\-fY  
    张清兆终于回到了家。 OtNd,U.dE  
    .Fp4: e  
    王涓和母亲都没有睡觉,她们在看电视。 1|jt"Hz  
    tw9f%p  
    王涓打量了他一下,说:“你怎么了?脸色又这么难看!” b"{'T]"*j  
    53n^3M,qK  
    “没怎么,让雨淋了。”他说。 73\JwOn~  
    |0f>aZ  
    王涓大着肚子,他不想再让她受惊吓了。 =D<PV Go9  
    O*FUTZd(J  
    母亲站起来,说:“我给你熬一碗姜汤吧?” #PH~1`vl  
    os:A]  
    他说:“不用。我太累了,想睡觉。” :fZ}o|t7  
    1;Cyz)  
    说完,他就走进了卧室,随手关上了门。 i/`m`qdg  
    DpvI[r//'*  
    嘈杂的电视声还是挤了进来,是粗劣的古装片,哭哭啼啼,飞来飞去。 ] [+#;avU  
    Vr`R>S,-  
    他一个人躺在黑暗中,回想刚才那恐怖的一幕。 Ybs\ES'?A  
    >> t@}F)  
    在穿雨衣的人冒出来之前,他拉了一个女乘客,她一直坐在后座上,并没有发现车里有什么异常。 S >X:ZYYC  
    H8Bs<2  
    她下车之后,车一直在行驶,没有停下过,后座上却慢吞吞地爬起来一个穿雨衣的人! Zw 5Ni Xj  
    v &Yi  
    他知道,他肯定是被一个横死的鬼缠身了。 XHK<AO^  
    ;qafT@ }C  
    这个横死的鬼一定是想在王家十字下车,可是,他却开过了那个十字路口…… rzhWw-GY  
    8uc1 iB  
    他刻骨铭心地记着他说的那句话:“你开过了……” Pk{_(ybaY  
    驱 邪(1) m[? E  
    cs,N <|  
    张清兆一连几天都没有出车。 gp};D  
    现在,他一见到自己那辆夏利车就害怕。 ?*[N_'2W+  
    9_L[w\P|4  
    他偷偷给几个朋友打电话,问他们能不能联系到买二手车的,他想卖了。 ^crCy-`#  
    ^=BTz9QM  
    他并不想回乡下做大酱,卖了车之后,他还得买一辆,继续开出租。这么一折腾,肯定得赔钱,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5A)2} D]  
    7,U=Qe;  
    他觉得,驾驶这辆“鬼车”,早晚得出事。 *rM^;4Zt  
    (|[2J3ZET  
    可是,一直没有买主。 -E^vLB)O  
    Fu SL}P  
    这天,张清兆带王涓到医院检查身体,是打别人的出租车去的。 X\`_3=  
    @G BxL*e  
    王涓不解地问:“咱们怎么不开自己的车?” KX76UW   
    9E zj"  
    “坏了。”他说。 zO~8?jDN4|  
    Of- Rx/  
    “坏了修哇。” qOe+ZAJ{%N  
    J,V9k[88  
    “我还不知道修吗?不用你操心!”他显得极不耐烦。 hLI`If/+K  
    NhfJ30~  
    王涓察觉到了什么,问:“是不是又出什么怪事了?” :?k>HQe  
    CKtB-a  
    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bBu,#Mc  
    @x9a?L.48  
    “到底是什么事?” hhSy0  
    r>dwDBE  
    他对她讲了那张石膏脸。 ;lq;X{/  
    `Y BC   
    王涓听完吓坏了,她说:“我早让你找个阴阳先生看看,你一直不找!” ~;Ov-^tp  
    ?bPRxR  
    “到哪儿找去?” aF)1Nm[  
    c#a @n 4  
    “你妈这几天在外面认识了一个道士,听说挺厉害的。” qi;f^9M%  
    dOqOw M.y  
    “能不能是骗子?” /[O(ea$U  
    /3A^I{e74  
    “试试呗。” szsk;a  
    gfsI6/Y  
    他们来到第二医院产科,一个女医生给王涓做了检查。 +#GQ,  
    XS`M-{f`  
    她说:“得做个B超。” 5nv<^>[J  
    C K:y?  
    张清兆有些不安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zieyE  
    {LX.iH 9}l  
    女医生一边填单子一边说:“胎位好像不正。” ._8KsuJG  
    6:q"l\n>  
    张清兆正想知道是男孩是女孩,就拿着单子跑去交钱了。 @) s,{F  
    [|P!{?A43|  
    做B超是那个女医生带王涓去的。 vk*=4}:  
    >=UF-xk;  
    回来之后,女医生说:“一切正常。现在,她可以呆在家里,先观察观察,过两天再住进医院来。” }-~X4u#   
    Jrg2/ee,*  
    张清兆小声问:“大夫,是男孩是女孩?” 9:`(Q3Ei  
    {?J/c{=/P  
    女医生说:“是女孩。” AtF3%Z v2  
    vC1v"L;[o/  
    张清兆的脸上一下就阳光灿烂了。 87:!C5e}  
    hGbj0   
    东北有一句老话:女儿是爹娘的贴心小棉袄。 mt5KbA>nU  
    }~"hC3w  
    张清兆喜欢女孩,早就盼望生一个花骨朵似的女儿。 TQ`Rk;0R  
    UK1_ 0tp]x  
    记得有一次,他们几个出租车司机在一起议论到底是生男孩好还是生女孩好。 '0\@McU]  
    ^)?d6nI  
    当时有三个司机生的都是女儿,他们说起女儿来眉飞色舞,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只有一个司机生的是儿子,他坚持说儿子好。 B9T!j]'  
    C=s1R;"H  
    三个生女儿的司机列举了诸多生女儿的好处,那个生儿子的司机一次次卡壳,最后到底憋出一句来:“生儿子可以扛煤气罐!” ovwQ2TuK  
    Iw<jT|y)  
    另外三个司机立即呈现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其中一个说:“生女儿,不但有人扛煤气罐,而且排成队!” M @3"<[g  
    25NTIzI@@  
    王涓对生男生女似乎无所谓,只要快点生出来就行。 Fbu5PWh lc  
    Qfky_5R\  
    张清兆的母亲喜欢男孩,不过,这一次就不能满足她的心愿了。 =l.+,|ZH!  
    <" @zn  
    张清兆离开火葬场时,索要了那个看尸人的电话。 VdP`a(Yd;  
    /T,Z>R  
    他叫郭首义。 66#"  
    bln/1iS  
    带着王涓从医院回来之后,张清兆给郭首义打了一个电话。 #q3l!3\mW  
    _SACqamo5s  
    “郭师傅吗?我是张清兆。” 5j0{p$'9  
    "xAWG$b  
    “张清兆……”对方似乎想不起谁是张清兆了。 v(l eide  
    \V2,pi8'v  
    “就是那个开出租的司机。” AM} brO  
    Aa?I8sbc  
    “啊,你有事吗?” _,6f#t  
    4gdY`}8b^}  
    “那个被车撞死的人……” BO.dz06(Rw  
    4c~>ci,N?(  
    “几天前就烧了,他家人把骨灰都拿走了。” gLL-VvJ[  
    {+("C] b  
    “你能不能帮我查一查有关他的情况?比如,他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生前是干什么的,喜好什么东西……” =A[5= k>  
    F5gObIJtuY  
    “查这些干什么?” i}TwOy<4s  
    KA]*ox6j;  
    “郭师傅,他又坐我的车了!他已经缠上了我!” ]Ql 0v"` F  
    Mxz,wfaH>  
    郭首义惊愕了,半晌没说话。 V*jsq[q=  
    O ++/ry%k  
    “他要是喜欢钱,我就给他烧几捆冥钱;他要是喜欢女人,我就给他烧个纸糊的女人……不论烧什么,我都得念叨他的名字,不然他收不到。” _Sj}~ H  
    (wt+`_6  
    “好吧,我们这儿有丧主留下的联系电话,我帮你问一问。” lxb8xY  
    驱 邪(2) z%"Ai)W/{  
    ;[5r7 jHU  
    王涓把这些怪事都对张清兆的母亲说了。 we]>(|  
    这天,老太太一大早就请来了一个道士。 ( )|3  
    LdWc X`K  
    这个道士大约四十多岁,头上盘着长发,身上穿着道袍,很清秀的样子。 jUY+3"?   
    W);W.:F  
    张清兆恭恭敬敬把他迎进客厅,拿出平时不抽的“红塔山”,递给他。 };SV!'9s?~  
    A@ VaaX  
    母亲在一旁说:“先生不抽烟。” LZV}U*  
    Yo'K pdn  
    张清兆只好把烟放下来。 22vq=RO7Z  
    "^"'uO$  
    母亲倒了一杯茶,端上来。 >Z"9rF2SW  
    d$Em\*C  
    道士很客气地接过茶,却没有喝,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sY^lQN  
    uQ1jwYK`7  
    张清兆一边和道士说话一边观察他。 i* gKt jx  
    tQf!|]#J  
    很明显,他对这种人持着一种老实人的警惕。 bqNLkw#  
    /=ACdJ  
    道士似乎感觉到了这一点,他并不急于动手,而是像上课一样对张清兆谈起了道教。从秦汉的神仙方术到战国的黄老之学,从《太平经》到张陵用咒法符水给人治病,还有什么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DUo0w f#D^  
    i :EO(`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从容而坚定,把张清兆听得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Yg|"-  
    7 y>(H<^>  
    他一点点地信服了。 3F uCW  
    *{Yi}d@h(  
    他凭直觉判断,这是一个有知识的人,绝不是骗子。 3Cd<p[%3#,  
    $)l2G ;&  
    母亲说:“市里还有领导请先生看过风水呢。” 5U3qr*/;m  
    ~R'BU=!;F  
    张清兆说:“先生,我跟您介绍介绍情况?” U-1VnX9m  
    !2#\| NJk  
    道士摆摆手说:“不用了。你给我准备三张黄表纸,一碗清水,还有一枚古铜钱。” @|E;}:?u  
    ,YQ=Zk)w  
    母亲说:“我都准备好了。” 8NxUx+]  
    7KeXWW/d  
    然后,她把这些东西拿上来,摆在道士面前。 G2=F8kL  
    GA(OK-WUd  
    张清兆说:“就这么简单?” ]"C| qR*  
    (_s;aK  
    道士朗朗地笑了,说:“你拆开电脑主机,里面的东西更简单,但是它的功能却无穷无尽。道理是一样的。” p .lu4  
    L-`(!j  
    “走吧,我领您去看看那辆车。”张清兆说。 x&QNP  
    3s3 a>  
    道士又摇了摇头。 |3s.;w K  
    OJnPP>  
    “那你在哪儿作法呀?”张清兆问。 Rh!L'? C  
    9m<wcZ  
    道士盯着张清兆,突然眼睛里射出了两束冷冷的寒光:“他就在你身上!” .t"n]X i  
    *O2^{ C  
    张清兆打了个冷战。 m~Lf^gbG?  
    ,apd3X%g  
    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棕色皮鞋,灰西装,里面是他单薄的身子……  9OrA 9r  
    aRFi0h \  
    道士收回目光,看了看王涓,王涓挺着大肚子站在一旁,正紧张地观望着。 v*vub#wP  
    umq$4}T '$  
    道士说:“她有身孕,得回避一下。” Hl4vLx@  
    \t&n jMWpZ  
    王涓立即闪进了卧室。 XnNOj>!  
    ,d/CU  
    道士又对张清兆的母亲说:“把窗帘拉上。” zWKrt.Dg  
    tA;ZW2$#  
    母亲走到窗前,轻手轻脚地把帘子拉严了,房间里立即暗下来。 ynOc~TN  
    /_ hfjCE  
    道士接着对她说:“你也得回避一下。” J\Oc]gi\L  
    B<|q{D$N/  
    母亲表情严肃地点点头,马上走进卧室,把门关上了。 //4p1^%  
    XH_qA[=c]  
    光线暗淡的客厅里只剩下了张清兆和道士两个人。 Si%Eimiq  
    p lz=G}Y  
    道士开始低头叠那三张黄表纸,叠成很奇特的形状。 2-B8>-   
    (t"YoWA#m  
    然后,他从帆布包里掏出一支毛笔,蘸了墨,慢条斯理在黄表纸上画一些古怪的符号。 ;Vtpq3  
    iR4,$Nn>  
    画完了,他把那枚古铜钱放在地中间,用黄表纸覆盖住,再把那碗清水压在黄表纸上。 ?),K=E+=U  
    s*A|9u f5  
    最后,他盘腿坐在地上,对张清兆说:“你也坐下来,面朝我,把双眼闭紧,我不叫你睁开你千万不要睁开。听明白了吗?” _|2";.1E  
    y5opdIaT  
    “听明白了。”张清兆一边说一边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SpO|*'  
    e1Z;\U$&.  
    房子里很静,道士好像开始念咒了,嘀嘀咕咕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K?7wfXn  
    ,jdKcWy'  
    那声音渐渐大了,又渐渐小了,好像忽近忽远。 WW Kr & )  
    X$Qi[=L  
    过了一会儿,念咒声一点点消隐,张清兆突然听见一声清晰的急刹车声,还有一声惨叫。 B?>#cpW j  
    a>e 1jM[  
    他听得脊梁骨一阵阵发冷,却不敢睁眼看。 G;.u>92r|  
    gbi~!S-  
    又过了一会儿,他听见了一群小孩的笑声,那笑声同样忽近忽远,好像是一个遥远的幼儿园,小孩们在开心地嬉戏着。 P xuz {  
    dXSb%ho  
    一片号哭声渐渐涌起,把小孩的笑声淹没了,好像谁家死了人,那号哭声此起彼伏,极其悲惨…… JL+[1=uE1L  
    6j.(l4}  
    张清兆的身子不由得哆嗦起来。 K>E!W!-PJ  
    Q14;G<l-  
    号哭声越来越远,终于消失了,房间里恢复了死寂。 ^ C#bW <T  
    fXR_)d  
    张清兆感到一种热气扑面而来,接着,他闻到了一股纸灰的气息,那是一股十分晦气的味道。 9S`b7U=P  
    "U~@o4u;  
    “好了,你睁开眼吧。”道士慢慢地说。 &^<T/PiR  
    hndRg Co  
    张清兆睁开了眼,客厅里一切依旧,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道士依然坐在他对面。 J:!Gf^/)  
    !q1^X% a  
    他低头看去,那几张黄表纸已经烧成了灰,而那只瓷碗里的清水却不见了,地上并不见水迹,好像转眼就被火烧干了。 *y$ry]   
    FK('E3PG  
    “……他被赶走了?”张清兆小声问。 + opN\`  
    &xT~;R^  
    道士拨开那堆纸灰,捏出那枚黑糊糊的古铜钱,说:“你要把这个东西埋起来,必须埋在八里以外的地方。” ZOsn,nF  
    ~;s) 0M  
    张清兆接过那枚有点烫手的古铜钱,装进了口袋,说:“我现在就去。” vGDo?X~#o  
    =hlu, By  
    道士说:“不,要在半夜埋,十二点整。而且,必须是你一个人去,不能带别人。” ?^Ux+mVE  
    9mm(?O~'p  
    张清兆犹豫了一下。 DVH><3 FF  
    _%B`Y ?I`  
    道士似乎洞察了他的胆怯,说:“不用怕,你埋了它就没事了。” 4N&}hOM'S  
    f' S"F  
    张清兆点了点头。 ZxQP,Ys_Y  
    79_MP  
    “埋它的时候,你要不停地念叨一个口诀,三遍。” ><~hOK?v  
    ^da-R;o]  
    “什么口诀?” QR4o j  
    3]acfCacC  
    “——日落西山黑了天,阴曹地府鬼门关。无头无脚朝前走,永生永世不复还。” f&'md  
    4.TG&IQ nN  
    张清兆默默背诵。 S%2qB;uw  
    aF: LL>H  
    “记住了?” .;'xm_Gw<  
    f+ &yc '[  
    “记住了。” 4/b#$o<I?  
    9pXFC9  
    停了停,张清兆说:“我可以开我的车去吗?” lk80)sTZ  
    aozk,{9-  
    道士说:“没问题,他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车里了。” <FP -]R)  
    J [1GP_  
    张清兆忍不住问:“刚才那笑声和哭声……”  [7bY(  
    O1 z>A  
    道士把食指放在嘴前,“嘘”了一声:“你千万别问。” {1o=/&  
    驱 邪(3) tQ/U 'Ap&  
    \sk,3b-&'  
    天黑后,张清兆想先睡一觉,养足精神,可是,他怎么都睡不着。好不容易熬过了十一点,他爬起来,一个人走出家门,开车走了。 ?mV[ TM{p  
    因为王家十字在西郊,他朝东开。 .m<-)Kx  
    :A[ Gtc(_  
    一路上,他还是不放心后座,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 H:|y u  
    4o%hH  
    后座空着,可是他依然感觉那上面坐着一个看不见的人,正冷冷地和他对视着。 LE7o[<>  
    $lO\eQGxB  
    本来,他想把这枚古铜钱埋得远远的,最好埋到荒郊野外去——尽管道士没说,但是他怀疑那个死在车轮下的人就藏在这枚古铜钱的方孔里。可是他没有那个胆量。 I} j! !  
    !XK p_v  
    将近午夜,路上基本没有车辆和行人了。 ~WVrtYJu  
    [ P 8e=;  
    他越开越觉得恐怖。 -q-%)f  
    vwP83b0ov"  
    他怕再看到一个穿雨衣的人踽踽行走在路旁。 ^.k}YSWut  
    Zu5`-[mw  
    他怕再看到一个穿雨衣的人突兀地出现在十字路口,背对着他,纹丝不动。 !W8$-iq  
    ,KZ_#9[>  
    他怕再看到那张石膏脸突然出现在后座上…… n`}vcVL;  
    " MlY G6  
    约莫着已经开出八里路了,他不敢朝前再走了,开始在马路上来回兜圈子。 iQ:]1H s  
    3. Kh  
    终于等到了十二点,他把车停靠在路边,下了车。 e3&R3{  
    cu.f]'  
    他走到一棵树下,用小铲子挖了一个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那枚古铜钱,看都没敢看,就把它扔了进去,三下两下填上土,用脚在上面狠狠跺了几下,马上离开了。 g;vG6!;E\  
    ]r{y+g|  
    他回到车前,拉开门,首先探进脑袋朝后座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才把身子全部钻进去。 `9%@{Ryo  
     GVe[)R  
    朝回开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Mceg  
    k#&d`?X  
    埋铜钱的时候,忘了背诵那个口诀! *?+E?AGe  
    &V:iy  
    他的心蓦地缩紧了,急忙掉转车头,想回去找到那个地方,把它挖出来,念叨着口诀重新埋一次。 +g>)Bur  
    V)=!pT  
    可是,他转了半天,怎么都找不到那棵树了。 Qk *`9  
    k|'{$/ n  
    刚才,他慌里慌张的,根本没注意那棵树的特征。 ,C1}gPQ6<  
    l03{ ezJk[  
    而且,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6w|s1!B l  
    aEM2xrhy,  
    完了,假如这个恶鬼从土里爬出来,再一次附上他的身,一定会变本加厉,更加可怖。 b"DaLwKkz  
    Cdg/wRje  
    因为他曾经找道士来作法要消灭他,而且要让他“永生永世不复还”! H0r@dn  
    %? -E)n[  
    张清兆的心一下掉进了万丈冰窟。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7 | 贵州 5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小 人 F%f)oq`B  
    eI9#JM|2  
    张清兆感觉到大祸临头了。 ^ z`d 2it  
    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时,王涓已经睡了,母亲在焦躁不安地等着他。 sXmP<c  
    Wo(m:q(Om  
    她见儿子进了门,急忙问:“埋了吗?” v@4vitbG9  
    kl1/(  
    “埋了。” Vr@tSc&  
    GYg .B<Q.  
    “没什么事吧?” UhJ{MUH`  
    jK".iqx2L  
    “……我忘了说口诀了。” xs&xcR R"  
    qyAnq%B}  
    母亲愣了愣,说:“那怎么办?” E0x\h<6W~  
    N~0ih T G5  
    “你再找找那个道士,问问他,还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EDuH+/:n  
    r \[|'hA  
    “好吧,我明天就跟他联系……” rW090Py  
    lT*@f39~g  
    第二天,张清兆一起来就听见母亲在给那个道士打电话:“喂,是鸿雁旅馆吗?请找一下203房的老张。”  WzoI0E`  
    OR*JWW[]  
    对方说老张不在房间里。 =3 6fS/Gb  
    z9g ++]rkJ  
    母亲说:“一会儿他回来,你让他给我回个电话,谢谢了。你说张清兆就行了,他知道。” uI9*D)  
    %)r:!R~R  
    放下电话后,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那个道士回电话。 (9oo8&GG  
    <F(S_w62  
    母亲心急如焚,又打电话到鸿雁旅馆,对方说他还没有回来。 /8Y8-&K0  
    2J{vfF  
    母亲等不及了,说:“我去旅馆找他!” Sh1$AGm  
    1;1;-4k7I  
    张清兆说:“妈,我去吧,你在家照看王涓。” #h^nvRmON  
    ,*U-o}{8C?  
    母亲想了想说:“好吧。” km C0.\  
    =DfI^$Lr:  
    鸿雁旅馆离张清兆家不太远,张清兆开着车很快就到了。 &gruYZGK  
    -%Vh-;Ie(  
    这是个半地下旅馆。 ;$6L_C4B  
    5hy7} *dR  
    张清兆刚要走下去,就看见那个道士背着帆布包急匆匆走上来。 S$hxR  
    DJgM>&Y6,  
    “先生!”他叫了一声。 QxLrpM"O  
    nw- -  
    道士抬头看了他一眼,愣了愣:“你怎么来了?” yN{**?b  
    (*\&xRY|C  
    张清兆不好意思地说:“昨天我埋那枚铜钱的时候,忘了念口诀了……” D$)F X(  
    89D`!`Ah]  
    道士不安地朝两旁看了看,低声说:“我帮不了你了,以后再联系吧!” n8!|}J  
    C$])q`9  
    “你要去哪儿?” "7+^`?  
    CpN*1s})d  
    “我已经掐算出来,我要遭难了,必须马上离开这儿!再见!”道士一边说一边急急地走开了。 n~`jUML2d  
    d:&cq8^  
    张清兆傻站着,六神无主地叫了一声:“先生,那我怎么办?” gPK O-Fsd"  
    >/C,1}p[  
    那个道士突然停住,转过身,低低地说了一句:“只要你记住我一句话,就不会有麻烦——提防小人!” C;ha2UV0H  
    E?K(MT&@  
    说完,他转个弯,不见了。 I %1P:-  
    }V H` \g}  
    张清兆反复叨念着这句话:提防小人,提防小人…… Vz,"vBds  
    落 草(1) O'k<4'TC  
    <3k9 y^0  
    王涓离预产期还有几天时间。 czo*_q%  
    可能是劳累过度,这两天,母亲总是感到头昏,张清兆就让她先回老家休息一下。  4%jSqT@  
    c&L|e$C]  
    就在母亲回老家的这天晚上,王涓的肚子突然痛起来,开始爹一声娘一声地叫。 kf",/?s2Z  
    t_X =x`f  
    张清兆不知道该怎么办,急忙把她扶下楼,上了车,匆匆开向医院。 pvqbk2BO  
    P.t7_v>  
    下雨了,很大。 +JFE\>O  
    &>auW}r  
    张清兆忽然有个预感——他和他的孩子,将在这个阴雨绵绵的日子见今生第一面。 tj!~7lo  
     A,|lDsvM  
    他们来到了最近的第二医院,顺利地办理了住院手续,张清兆把王涓扶进了产科病房。 ^pa -2Ao6  
    _/[(&}M  
    这是个大病房,总共有八张床。 w w{07g  
    };;6706a  
    不过,除了王涓之外,只有两个孕妇,年纪和王涓差不多,好像都是农村人。 5PCKBevV  
    "@)9$-g  
    她们都静静躺在那里。 d>NM4n[h8  
    n$y)F} .-  
    一个丈夫在给老婆削苹果,一个丈夫坐在床边轻声跟老婆说着什么。 v81H!c.*  
    mxV0"$'Fm  
    雨打窗子,“啪啦啦”地响。 7R=cxD&  
    >1Y',0v  
    病房的来苏水味道很浓,还掺杂着一股不好闻的气息。 *g<D p2`  
    5xawa:K  
    一个戴口罩的女医生进来了,她来给王涓做检查。她挥挥手,把三个丈夫都赶出了病房回避。 QM }TPE  
    Uva b*9vX  
    张清兆和另两个丈夫在门外等候的时候,聊了两句。 y[s* %yP3l  
    ;:[!I]E0  
    这两个人的老婆都过了预产期,却没有生产的迹象。其中一个已经打了两针催产素,还是生不下来,主治医生建议她们剖腹产。 ^f -?xX Px  
    MHv2r  
    王涓长一声短一声地叫着。 3:f<cy   
    ZLBv\VQ  
    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医生打开门,走了出来。 Lzzf`jN]  
    ZqHh$QBD 9  
    张清兆焦急地问:“大夫,怎么样?” W_NQi  
    jlV~-}QKb7  
    “还得等一阵子。”女医生说完就走了。 e7f3dqn0  
    .z u0GsU=  
    三个丈夫回到病房,各自坐在老婆身边。 d`D<PT(\  
    TSHsEcfO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雨一直在下,看来,这“关门雨”又得下一夜了。 jTbJL  
    EQDs bG0x  
    另两个孕妇一直很平静,只有王涓隔一会儿叫一阵儿。 v\>!J?  
    vA rM.Bu>b  
    她脸色苍白,满脸都是冷汗。 %xtTh]s  
    3+mC96wN  
    张清兆紧紧抓住她的两只手,安慰着她。 j(4BMk  
    QR<z%4  
    快到半夜的时候,王涓突然叫得更加惨烈,而且把张清兆的手都抠破了。 BdcTKC  
    ~kUdHne (  
    张清兆跑到病房外,大声喊起来:“大夫!我媳妇要生了!” s@^ (1g[w`  
    M>hHTa?W  
    女医生马上带着护士赶了过来。 UELni,$  
    1"J\iwN3  
    尽管这个女医生也戴着口罩,但是,张清兆还是看得出,她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女医生了。 >[TB8  
    ]m} <0-0  
    这个医生有个显著的特征——罗圈腿。 gJn|G#!  
    b~?FV>gl  
    张清兆一下想起她来,说:“您是黄大夫吧?” $Lpt2:.((  
    TCAtb('D  
    女医生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姓黄。”同时,大步走进病房。 6u>${}  
    ]k~k6#),;  
    “您领我媳妇做过B超。”张清兆在她后面说。 k(|D0%#b7  
    uM"G)$I\  
    “是吗?”女医生一边说一边俯下身,把手探进了王涓的被子。 P,y*H_@k  
    Hts.G~~ 8  
    她每天都在给孕妇做产前检查,不可能记得谁是谁。 yRt] i>  
    X`kTbIZ|  
    她摸了摸王涓的下身,对护士说:“她现在得进产房了。” G+Ft2/+\  
    cVjs-Xf7D%  
    张清兆要扶王涓起来,被女医生制止了。她和护士一起,麻利地搀起了王涓,慢慢走出了病房。 * SH5p  
    bt3v`q+V  
    产房在楼道的顶头,和王涓的病房隔四五间屋子。 y8"8QH  
    |F)BKo D  
    张清兆不放心地跟在后面。 D:`b61sWi_  
    (> O'^W\3p  
    产房挡着一个天蓝色的门帘,上面写着“免进”两个字。 }7p`8?  
    w|$i<OIi)  
    在女医生撩开那个门帘的时候,张清兆朝里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素净的屏风,接着那门帘就放下了,随后产房的门也关上了。 K q;X(&Z  
    cXM4+pa=%  
    王涓的叫声似乎一下遥远了。 t>nx#ErS  
    `[) awP  
    张清兆不安地在门外踱着步,又紧张又激动,手心攥出了汗。 TmI~P+5w  
    cJ[ gCS  
    楼道顶头是一扇窗子,雨声不紧不慢地响着。楼道的灯坏了很多,只有很远的一个灯亮着,那微弱的光照过来,很暗淡。 R_? Q`+X  
    05o +VF;z  
    过了一会儿,老婆的叫声又渐渐小了,终于听不见了。 < cNJrer  
    &lnr?y^  
    门开了,那个护士走出来,淡淡说了句:“还得等一会儿。”然后就朝值班室走过去,高跟鞋发出“咔咔咔”的响声。 {lv@V*_Y0  
    7T[Kjn^{Oj  
    张清兆提起的心又放下来。 _]oNbcbt(  
    3^!Y9$y1  
    他等了一会儿,里面仍然没有动静。 "pRi1Y5)l  
    l~mC$>f  
    这时候,他突然感到要撒尿。 &/+LY_r'<I  
    -l(G"]tRB  
    卫生间在楼道的另一个顶头,走廊空荡荡的,显得很长。他“咚咚咚”地跑了过去。 JE~;gz]  
    a_z1S Z2[  
    竟然只有一点尿。 K;L6<a A#  
    DH 9p1)L'  
    很快,他就从卫生间走出来,刚要走向产房,突然眼睛瞪大了: h/s8".\  
    S UB rFsA  
    光线暗淡的楼道另一端,隐约出现了一个人的背影,他穿着一件灰色雨衣,头上戴着雨衣的大帽子,慢慢朝前走,到了产房门口,一闪,轻飘飘地就不见了。 ~rfUqM]I   
    ]H-5    
    张清兆的心头一冷,快步跑到产房门口,四下看了看,空无一人。 ,DIr&5>p2  
    1sNZl&  
    这时候,王涓突然又叫了起来。 P[K42 mm  
    ,>3b|-C-  
    他愣了片刻,伸手使劲敲门。 AMe_D  
    U6IvN@ g  
    门开了,那个女医生露出头,不满地说:“你要干什么?” @W.0YU0|J  
    DR<=C`<4(  
    “刚才是不是……进去了一个人?” M?v`C>j  
    AVO$R\1YR  
    “没有!” [pzo[0G 'v  
    OV`#/QL  
    “我明明看见了,一个穿雨衣的人!” xlm:erP  
    D.,~I^W  
    “这里面只有我一个值班医生!这是产房,没有我同意,任何人都不可能进来!”说完,她“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vKA3l.  
    W~?mr! `  
    张清兆怀疑自己看花眼了。 pP*`b<|  
    ZJ'FZ8Sx  
    也许,穿雨衣的人是哪个孕妇的家属,他走进了相邻的哪一间病房。 +<7 a$/L?4  
    I`[s(C>3 @  
    可是,产房旁边的几个病房都黑着。 vFH1hm  
    f1RX`rXf  
    这时候,那个护士跑了过来。 \Z/# s;c,4  
    4qg] oiT  
    张清兆拦住她,指着那几个黑糊糊的病房问:“护士,这几个病房有人住吗?” S1E=EVG  
    dH+oV`  
    护士停都没停,说了句“没有”,就跑进了产房。 |s{[<;  
    ZfSAXr "(  
    王涓的叫声越来越大,撕心裂肺的。 Z >F5rkJ  
    9/4Bx!~A  
    张清兆听见那个女医生重重地对王涓说着什么,语速飞快,不知道是在安慰,还是在呵斥,还是在鼓励。 ` EgO&;1D)  
    v@;!fBUt  
    张清兆的大脑紧张得一片空白。  mIkc +X  
    YRs32vVz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天上响起了一声炸雷,接着他听到了一声脆亮的婴儿的啼哭:“啊——” -40OS=wpA  
    rulw6vTB(  
    雨骤然大了。 7(1UXtT  
    t}2$no?  
    张清兆慢慢地瘫软了,倚在了墙上。 ? bnhx  
    落 草(2) &0QtHcXpR  
    Fu6~8uDV{{  
    王涓挺坚强的,很快她就被医护人员搀扶着走了出来。 =x3ZQA  
    她的脸色灰白,冷汗“哗哗”地流淌,就像窗子上的雨水。 SFRQpQ06  
    N0 F|r8xS  
    张清兆急忙走上前,一边扶住她,一边对女医生说:“大夫,谢谢,谢谢!” 1} h''p  
    H<bK9k)E  
    女医生说:“她年轻,生得很顺利。” Lavm  
    I:9jn"  
    “是女孩吧?”张清兆问。 7)y9% -}  
    pHkhs{/X  
    “不,是个男孩。” F4%vEn\!  
    y8QJ=v* B  
    张清兆一下有些惊诧。 /o)o7$6Q  
    t@1 bu$y  
    “看B超是个女孩啊。” CYCG5)<9  
    nD8CP[bRo  
    “那是看错了。怎么,你不喜欢男孩?” PF4"J^V  
    &+Iv"9  
    “喜欢,生什么都喜欢。” F3L'f2yBG  
    !u;r<:g!  
    嘴上这么说,张清兆的心里却感到很别扭。近来,他一直都在做着女孩的设想,现在突然变成了一个男孩,他一下难以接受。 KS6H`Mm}/  
    ^bj aa  
    王涓回到病房躺下后,另两对夫妻都羡慕地看着他们。 >P/Nb]C  
    ]$VYzE2e  
    一阵婴儿的哭声由远而近,护士抱着一个襁褓走进来。 8.'[>VzBL  
    3i c6!T#t"  
    她刚刚给小孩洗过澡。 d,R  
    n4YedjHSN  
    “看看你的宝宝吧。”她对张清兆说。 DD4fV`:kG  
    #00k7y>OyD  
    不知道为什么,张清兆有些胆怯。 %L\buwjy$  
    J *lKXFq7  
    这是他亲生儿子。 ):Vzv  
    b~1]}9TJ  
    现在,他将见他第一面…… q:y_#r"_y  
    eu]t.Co[X  
    护士把孩子放在王涓旁边,走了出去。 <HLe,  
    +0,{gDd+  
    那两对夫妻都凑了过来。 j &#A 9!  
    ,Tb~+z|-[  
    其中一个孕妇说:“长得挺白的!” Y\.d s%G  
    bN ,>,hj  
    王涓弱弱地说:“清兆,你过来看看呀。” d,Fj|}S  
    },"T,t#  
    张清兆这才慢慢走上前。 dF d^@b  
    D# $Fj  
    这个新生儿还没有睁开眼睛,他还在啼哭,脸憋得红红的,挤满了皱纹,还有一些脏兮兮的干皮,像个小老头。 ^J?ExMu  
    Q^&oXM'x/i  
    张清兆觉得他出奇的丑。 }!5x1F!  
    A@8Ot-t:\2  
    天上响起了一声炸雷,张清兆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提防小人。 [79 eq=  
    ,0'Yj?U>  
    6sRe. ct<  
    不做亏心事(1) hEO#uAR^Z  
    HT]v S}s  
    第二天,张清兆就带着王涓和孩子出院了。 p^2"g~  
    母亲是晚上到的。 81\$X  
    .U8Se+;  
    她接到电话就从老家巴望村赶来了。 @W\y#5"B  
    5e!YYt>  
    巴望村到滨市有五十里路。 }3tbqFiH  
    (Bta vE  
    老太太见了孙子喜笑颜开——这遂了她的心愿,一进门就开始忙忙活活地为儿媳妇做好吃的。 dg%Orvuz  
    IAr  
    张清兆有些心神不定,一直坐在阳台上抽烟。 9aLS%-x!+  
    8:Yha4<Bv7  
    Mr}]P(4h  
    Kt WG2  
    这个婴儿出生不到半个小时就睁开了眼睛,这是很少见的。 39;Z+s";  
    =<-tD<  
    当时,王涓睡着了。 Bp3%*va  
    m`<Mzk.u<  
    这个婴儿吃了妈妈的奶,也闭上了眼睛。 Vp $]  
    dw )SF,  
    邻床的那个孕妇也睡了。她丈夫穿着衣服躺在一张空床上,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QDlEby m  
    _W41;OY  
    另一对夫妻没睡,那个孕妇在低低地呻吟,不过不像要生的样子。她丈夫坐在小凳子上,静静抚摸她的额头。 DpIv <m]  
    DSY:aD!  
    窗外很黑,雨还在绵绵地下着。 qkC+9Sk  
    3X$)cZQ  
    张清兆俯在襁褓前,仔细观察这个婴儿,越看越觉得他长相古怪。 <Vyv)#32o3  
    IM&2SSmYNH  
    他的头发稀稀的,黄黄的,贴在脑袋上。左眼上有一块深色胎记。眉头紧紧皱着,好像对什么事情极不满意。 WO W4c&  
    ][- N<  
    他对什么不满意呢? brJ _q0@  
    0 Vv 6B2<  
    天上冷不丁又响起了一声炸雷,这个婴儿在雷声中突然睁开了眼睛! ~H/|J^ J  
    `;b@a<Wl  
    炸雷来得令人猝不及防,张清兆吓得后退了一步。 uZ( I|N$  
    8RWfv}:X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那个醒着的丈夫看着他,愣愣的,他身后是黑糊糊的窗子。 yC !`6$  
    /kE3V`es  
    突然他笑了,笑着问张清兆:“你怎么了?” gO%#'Eb2  
    S!< YVQq  
    张清兆掩饰了一下,说:“没什么。” 9Y!N\-x`  
    F,Q\_H##x4  
    他想,也许这个婴儿是被雷声吓的,才睁开了眼睛…… ;]zV ?9  
    tAFKq>\  
    他又朝前凑了凑,发现这个婴儿正直直地盯着自己。 O,R5csMh  
    {'VP_ZS1v  
    新生儿的眼睛是不聚焦的,只能看清很近的地方,可是,张清兆却感到,这个小孩的眼睛炯炯有神,甚至很锐利。 nf& P Dv1  
    73B,I 0U  
    他又一次慢慢地朝后退了退。 q`z/ S>  
    I|69|^  
    这双黑亮的眼睛竟然直直地追着他看过来。 y G\^PD  
    Fb=(FQ2Y?  
    张清兆一直退到另一张床前,终于避开了这双眼睛,坐下去,开始发呆。 MyB&mC7Es  
    /aS=vjs  
    他又想起了那个穿雨衣的人。那个背影太眼熟了,他慢腾腾地走在黑暗的楼道里,突然一拐就无声地进了产房…… %@tKcQ  
    -!MrG68  
    接着,老婆就生下了这个丑丑的婴儿。 MmiC%"7wt  
    x` T  
    而那个女医生却说,产房里根本没有进来过任何人! MMlryn||1  
    1o"/5T:S[  
    这个婴儿很奇怪,他只是生下来哭了一阵子,然后就不哭了,一直到今天,他始终没有再哭一声。 LXYpP- E  
    q#LB 2M  
    而且,他也只是睁了那一次眼睛,接着,他就一直闭着双眼。 cUW>`F( S  
    .OhpItn  
    王涓甚至以为他死了,伸手摸他的鼻子,呼吸很正常。 'Cv,:Q  
    o95)-Wb  
    早晨,张清兆说,昨晚他看见小孩睁眼了,王涓和母亲都不信。 $t*>A+J  
    OAigq6[,  
    母亲说:“你一定是太累了,在医院里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 '{]1!yMh  
    6 3TeTGp$  
    张清兆知道,他不是在做梦,他清楚地记得这个婴儿的眼神,也清楚地记得邻床那个年轻的丈夫突然笑起来的样子。 [6 d~q]KH  
    7# >;iG uz  
    母亲来到了阳台,对他说:“吃饭了!” .II*wK k  
    /zt9;^e  
    他说:“我不吃了。” %>,B1nt  
    3k YVk  
    “不吃不行!你昨晚一夜没睡觉,再不好好吃饭,非垮下去不可!” |W't-}yf  
    jM <=>P  
    他只好揿灭烟,跟母亲进了屋。 u_kcuN\Sq  
    Z|78>0SAt  
    红枣炖鸡汤,还有黄灿灿的油饼。 %62W[Oh5  
    qcN{p7=0  
    他和母亲在客厅里吃,王涓在卧室吃,卧室的门半开着。 3HtLD5%Q  
    V)pn)no'V  
    母亲一边吃一边说:“清兆,你得给孩子取个名儿。” 2/*F}w/  
    5,Q3#f~!  
    张清兆说:“我水平低,取不出来,让王涓取吧。” jCJbmEfo9@  
    g&79?h4UXQ  
    王涓在卧室里吃得满头大汗,她一边唏溜唏溜喝鸡汤一边说:“还是你取吧,查查字典。” uq/z.m  
    PIZnzZ@Z;  
    那个婴儿躺在她身边,无声无息。 $ 8"we  
    U~;Rzoe)q*  
    张清兆今天还没有看他一眼。 fbl8:c)I  
    AX`>y@I  
    他在客厅问:“他还睡着?” Q|gw\.]$&[  
    "e3T;M+  
    王涓伸头朝襁褓里看了看,笑了:“醒了,嘴还动呢。” zeC@!,l H  
    m'!smS x8  
    “睁眼了吗?” {?!0<0  
    M1Frn n  
    “没有。” 5qe6/E@  
    `wMHjcUP  
    母亲说:“我想了一个名字——昨夜一直在下雨,干脆叫雨生吧。” &8!~H<S  
    v^;p]_c~2  
    听了这句话,张清兆抖了一下。 9 rMP"td  
    g?9IS,Gp  
    现在,他一听到雨这个字就莫名其妙地害怕。 l%f &vOcd  
    ZCcKY6b  
    他发觉,笼罩在他头上的某种宿命味道的厄运总是跟雨有关。 |_} LMkU)  
    fOHgz ,x=  
    那天,他遇到那个穿雨衣的古怪乘客,就下雨。 hoOT]Bsn  
    6^Q/D7U;s  
    他到火葬场去,在停尸房里见到那具拿着钱的死尸时,也下雨。 Ch;wvoy  
    1FPt%{s3  
    那张石膏脸突然出现在他车里的那天,还下雨。  45qSt2  
    ;/79tlwq  
    而这个小孩出生的夜里,他见到一个穿雨衣的人钻进了产房,又下雨…… n{1;BW#H  
    p3q >a<  
    “张雨生——怎么样啊?”母亲问他。 CwL8-z0 Jn  
    q[ -Y XO  
    “挺好的……”张清兆说。 ~#SLb=K   
    ` v"p""_H  
    王涓似乎不太满意,她说:“小名叫雨生,大名以后再说吧。”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8 | 贵州 6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不做亏心事(2) Z8`Y}#Za[  
    OMAvJzK .  
    吃完早饭,张清兆下了楼,在附近找到一个公共电话。 [1e]_9)p  
    他收到了郭首义的一个传呼,想避开家人,给他回个电话。 U|Uc|6  
    kK:U+`+  
    “郭师傅,是我。” \h?6/@3ob  
    kH`?^ ^_yJ  
    “哎,我知道那个人是干什么的了!” ,(&Fb~r]  
    'Fql;&U >  
    张清兆知道郭首义在说那个被撞死的人,他镇定了一下自己,说:“他是……干什么的?” %/ "yt}"|  
    ~n! & ~  
    “他是个数学老师。生前,他总是独来独往,没有任何喜好。” 5H 1N]v+  
    E#,\[<pc  
    张清兆怔忡了一阵子,又问:“他叫什么?” p:W{c/tV  
    (UCCEQq5  
    “冷学文,今年三十一岁。” hA;Ai:8  
    ?1zGs2Qs  
    张清兆今年正巧也三十一岁。 IZ\fvYp  
    z`.<dN g  
    “郭师傅,昨天我老婆生小孩了……” wX_~H*m?  
    a>rDJw: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显然让郭首义一下没反应过来,他愣了愣才说:“恭喜你……男孩女孩?” 3o0ZS^#eB  
    wOCAGEg  
    “男孩。” s H_, P  
    BFg&@7.X  
    停了停,张清兆说:“郭师傅,我想见你一下。” ;<thEWH;Y  
    Zd%wX<hU"  
    “哦,你还有事吗?” k3nvML,bv  
    ^6R(K'E}  
    “我想跟你见面聊一聊。” ;,e16^\' &  
    XPD1HN!,LT  
    “我下班才能回城里。” { V[}#Mf  
    z7 gX@@T  
    “几点?” rUmP_  
    !U>WAD9  
    “七点多吧。” %Nv w`H  
    3X11Gl  
    “那好,八点钟我在第二医院旁边的骨头庄饭店等你。” B(94;,(  
    _8 |X820  
    “好吧。” } aR}ZzK/v  
    ) y;7\-K0  
    天黑了。 KNd<8{'.  
    D_0Vu/v  
    张清兆借口出车,离开了家,来到了骨头庄饭店。 kVs YB  
    X_hDU~5{wC  
    他不能把他对这个孩子的怀疑对王涓讲,也不能对母亲讲。 ?zm]KxIC  
    l[ $bn!_ e  
    现在,他只能对一个人说,这个人就是他偶然认识的天天和死尸打交道的郭首义。 !Vw1w1  
     k-=LD  
    幸好还有个人可以倾诉,否则,张清兆非疯掉不可。 ,_RNZ sa;&  
    ucx02^uA  
    郭首义来了。 hyf ;f7`o  
    jTcv&`fAz  
    他换上了一身西装,显得年轻了很多,简直看不出是火葬场看尸体的人。 8$ u"92  
    7}UG&t{  
    张清兆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北大荒酒。 2.Qz"YDh =  
    }Pg}"fb^  
    郭首义坐下就说:“一点小事而已,你太客气了。” )_=2lu3%{  
    WI/tWj0  
    他以为这是张清兆的一种答谢。 yQD>7%x  
    4\Y5RfLB_  
    张清兆顺水推舟地说:“应该的。” Y"GNJtsL"  
    IT_I.5*A2  
    然后,他给郭首义倒上了酒。 S' j g#*$  
    pa[/ 6(  
    “你怎么不喝?” ,_Z(!| rW  
    !mmMAsd,  
    “对不起,我开车。” R-13DVK  
    g"!(@]L!@  
    郭首义点点头,也不勉强,一个人喝起来。 faDSyBLo  
    6l]X{A.  
    张清兆不喝也不吃,心事重重地坐在那里。 \H fAKBT  
    *; o%*:  
    过了一会儿,郭首义似乎察觉出张清兆的神态有些不对头,就问:“又发生什么事了?”  gu[EYg  
    ipbhjK$  
    “是一件更恐怖的事……” Ui`{U  
    PQ[?zNrSV  
    “你说。” >19s:+  
    +KIz#uqF8Z  
    “我老婆生孩子之前,我上卫生间了,出来就看见一个穿雨衣的背影闪进了产房……” n+ebi>}P  
    cOX)+53  
    郭首义不再吃了,张大了嘴巴。 Cd 2<r6i  
    ?4/pE@RIy  
    张清兆无助地看着他,说:“我觉得,我生生世世都无法摆脱他!” }%/mPbd#  
    A_wf_.l4h  
    郭首义的眼睛眯起来,打量了张清兆半晌,突然说:“你老实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你撞死的?” yj4"eDg]  
    ZY`9  
    张清兆苦笑着摇摇头,说:“从现在起,我已经当你是我的朋友了,我不可能对你撒谎,我绝对没有撞过人!” K?' m#}]  
    DPxx9lN_rx  
    “那我就不明白了,他为什么就缠上你了呢?” IeYNTk &<  
    k4LrUd  
    “我哪儿知道!” pS+w4gW  
    >=;-:  
    郭首义似乎担心沾上晦气,他放下筷子,不太自然地说:“兄弟,我喝好了吃好了,谢谢你。我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了……” uK"  T~  
    1!MJ+?Jl  
    张清兆隔着桌子拦了他一下:“郭师傅!” V*\hGNV  
    h6D4CT  
    郭首义停住了,说:“你干什么?” P".}Y[GD  
    $8eiifj  
    “你还得帮帮我!” r 1r@TG\  
    pmB {b  
    “我怎么帮你?” GO"|^W  
    SDC|>e9i  
    张清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J "I,]  
    *zPqXtw!j  
    “兄弟,你记着,要是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叫门。你好自为之吧。” jXA/G%:[  
    Yg.[R] UC  
    说完,郭首义快步走开了,消失在饭馆外的黑暗中。 TbD  
    j_g(6uZhz3  
    看来,他还是不太相信张清兆没有撞人。 _" 9 q(1  
    jaEe$2F2  
    张清兆呆呆地站在那里,感到更加孤单,更加恐慌。 pSlc (M>  
    Fqw4XR_`~  
    结账时,他忽然想起了口袋里那张百元人民币——这张钱就是那个穿雨衣的人给他的,现在他该把它花出去了。 vgy.fP"@  
    kDzj%sm!  
    他记得他把这张钱单独放在了牛仔裤的左后兜里,可是,他一掏却掏出了两张五十元的。 q*6q}s3n  
    Bx(yu'g|a  
    他急忙把那两张无辜的五十元钞票放起来,又掏右后兜,摸出了那张百元面值的人民币,递给了老板。 J&M1t#UN  
    GR,J0LT   
    老板是个老太太,她接过钱仔细看了看,警觉地说:“你给我换一张吧。” ngP7'1I  
    /b.$jnqL  
    “为什么?”张清兆说。 !#q{Z>H`  
    {  |s/]W  
    “不为什么。” Qh\YR\O  
    !g8*r"[UJ  
    张清兆有些恼怒了:“这不是钱吗?你为什么不要?” hp*<x4%*a"  
    =yo{[&Jz  
    老太太眯着眼睛反问:“你不是有五十的吗?为什么不给五十的?” lzEb5mg  
    & 1[y"S  
    饭钱不到五十元。 >8|+%pK8<  
    .]P 2}w)x?  
    没办法,张清兆只好沮丧地把那张百元面值的人民币收回来,装进了右后兜,又掏出一张五十的给了她。 "}@i+oS  
    微 缩 qK?$= h.  
    OEnDsIh q  
    这天夜里,张清兆回到家,王涓睡了。 9${Xer'  
    母亲正在卫生间轻手轻脚地洗尿片子。 \vCGU>UY  
    *"cD.)]#2  
    “孩子哭了吗?”张清兆站在卫生间门口问母亲。 bN88ua}k{  
    9{uO1O\  
    “没哭,挺省事的。” '3H_ wd  
    wdZ/Xp9 ]  
    “……睁没睁眼睛?” v9UD%@tZ  
    Y4(  
    “睁了,睁了两次。” yCX?!E;La  
    y)gKxRaCS  
    张清兆松了一口气。 a@*\o+Su  
    !Rt >xD  
    “孩子挺健康的,你放心吧,我一直在观察他。” <"|,"hA  
    6K<K  
    房子小,母亲睡在卧室里,照看王涓和孩子,张清兆就睡在客厅的长条沙发上。 *D3/@S$B  
    nj 53G67y  
    他在沙发上悄悄躺下来。 1y4  
    :Z z '1C  
    他太累了,很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Vy, DN~ag  
    /gkX38  
    蒙中,他似乎看见母亲洗完了衣服,又喝了一杯水,然后关了灯,轻轻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了。 Np0u,t%vs  
    EJNU761  
    房子里黑黑的,安静极了。 MFAH%Z$  
    q(2'\ _`u  
    不知道是哪里的灯光远远地照进房子来,隐约可以看到客厅里一些家具的轮廓,显得极其诡异。 V /V9B2.$  
    ` v@m-j6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见下雨了,雨点很大,打在窗子上,“啪啪”山响。 DX K?Cv71z  
    )C]g ld;8  
    他似乎预感到了某种不祥,变得警觉起来。 #Kex vP&*  
     DwE[D]7o  
    又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好像有动静,慢慢转过头,看到卧室的门无声地打开了,等了一会儿,却没见有人走出来。 RO/FF<f  
    lB vR+9Qw  
    他有些害怕,抬起脑袋朝脚下看了看,一下就呆住了——地上模模糊糊有个很小的人,正朝防盗门走去! UIN<2F_  
    dufu|BL|}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雨衣! T{ XS")Vw  
    0 e ~JMUb  
    张清兆的头发一下就竖起来。 '3D XPR^B6  
    ouQ T  
    他看见的只是这个小人的背影。从身高上看,他绝对是个婴儿,但是他走路却是成年人的姿态,就像一个大人被缩小了一样。 Lqa4Vi  
    a;+9mDXx:  
    他走到门口,伸手开锁。 A;M'LM-M  
    $U~]=.n  
    对于他来说,那防盗门的锁太高了,他捣鼓了半天都没有打开。 onzxx4bax  
    " H\k`.j  
    张清兆盯着他,脑海里反复响起道士说的那个词: kuP(r  
    |Cy E5i0  
    小人! @o`AmC . 8  
    NzvXN1_%  
    小人! wibNQ`4k  
    3JR+O <3D  
    小人! kAUy mds;O  
    p!%pP}I  
    他猜测,这个小人会慢慢转过身子来…… $6IJ P\  
    C0Z=~Q%  
    果然,小人放弃了,但是,他没有转过身子来,而是一步步地退向了卧室。 mt.))#1  
    w0unS`\4  
    张清兆真想大吼一声,但是他没有这个胆量,只是死死盯着他,连大气都不敢喘。 A=0'Ks  
    "0TZTa1e  
    终于,小人退回了卧室,把卧室的门轻轻关上了。 d0> zS  
    TA~{1_l  
    张清兆一直没看到他的脸。 ],].zlN  
    @]c(V%x   
    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死寂。 V0(o~w/W%!  
    fr}Eaa-{^  
    “妈——” t"lyvI[  
    xc:!cA{V  
    他终于喊出来,把自己喊醒了,“扑棱”一下坐直了身子。 Enq|Y$qm  
    j9U%7u]-k  
    卧室的灯亮了,母亲大声问:“怎么了?” z6~ H:k1G%  
    9 ASb>A2~  
    他愣怔着,不知道说什么。 EIbXmkHl<  
    -g/hAxb5  
    母亲又问:“清兆,你怎么了?” Ekm7 )d$  
    KZ :8[d  
    张清兆说:“孩子……没事吧?” 7ji=E";.w  
    X7|.T0{=x  
    “你吓死我了!他睡得好好的。” L1)@z8]   
    |\uYv|sT  
    “啊,那就没事了,睡吧。” y466A]|  
    VzR x%j/i  
    张清兆一边说一边躺下来。 L8vOBI7N  
    vV`|!5x  
    母亲嘟嘟囔囔地关了灯。 s3lwu :4f  
    Q/':<QY  
    张清兆再也睡不着了。 z' @F@k6  
    d bw`E"g  
    他突然想到:应该验验这个小孩的血型。 _("{fJ,A  
    出生卡(1) ws@ ;2?%A  
    KdUmetx1  
    第二天,张清兆早早就出车了,来到了第二医院的大门口。 几辆经常在这里等活儿的出租车都在,司机们正站在一起闲聊。 )!'SSVaRs  
    张清兆下了车,也凑过来。 %A04'dj`zQ  
    !RV}dhI  
    他挑起了有关血型的话题。 99vm7"5hQ  
    aB.`'d)V  
    其中一个很瘦的司机叫孟常,年龄小一些,还没有结婚,他女朋友在第二医院当护士,他对血型什么的很有研究。 ~nw]q<7r  
    (h%!Kun  
    张清兆问他:“我是A型血,我老婆是O型血,我家小孩应该是什么血型?” C*=#=.~~{  
    G}d@^9FkE  
    孟常毫不犹豫地说:“不是A型,就是O型。绝不可能是B型或者AB型。” s-[_%  
    6s@'z<Ct  
    另一个司机开玩笑说:“你打听这个干什么?是不是怀疑小孩不是你的种?” f3h^R20qmO  
    SnRk ` 5t  
    张清兆笑笑说:“滚蛋。” 4fgA3%  
    <J!#k@LY]7  
    又呆了一会儿,张清兆就驾车离开了。 Mt"j< ]EW  
    F6`$5%$M;?  
    他开向了火葬场。 S jgjGJw  
    U,S&"`a  
    在路上,他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悲凉:每个人都在忙碌,都在奔走,其实每个人都是在走向火葬场,走向那个恐怖的火化炉,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脱…… 67Rsd2   
    A$ v Cm  
    八里路很快就到了。 -I4-K%%B`  
    (%]&Pe]  
    火葬场大门口还是停着两辆面包车,司机坐在车里冷冷地望着他。张清兆知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别人休想抢夺。 pn?c6K vO  
    Tx"}]AyB6  
    今天火葬场大院里的人多了一些,多数人都披着孝,白花花的一片,他们或者匆匆奔走办手续,或者三三两两站在那里说着话,表情肃穆。 lSU&Yqx  
    uV?[eiezD0  
    哪家丧主正在礼堂里和亲人遗体告别,传出低缓的哀乐声。 \Ku6 gEy  
    C'3/B)u}l  
    那些叫美人蕉的花还开着,极其艳丽。 0]3%BgZ(a8  
    ~yz7/?A)TS  
    张清兆来到停尸房,发现那个铁门锁着。 +` g&J  
    r J'm>&Ps  
    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看到一个人好像是工作人员,就走上去问道:“请问,郭首义在吗?” TGx:#x*k  
    n)$T zND  
    那个人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小楼,说:“他好像在思亲楼。” `iuo([E d  
    .z7%74p  
    张清兆刚刚走到那座小楼跟前,郭首义正巧走出来。 qD:3;85  
    8*y hx  
    他看到张清兆愣了愣,哑哑地说:“你又来干什么?” L ;5uB2  
    _hlLM,p  
    张清兆说:“郭师傅,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教师的家在哪里?或者,你把他家的电话告诉我也行。” @MMk=/WDw  
    z45 7/zO  
    “你要干什么?” 'B&gr}@4O=  
    L h"K"Uv  
    张清兆低低地说:“我越来越怀疑我家那个小孩不对头……” Kp[ F@A#  
    O!#yP Sq?  
    郭首义叹了一口气,说:“我告诉你吧,这个教师一直没结婚,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NUH;\*]8s  
    Q _Yl:c  
    “他父母家呢?” v  7g?  
    ~HM,@5dFC  
    “他死了后,他父母都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尤其是他母亲,精神恍惚,前言不搭后语,特别可怜。上次我去他家给你打听那些情况,对那老两口撒谎了,说我是他们儿子的同事,老太太抓住我的手就哭……人都死了,我们再不要去打扰他的家人了。” H[;\[ 3  
    /Y7Yy jMi  
    “可是,他一直都在纠缠我!” bS2)L4MQY  
    :#pfv)W6t  
    郭首义想了想,说:“还是我去吧。你想问什么?” ;q ;}2  
    m0$~O5|4  
    “他的血型。” D( YNa   
    `{ 6K~(  
    “干什么?” JIYZ  
    x_eR/B>  
    “我要看看,他和我家那个小孩的血型是不是相同。” +| OrV'  
    `VzjXJw  
    “不知道他验过血没有,我试试。” c7[+gc5}  
    >qT4'1S*g  
    “你最好再给我搞一张他的照片……我想看看他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MRn;D|Q  
    tPb$ua|  
    “这个不容易。” gWZzOH*  
    }1)tALA  
    “你帮忙帮到底,尽力吧。” _,C>+dv)  
    [fjP.kw;J  
    郭首义问:“你家小孩是什么血型?” !A6l\_  
    `$X|VAS2  
    “不知道。我是A型,我老婆是O型,我听人说,他应该是A型或者O型。” Xgy)Z:R  
    e|L$e0  
    “你明天早晨给他验一下。” V!'N:je  
    #&@qmps(T  
    “好。那谢谢你了,郭师傅。” !`BK%m\8  
    4b"%171  
    “别谢了,你走吧。” O1o.^i$-M  
    cU y,q]PO  
    张清兆转身走出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喊住郭首义,问了一句:“‘思亲楼’是什么意思?” b}G4eXkuj  
    oCLs"L-r{  
    郭首义说:“就是放骨灰的地方。” 8F$b/Z  
    8ycmvpJ  
    HQ%-e5Q  
    AgsMk  
    出生卡(2) UarU.~Uqi  
    "y>\ mC  
    很晚的时候,张清兆才开车回到家。 l`2X'sw[/  
    他进了门,对王涓说:“刚才我在第二医院门口见到了那个黄大夫,她让我们明天把小孩抱回产科做个体检。” K\&A}R  
    3G9YpA_}X  
    母亲担心地问:“有什么事吗?” 0(s0<9s%  
    +6 t<FH  
    张清兆说:“没事,人家是负责任。” ON#\W>MK?  
    48dIh\TH"  
    然后,他又对王涓说:“你不用去,我和妈去就行了,很快就回来。对了,大夫说,明天早晨不让小孩吃奶。” YY-{&+,  
    ^{&Vv(~!Q  
    夜里,张清兆依然睡在客厅的长条沙发上。 OrP-+eg  
    -BUxQ8/,  
    半夜时,刮起了大风,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忽远忽近,一直不绝,却始终没听到大人哄他的声音。 'U ',9  
    Y: &?xR  
    早晨,张清兆醒来,匆匆洗漱完毕,就催促母亲快点动身。 d%_v eVIe  
    W 5,e;4/hL  
    母亲把小孩包好,抱在怀里,跟张清兆下了楼。 H~%HT l  
    ~_ss[\N  
    “妈,他昨晚是不是哭了?” D /ysS$!{  
    O="# yE)  
    “他安安静静睡了一夜,没哭哇!” ^@?-YWt   
    k(1]!c4J0  
    张清兆没有再说什么。 ,E,oz{,i(  
    l/9V59Fv9  
    到了医院,张清兆停好车,从母亲怀里接过孩子。 @IL_  
    O=E"n*U  
    “妈,你在车里等我。车门坏了,你看着车。” dqwCyYC  
    b37F;"G  
    母亲点了点头,说:“你小心点啊!” zK.%tx}+=k  
    %|mRib|<C  
    走进门诊楼之后,张清兆低头瞟了怀中的婴儿一眼,那冷冷的眼神一点不像一个父亲,就像看路边一条脏兮兮的小狗。 3^p<Wx  
    AQX~do\A  
    这个婴儿不哭不闹,静静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他脸上的皱纹似乎少了许多,不过仍然很丑,像一个古怪的动物。 1=LI))nV  
    A gKG>%0  
    张清兆越看他越生疏,丝毫找不到血缘相连的感觉。 (`S32,=TS  
    6 07"Z\  
    大清早,医院里没几个人。张清兆挂了号,来到儿科,让医生开了一张验血的单子,然后到收费处交钱。 J 'qhY'te  
    Y/|wOm;|  
    他站在窗口前,把手伸进牛仔裤的右后兜,摸出了那张百元面值的人民币,同时他又下意识地低头看了那个婴儿一眼。 vh29mzum  
    i.~*G8!DM  
    他的眼睛依然闭着。 *=b# >//  
    reO^_q'  
    张清兆把钱从窗口递进去。 "}91wfG9  
    0vi)m y;!  
    收费员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敲了一阵子,看了看张清兆手上的钱,说:“哟,对不起,我这儿现在换不开,你拿一张小面额的好吗?” ;XUi V$  
    S(&]?!  
    张清兆恼怒地说:“这么大的医院换不开一百块钱?” n91@{U)QJ3  
    {(00,6M)i  
    “实在对不起,我们刚刚上班,要不你等一下吧——下一位!” \NgBF  
    ]CL9N  
    张清兆不想抱着这个婴儿等下去,他气呼呼地掏出了两张十元票,把钱交了,然后来到化验室。 Bkq3-rX\  
    XH"-s Zt  
    有几个人在等着验血。 #JLxM/5^1~  
    <dd(i  
    排队等待时,张清兆再一次低头看了这个婴儿一眼。 .3Ag6YI0N  
    @ff83Bg  
    他还在睡着。张清兆用被角把他的脸盖上了。 k`u:Cz#aB  
    kv)IG$S 0  
    终于排到他了。 iuxS=3lT"K  
    i_KAD U&mP  
    那个矮个子护士看了看他怀中的婴儿,又看了看张清兆,有些担心地嘀咕了一句:“这孩子太小了吧……” ^Hplrwj}  
    e ; #"t  
    他说:“没关系,你来吧。” /^XGIQ/W  
    gTby%6- \|  
    护士一只手拿着柳叶刀,一只手小心地拉过了婴儿的手指。柳叶刀和婴儿的手指比起来,显得很粗大。 U,_jb}$Sq7  
    %`F &,!d  
    张清兆真切地看到,刀尖还没有挨到婴儿的手指,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CoR$K   
    C'a%piX  
    张清兆打了个冷战,把眼睛望向了别处。 `RriVYc<  
    ;YYo^9Lh}  
    过了一会儿,护士直起身来,说:“完了。” 2^*a$ OJ  
    h>A~..  
    张清兆转过头来,那婴儿正静静地看着他。 uq~Z  
    X,Q'Xe /  
    他竟然没有哭。 63EwV p/|  
    +5>*$L%8T`  
    采完了血样,张清兆用药棉轻轻捏着婴儿的手指,护士说:“十分钟之后到窗口取化验单。” 7tEkQZMDI  
    LMF@-j%  
    张清兆就抱着他出去了。 W'B=H1  
    L7}dvdtZ0  
    婴儿一直在襁褓里看着他,黑亮的眼睛一眨都不眨。张清兆不再看他,快步走出门诊楼,来到车前,把他交给了母亲。 V^  
    )C@O7m*.4  
    “没问题吧?”母亲问。 /p&V72  
    D<DSK~  
    “没问题。” %VSjMZ  
    CY4ntd4M  
    “你还去干什么?” Wf}x"*  
    pO10L`|  
    “你等一下,我还得去取点东西。” Za>0&Fnf  
    PlX6,3F  
    张清兆转身回到了门诊大楼。他在大厅里转了一圈,看看表,时间快到了,就走向了化验室。 fl4z'8P"(  
    V t[Kr  
    他的心突然“怦怦怦”地跳起来,越朝前走跳得越厉害。 bo]= *  
    NmH:/xU?^  
    到了化验室窗口,他和另外几个患者一起挤着翻看化验单,终于找到了。 6%^9`|3  
    vr$zYdV>  
    他看了一眼,目瞪口呆! mD]^a;U[X  
    R3<2Z0lqy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血型:AB。 Y;B#_}yF  
    1f/8XxTB  
    AB。 $1ZF kw  
    4pw:O^v  
    现在已经清清楚楚地证明了,这个婴儿身体里流淌的血液,不是他的。 `B GU  
    NU#rv%p  
    这有两种可能: C\d5t4s  
    h=`1sfz  
    第一,这个孩子就是冷学文。他投胎到了王涓的肚子中,像噩梦一样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 =w/S{yC  
    w*3DIVlxL  
    第二,王涓出墙了,给他怀了一个别人的种。 }ippi6b:r  
    SyWLPh  
    张清兆不相信王涓是那种人。 Db5y";T  
    hV6=-QL*B  
    他把母亲和婴儿送回了家,自己并没有回去。 wzka4J{  
    |##rs  
    他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兜着圈子,心里一直想着血型的事。没想到,今天的生意还特别好,接连拉了几个乘客。 UVIR P#  
    O(Tdn;1  
    中午的时候,他肚子饿了,这才想起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就来到马路边的一家面馆,填饱了肚子。 VIi/=mO]  
    R Wd#)3  
    他刚上车开走,传呼机就响了。他把车停在一个公共电话旁,下车回电话。 5%5z@Ka  
    O [81nlhS0  
    是郭首义。 $7 08\!  
    _#nP->0)  
    “张清兆,我搞到了冷学文出生时的照片!”他一激动嗓子就显得更哑了。 &>Ko}?w  
     EK:s#  
    “我马上过去!”张清兆说。 gmY*}d` 'f  
    V0gk8wD  
    “我没在单位,在外面。晚上,我下班路过第二医院,我们在那里见吧。对了,我还打听到了他的血型——你家小孩的血型验出来了吗?” hm%'k~  
    fwojFS.K  
    “验出来了。” xb!h?F&  
    >@yHa'*9S  
    “他是什么血型?” +$#YW5wy  
    _jw A_  
    “AB,竟然是AB!” yJaQcGxE"  
    Phsdn`,  
    郭首义不说话了。 e&C(IEZ/N;  
    出生卡(3) T/ CI?sn  
    71+J{XOC  
    张清兆预感到了什么,低声问:“冷学文呢?” wSp1ChS k  
    停了一会儿郭首义才说:“他就是AB型……” X[8m76/V  
    ;T}#-`O_Im  
    下午,张清兆回了趟家,把那个婴儿的出生卡拿出来,放在了车上,然后他失魂落魄地开车来到了第二医院门前。 ;l_%;O5  
    cLH|;  
    今天等活儿的车不多,几个司机在一起说着话。 --0z"`@{  
    o<e AZ  
    孟常在。 dL<okw  
    ;JpU4W2/  
    张清兆把车停好,凑上来,但是他没有说话,只是心不在焉地听。 h"KN)xi$  
    3ug{1 M3  
    离天黑还早。几个司机在聊足球,他们几个都是球迷。 oUEpzv,J  
    Wx"bW ICc  
    孟常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了张清兆身上:“张清兆,你今天怎么蔫头耷脑的?” OWCd$c_(  
    7Xv.C&jzd  
    张清兆突然问:“你们知不知道AB型血是什么样的人?” S1wt>}w0$  
    -ZH]i}$  
    几个司机都摇头。 lh3%2Dq$  
    vLJ<_&6  
    其中一个笑着说:“最近你怎么迷上了血型?我们应该研究的是——穿什么衣服的人才会坐出租车!” )-#%  
    gCz^JM  
    孟常指了指路边的一个网吧,说:“你到网上查查去,网上有。” tx Lo =  
    {l.) *#O  
    张清兆说:“怎么查?” bw9a@X  
    nBjf R2TuF  
    孟常说:“走,我帮你查。” ZGSb&!Ke  
    BM& 95p   
    两个人就一起走进了那家网吧。 5@P2Z]Q  
    Ui@Q&%b  
    里面乌烟瘴气,都是一些十几岁的孩子,吵翻了天。 66fvS}x  
    i|*(vH&D.  
    孟常领了号,在一台电脑前坐下,上网,然后在搜索框里输入“血型与性格”几个字,出来很多相关网页。 H5S>|"`e`e  
    F4M<5Yi  
    他点开其中一个,对张清兆说:“你看吧。” b4Zkj2L  
    320Wm)u>:  
    那个网页详细地写着血型与性格的内在关系,各种血型都说到了,而且标明是日本一些著名学者研究出来的结果。 <oS2a/Nd  
    '=G4R{  
    张清兆是A型血,他特别看了有关A型血的分析: -d[9mS  
    UN'hnqC  
    1一般都具有双重性格,一方面心思细密,极力压抑自己,不伤害别人,积极为别人服务,但另一方面又无法信任别人。 @C0{m7q  
    B#&U5fSw+0  
    2非常注重细节,喜欢修饰自己的外表。 yeFt0\=H  
    TW(rK&  
    3敏感,爱玄思妙想。 _ M8Q%  
    >:4}OylhM  
    4做事总是犹豫不决。 L7el5Q!Y=  
    A-aukJg9  
    5喜欢喝柠檬汁。 {wih)XNY  
    gwYTOs ^  
    6喜欢蒙被子睡觉。 Os1y8ui  
    FD}>}fLv  
    7重感情,爱上一个人很可能死缠活缠,生生世世不放弃。 B Zw#ACU  
    JGk,u6K7  
    8女人爱唠叨,男人闷葫芦。 AwL;-|X  
    "i*Gi \U  
    9最不会玩。 S[M\com'  
    R:JS)>B  
    10经常想不开,陷入苦闷无法自拔。最容易自杀。 -/&6}lD  
    u]c nbm  
    张清兆对照了一下自己,百分之八十是对的! `0Q:d'  
    +=@Z5eu  
    王涓是O型血,关于O型血的人是这样写的: ;3sT>UB  
    6YU2  !x  
    1果断,坚决,具有强烈的自信心,既罗曼蒂克又脚踏实地。遇到麻烦,十分理智。 (*fsv g~  
    +;[`fSi  
    2敢作敢当,敢爱敢恨,也因此显得倔强和固执,容易倾向个人主义。 gkk< -j'  
    :g9z^ $g  
    3最爱汽车的引擎。 FVQWz[N  
    Z#MODf0H@  
    4最容易入睡,不过睡相很难看。 fp![Pbms.  
    2aje $w-  
    5很好养,什么都吃。 5PL,~Y  
    }t-r:R$ ,  
    6喜欢登山和旅游…… !yI)3;$*  
    U;q)01   
    最后写到了AB血型的人,只有一行文字: er#=xqUY  
    r#}Sy \  
    AB血型的人为数极少,科研人员知之不详。他们的性格至今还是个未解之谜。 8Z!ea3kAT  
    &4[iC/}  
    张清兆走出网吧之后,竖起了“停运”的牌子,然后,一个人开着车在大街上转悠。 } R/  
    }Tef;8d  
    刚才,他在网吧结账时,又掏出了那一百块钱。 -&A[{m<,>  
    9 $S,P|  
    没想到,那个十八九岁的小老板只是看了一眼,就说:“换不开。”然后继续玩他的电子游戏了。 hF1/=;>  
    kC31$jMC3!  
    “那怎么办?”这次,他下决心要花掉这一百块钱了。 j/' g$  
    6Hl < ,(vn  
    那个小老板头都不抬地说:“你走吧,不要你的钱了。” vnZ4(  
    F1J#Y$q~L  
    网吧一小时是两块钱。虽然他俩只上了十来分钟,但是也应该按一小时收费,这个小老板却说不要了! qCQu^S' iD  
    nzWQQra|?  
    孟常急忙掏口袋,说:“我这儿有。” g&kH'fR8  
    ng 9NE8F  
    孟常是为他的事来的,他不可能让孟常掏钱。没办法,他只好挡住他,说:“你别掏了,我这儿也有。” nNu[c[V  
    #<UuI9  
    太奇怪了,这一百块钱竟然花不出去了! Kk`<f d  
    出生卡(4) Bd8hJA  
    C[g&F 0 6  
    张清兆正胡思乱想,突然有个乞丐从车前横穿过来,他打了个激灵,一脚把车刹死,估计离那个乞丐只有一寸远。 [?|5 oaK  
    那个脏兮兮的乞丐吓傻了,站在车前呆呆地看他。 T%w(P ^qk  
    eiOi3q  
    张清兆想骂,却没有骂出来。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从牛仔裤的右后兜掏出了那张百元人民币,狠狠心,从窗子扔了出去。 aC4m{F[  
    |NXFla  
    乞丐愣了愣,立即冲过来捡那张钱,他一踩油门开走了。 iKY-;YK  
    Z"+(LO!  
    好了,这一天白跑了,但是这一百块钱终于出手了!这样想着,他的心里顿时亮堂了许多。 1/!nV  
    /oBK&r[(  
    转了一阵子,他又回到了第二医院门口。 -g~iE]x6Y  
    MV7}  
    天快黑的时候,郭首义到了,他朝张清兆的车走过来。 @ $ 9m>6V  
    aIY$5^x  
    张清兆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地望着他。 P^i6MZ?   
    }T*xT>p^3  
    在沉沉的暮色中,看尸人的面庞有些模糊,看不清表情。 kAF}*&Kzd~  
    |"E9 DD]{  
    张清兆想,在停尸房工作的人,胆子是最大的,换了自己,给多少钱都不敢干。  eJ\j{-  
    u4^"E+y^S  
    郭首义走近之后,张清兆下了车。 N'BctKL  
    M[N.H9  
    两个人打过招呼,张清兆问:“照片呢?” RvZ-w$E&?  
    LsZ!':LN  
    郭首义掏出了一张光盘,说:“在这里。” [MP :Eeg  
    +( (31l  
    张清兆不了解这些东西,说:“怎么看?” \k-juF80  
    y%l#lz=6  
    郭首义指了指那家网吧,说:“走,我们到电脑上去看。” ]H7Mx\  
    zm"g,\.d  
    “你等一下。” )Dpt<}}\  
    PdBhX  
    张清兆说完,钻进车里,把那张出生卡拿了出来,上面有那个婴儿的出生照。 c)fp;^  
    65 AOFH  
    走进网吧,郭首义把光盘塞进电脑,不太熟练地操作着鼠标。张清兆坐在他旁边,手里拿着那个婴儿的出生卡,双眼紧紧盯着显示屏。 #C +0m`   
    ^WeT3b q  
    冷学文的出生照一点点显现出来…… F/!C=nS  
    4yknX% [  
    张清兆的身上“刷”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Y`M.hYBXk  
    .D7\Hao  
    两张照片一模一样! Db2G)63  
    r p _G.C  
    只是一张旧,是黑白的,是三十一年前拍的;一张新,是彩色的,是几天前拍的。 '8}\! i&  
    "['YMhu_  
    两个婴儿都躺在婴儿秤上,手腕系着白布条,肚脐焦黑。他们的长相一样,哭的表情一样,伸臂蹬腿的姿势都一样! /WM : Bj   
    / {A]('t  
    不同的只有:张清兆手中的照片上有一盆黄色的塑料郁金香,衬托着几片阔大的绿叶子,而冷学文的出生照上没有。 `E}2|9  
    eqLETo@} *  
    还有,婴儿秤旁边日历上的年月日不同。 K<V(h#(.@  
    `pLp+#1 `R  
    除了一些极细微的差别,电脑上的婴儿和张清兆手中照片上的婴儿简直就是一个人! N`#v"f<~Q  
    Qi[T!1  
    郭首义也看呆了。 E6n;_{Se/S  
    L*FnFRhU  
    他什么都没说,又默默打开了光盘里的另一张图。 +[z(N  
     gs9f2t  
    这张图是出生卡的背面,是一些文字记录。 n)pBK>+  
    5ptbz<Xv  
    张清兆跟着翻过手中的出生卡,进行对照。 a z`5{hK  
    d}ue/hdw  
    他家小孩的出生卡: au0)yg*V1  
    6W#M[0  
    婴儿出生地点:市第二医院 LUw0MW(Moi  
    n#bC ,  
    床号:14 BEifUgCh  
    J?u@' "u  
    母亲姓名:王涓  工作单位:(空) !W .ooy5(  
    Ba6''?;G  
    父亲姓名:张清兆  工作单位:(空) I tp7X  
    LIirOf~e;!  
    婴儿出生时间:公历1998年6月21日11时45分 Fl<BCJY  
    g}P.ksM  
    性别:男 )TBBYCL3  
    ~t.*B& A  
    属相:虎 D CcM~  
    3?.3Z!H/  
    体重:3600g al(t-3`<  
    :,]V 03  
    身长:58cm H YZ94[Ti  
    wFnIM2a,  
    健康状况:良好 E&_q"jJRi  
    H'_v  
    医生姓名:黄桐  &e%eIz  
    K @h9 4Ni6  
    护士姓名:逄丽伟 o+% ($p  
    "">{8  
    那个教师的出生卡: xO0}A1t Wd  
    87p tab@  
    婴儿出生地点:市妇幼保健医院 pm>$'z!.):  
    s*9lYk0  
    病房:4 3'xmq  
    E(miQ   
    母亲姓名:姜钟琴 n>L24rL  
    z`2Ais@ao  
    父亲姓名:李凤凯 3( o~|%  
    ,wB)hp  
    婴儿出生时间:公历1967年8月29日11时45分 v%4zP%4Ak[  
    ,#8H9<O9t  
    农历七月二十四日 q!w hWA  
    CJf4b:SY@  
    丁未年 戊申月 乙丑日 .,&6 x.  
    k!ac_}&NNv  
    性别:男 <I.{meDg  
    C3-I5q(V]  
    属相:羊 ku^0bq}BrH  
    oG' 'my#3  
    体重:3600g #waK^B)<a  
    L]3gHq  
    身长:58cm ^k4 n  
    X,ok3c4X  
    健康状况:良好 %)PQomn?  
    w_9[y  
    医生姓名:唐峥嵘 mcLxX'c6<h  
    t2#zQ[~X!  
    护士姓名:张红 {14sI*b16  
    c Owa^;  
    两个婴儿的出生时间分毫不差! h.d-a/  
    m-Q!V+XQp  
    两个婴儿的体重分毫不差! {AUhF}O  
    cH%qoHgx  
    两个婴儿的身长分毫不差! y (@j;Q3(r  
    {9:[nqX  
    更奇怪的是,他们留下的足印也一模一样! {w:*t)@j  
    $WmB __  
    郭首义把光盘抽出来,愣了一会儿,终于转过头,看着张清兆的眼睛说:“都说,今生的亲人是前世的冤家,可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轮回的,好好待他吧。” &O8vI ,M  
    a7$-gW"Z(,  
    张清兆忐忑不安地说:“不,不是这么回事……” K/WnK:LU  
    V /i~IG`h/  
    郭首义说:“你就敢说,你老婆不是你前世的仇人?” ?{=& Ro  
    ;ctPe[5  
    “我觉得这个小孩的出现并不是轮回!” VT ikLuH  
    #su R[K*S  
    “什么意思?” OQnb^fabY  
    ?k+>~k{}a  
    “他并不是投胎再生,他还是个鬼魂!他的眼睛告诉我,他是来索我命的!” zaG1  
    4Bk9d \z  
    停了停,郭首义说:“那你想怎么办?” dQJ)0!B  
    P; 9{;  
    张清兆呆呆地说:“……我要扔了他!”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29 | 贵州 7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第二部分 Okd7ua-f  
    争 吵(1) ,mE}#cyY  
    zm=|#f  
    张清兆回到家的时候,母亲、老婆还有那个婴儿都睡了——鬼知道他有没有睡。 4FJA+  
    张清兆进了家门,就感到了一股阴森森的鬼气。 O|&SL03Z8  
    ua%j}%G(  
    他打开卧室的门,轻轻叫了声:“王涓——” cx*$GaMk  
    XWUi_{zn  
    王涓醒过来,迷迷糊糊地说:“你才回来呀!” VP6_}9:9   
    En YEAjX  
    张清兆说:“孩子没什么事吧?” ZtOv'nTD  
    6=jL2cqx  
    “没事,刚刚拉了一次屎,睡了。你也睡吧。” d@+u&xrd  
    [LKzH!  
    “……王涓,你出来一下。” fvZ[eJ  
    }ykc AK3U  
    “干什么?” v=?/c-J*  
    /3qKsv#  
    “我跟你说点事。” L?b;TjLe  
    u'Z^|IVfo  
    王涓磨蹭了半天,才披着衣服走出来。 E#c9n%E\sz  
    v)LSH;<  
    张清兆把她领到厨房,关上门,然后把最近发生的事都对她说了。 dIk9C|-.  
    :Oi}X7\  
    他讲到了那个道士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提防小人。” gmtS3,  
    ;H"OZRQ  
    他讲到了这个婴儿出生时,飘进产房的那个穿雨衣的身影。 /7K7o8g  
    hj=k[t|g}  
    他讲到了血型的异常。 [.nkNda5)v  
    ,A>cL#Oe  
    他讲到了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出生照片…… 5)p!}hWs  
    &IkHP/  
    听得王涓身子不停地打寒战。 PH=O>a`a_O  
    cEEnR1  
    “不会吧?”她颤颤地说。 L+0O=zJF  
    U sV?}  
    “千真万确,就是这样!本来,你正坐月子,我不想对你说这些,但是我们家现在很危险……” AnQUdU  
    M>@PRb:Oc  
    “你想怎么样?” v8K4u)  
    ,ydn]0SS  
    “把他扔了!” mWH;-F*%  
    b%e7rY2  
    “扔了?”王涓一下尖叫起来。 -m Sf`1l0  
    1K[y)q  
    “他就是小人啊!”张清兆低声说。 ;>jOB>b{h  
    y(jd$GM|  
    “我不信!”像被人打了一闷棍,王涓猛地转过身去。 5} 1qo7;  
    0]l9x}  
    张清兆想了想,说:“至少有一点谁都解释不了——他为什么是AB型血?” dt(Lp_&v  
    &F|Wk,y  
    王涓不说话了。 @ jD#Tn-*  
    nLBi} T  
    “还有,做B超时,医生本来告诉我们是个女孩,可是生下来……” g (V_&Y  
    "I JcKoB  
    王涓转过身,打断了丈夫的话:“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扔掉他!” yb'v*B ]  
    ' g Fewo  
    “那你就等着他害死你吧!”张清兆低声吼起来。 $ Bdxu  
    q%wF=<W  
    “我愿意!” 7dXh,sD  
    ^uIKwql  
    “你怎么……这么固执!” dsA::jR0P6  
    R|dSjEs  
    王涓的身子不停地抖动着,抽抽搭搭哭起来:“我怀这个孩子遭了多少罪!他没在你肚子里,你当然不知道!” kF7`R4Sz  
    'pl){aL`@u  
    张清兆不说什么了,烦躁地来回走动。 >s"kL^  
    1A/l i%  
    这时候,厨房的门被轻轻拉开了。 9Q*zf@w  
    wfc+E9E  
    王涓没有察觉,还在哭。张清兆看到了,紧张地盯着门口。 &?B\(?*  
    y{1|@?ii  
    是母亲。 ~CL^%\K  
    ?u /i8  
    她闪出一张脸,小声说:“深更半夜,你俩吵什么?” 0i65.4sK  
    |p{FSS  
    “没事儿,妈,你睡吧。”张清兆说。他清楚,千万不能让母亲知道他想丢掉这个婴儿,她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9:jZ3U  
    v_Y'o _  
    “王涓刚给你生完孩子,你就惹她生气,你还是不是人?” 3xz{[5<p  
    &-1;3+#w  
    “我们没吵架!”张清兆不耐烦了。 $di 8#O*  
    N/fH%AtM  
    王涓擦了擦眼泪,说:“妈,真的没事儿。” ] 1<O [d  
    &u/T,jy`  
    母亲在黑暗中看着儿子,又说:“王涓要是气坏了身子,落下什么病根,我找你算账!王涓,走,别理他,跟妈睡觉去!” W}U-u{Z  
    vc_ 5!K%[  
    王涓就出去了。 z2QZ;ZjvRS  
    c{u~=24;%#  
    张清兆也走出了厨房,摸黑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H `V3oS~}  
    MMfcY 3#%  
    房子里很静,远处的路上有车声轰隆隆传来。 [J|)DUjt  
    \&p MF  
    张清兆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 |RQ )  
    0UmKS\P  
    那些夜行的车辆里,有一部分是出租车…… # Pulbk8  
    K`nI$l7hg  
    那些和自己一样的出租车司机,在这沉沉的黑夜里,一个人孤寂地驾着车,行驶在马路上…… M[ (mH(j  
    $C UmRi{T  
    他们一边听着午夜电台节目一边四下张望,盼望有人伸手拦车…… G"= tQ$ZU  
    HV`{YuP  
    今夜,他们会遇到什么事? C^S?W=1=w  
    mAFqA  
    会不会有人因为疲劳过度,把一个横穿马路的人撞飞,从此再也看不到这个人的脸?会不会有人因为喝多了酒,翻下松花江大桥,转眼就变成一团模糊的血肉?会不会又有一个穿雨衣的人踽踽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 h94SLj]  
    #dDsI]E )  
    收音机里播过,全国一年有十万人死于交通事故,那么,这个世上有多少个婴儿前世是死在车轮下的冤鬼? xa`&/W >  
    争 吵(2) n*^g^gp  
    h'<}N  
    张清兆对这个婴儿一直很冷漠,他极少到襁褓前看他一眼。 J p .Sow  
    王涓的奶水本来很好,自从那天夜里张清兆和她为扔不扔掉这个婴儿吵了一架之后,她的奶水突然干涸了。 *$x/(!UE  
    ,~FyC_%*  
    于是,只有给婴儿冲奶粉喝。 ]nN']?{7PW  
    )1O *~%  
    这些事都是母亲做的,每天夜里她都要爬起来两次。 fcb:LPk;  
    h[3N/yP  
    而张清兆没有给这个婴儿洗过一次尿片子。 a=k+:=%y  
    3S:}fPR  
    一次, 母亲愤愤地对儿子说:“你对雨生一点都不亲!” -:m;ePK  
    '/SMqmi  
    接着她就唠叨起来:“你小时候,我和你爸是怎么对你的?那是顶在头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LLg ']9  
    5JDqS z{  
    张清兆从不辩解。每次母亲一唠叨,他就立即出门。 :D-d`OyjG>  
     :q;vZ6Xd  
    他无法对这个婴儿亲近起来。他知道,他就是那个姓冷的教师。 o&g=Z4jj<  
    (G} *ho  
    这个为数极少的体内流淌着AB型血的人!这个性格让所有人都捉摸不透的人! dI-=0v-|  
    6=90 wu3  
    王涓和张清兆的感情似乎越来越疏远了。 @= 6}w_  
    %H~q3|z  
    她很少跟张清兆说话,只是一声不响地照顾着那个丑巴巴的婴儿。 9Q^>.^~^  
    kxhvy,t  
    一天,张清兆不小心把暖水瓶踢碎了。要是换了过去,王涓肯定要大声叫嚷一通,这次,她却没说什么,走过来弯腰收拾起碎片,然后淡淡地说:“晚上你回来再买一个。” eek5Xm  
    D._q'v<  
    由于天天夜里都要冲奶粉,所以暖水瓶必不可少。 #_QvnQ?I  
    so8isDC'9  
    那天,张清兆偏偏把这件事忘了。 Xl2Fgg}#  
    u\ytiGO*  
    晚上,他回到家,王涓看了看他的双手,问:“暖瓶呢?” /o.wCy,J<  
    IpoZ6DB$  
    “我忘了。” 7X2g"2\Wm  
    e8a_)TU?  
    王涓的脾气一下就爆发出来:“你根本就没把我们娘俩放在眼里!” v~?d7p {  
    9|D!&=8   
    张清兆说:“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我再出去一趟买回来不就完了!” H"WkyvqXb  
    gJ+MoAM"  
    王涓的嗓门更大了:“不买了!把这个孩子饿死算了!” 62PtR`b >  
    mF%>pj&b  
    张清兆不说话了,坐在沙发上喘粗气。 TixH Ehw  
    R KFz6t  
    那个婴儿躺在卧室里,静静的,好像聆听着什么。 >O&(G0!N+}  
    y{uRh>l  
    母亲走过来,小声说:“清兆,瞧你这记性……” oA(jtX[(  
    z;zy k  
    王涓一边摔东西一边又叫道:“我知道,你不仅仅是讨厌这个孩子,也讨厌我!” >5% o9$|z  
    _SY<(2s]B  
    母亲打圆场说:“得了,王涓,你别生气了,我去买。” m >x.4aO1  
    nC$f0r"z  
    说完,母亲就出去了。 _ "&b%!  
    T6=c9f?7  
    王涓呜呜地哭起来:“你为什么要扔掉他?你是怀疑我!你一直都在对我编故事!告诉你,我没做过亏心事,你爱怎么怀疑就怎么怀疑!” $ii/Q:w T"  
    .2q7X{4=  
    她一边说一边“噔噔噔”地冲进卧室,粗暴地把那个婴儿抱出来,送到张清兆面前:“你把他扔了吧,我不拦你!扔啊!” ()6(eRGJ  
    1&ukKy,[  
    说完,她把婴儿“啪”地放在了沙发上。 jutEb@nog  
    oTS*k: C'  
    张清兆转脸看了他一眼。他瞪大眼睛,看看张清兆,又看看王涓,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EdlU}LU  
    *IG} /O.VT  
    张清兆从他的哭声中听出了一种伪装——这是一个大人的哭声! *v 1hMk  
    KC9_H>  
    他霍地站起身,径直朝外走去。 bCHJLtDQ  
    "#\\p~D/<  
    “你回来!”王涓喊道。 9dn~nnd'n  
    R".~{6  
    他不理她。 T}d% XMXq  
    {Z%4Pg  
    “你要是走,就永远也别回来!” P>n}\"z4  
    -X BD WV  
    张清兆“啪”地摔上了门。 t 1"-3afe  
    3pg_`  
    他离开家,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公共电话前,给孟常打传呼。 M9so3L<N0  
    6?8x[l*5M  
    大约过了十分钟,孟常回了电话。 (jhDO7  
    >F7v'-*{  
    “什么事儿?” bDK%vx!_  
    Y6<"_  
    “孟常,我问你,O型血的人跟什么血型的人能生出AB型血的小孩?” <;)qyP  
    wX?< o  
    孟常想了想,坚定地说:“跟什么血型的人都不能。” lO)-QE+  
    ; <^t)8E  
    “真的吗?” nG B jxhl  
    bSbUf%LKt  
    “废话,这是科学定论!” &v}c3wL]  
    y*6-?@  
    张清兆连一句再见都没说,就挂了电话。 BZUA/;Hz &  
    LA\)B"{J  
    这时候,他宁愿这个小孩是王涓跟另一个男人生的了,却不是这样,孟常告诉他——O型血的人跟任何血型的人都生不出一个AB型血的人! RlW7l1h&  
    cwK+{*ZH/  
    可是,这个婴儿却千真万确是王涓生的! <Oyxzs  
    争 吵(3) heF<UMI  
    PNn- @=%  
    第二天吃过早饭,趁母亲下楼买菜,张清兆把王涓拉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对她说:“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相信我!” h~ F`[G/'  
    王涓表情淡漠,根本不想听。 v<2B^(i}VB  
    !uno!wUIYd  
    “你和什么血型的人都不可能生下AB型血的孩子。” 74hQ?Atw:  
    vW\|% @hW,  
    王涓冷笑了一下,说:“你的意思是这孩子是别人生的?” ~582'-=+  
    Aj2 2t   
    “反正他肯定有问题。” |B0.*te6  
    N%2UL&w#B  
    王涓逼视着他的眼睛,问:“你还想扔掉他?” kOe~0xoT@u  
    4cO||OsMU  
    “不扔掉的话,咱家肯定得出大事!” ItoSORVV  
    oc2aE:>X  
    说到这里,张清兆轻轻搂住了王涓,小声说:“咱们偷偷把他放到医院里,他死不了,很快就会有人把他抱走的,说不定,抱走他的人还是个大老板呢。” mndUQN_Gb  
    J)l]<##  
    王涓站起身,说:“你不要再这样神神叨叨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扔掉他,你死了这条心吧!他是我的孩子!” o adlyqlw#  
    \bh3&Z'.  
    说完,她走进卧室,“砰”地反锁了门。 35Jno<TP'  
    ZSuMQ32  
    这个家变得沉闷起来。 3I_"vk  
    + R)x5  
    母亲隐约察觉到了儿子和儿媳之间矛盾的症结,她再也不当着王涓的面说张清兆对孩子不好了。 K/~+bq# +  
    n u[ML  
    她怕两口子吵架,争抢着干活,尽量不让王涓动手,偶尔说点什么,一听就是在调节气氛。 .m,_N@,  
    Lv;^My  
    一家人都不再提孩子的话题了。 D9=KXo^  
    EzM ?Nft  
    一家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l'-Bu(  
    !}#8)?p  
    这天夜里,张清兆又迷迷糊糊地开着他的夏利车走在路上了,四周像阴曹地府一样黑暗无边。 !Y0Vid  
    d9f C<Tp  
    他好像要把雨生送回医院去。 UT~4x|b:O  
    7hD>As7`/  
    雨生坐在后座上,悄无声息。 ]___M  
    VK\X&Y3l  
    张清兆一直感到脊梁骨凉森森的,但是他不敢回头看他一眼。 P6 '1. R  
    Db}j?ik/  
    路两旁是树林,深深的,那些树很繁茂,挡住了楼房,或者后面根本就没有楼房。他偶尔发现,树林里好像有一些影子,不知是人是物,影影绰绰,木木地直立着。 |PCm01NU!  
    `_Zg3_K.dS  
    他眯起眼睛,使劲看。 TVtvuvQ2K  
    b5dD/-Vj  
    当他终于看清楚之后,头一下就大了——树林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他们的面部惨白,都是石膏做的脸! T9 E+\D  
    ~OYiq}g  
    十万人? Hh3X \  
    Wa>}wA=v  
    一百万人? h ohfE3rd  
    2. NN8PPD"  
    他惊恐地收回目光,就看到了前面的王家十字。 I;,77PxD  
    ^,lIK+#Elz  
    他去医院本来不路过这里的,不知怎么就跑来了。 Gt8M&S-;  
    DD+7V@  
    他猛轰油门,发疯地冲过去。 )` SrfGp8  
    xk9%F?)  
    刚刚开过十字路口,他就听见那个婴儿在后座上尖厉地叫了一声:“你开过了!——” e-})6)XgA  
    y;m|  
    他一下醒过来。 1SQ3-WU s  
    4@+`q *  
    丢 弃 ^2:p|:Bz!l  
    RN1y^`  
    这天下午,母亲带王涓到街里看中医,想开几服催奶药。 ]? c B:}  
    张清兆留在家里看小孩。 ?> 9/#Nv  
    40ZB;j$l  
    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下张清兆和这个婴儿了。他没有哭,好像在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 \`x'g)z(i  
    } 4^UVdz  
    天阴沉着,看来还要下雨。 k$/].P*!  
    &Gl&m@-j  
    松花江的水已经暴涨,。。。正在前线抗洪。 4v$AM8/o  
    o~ed0>D-LS  
    张清兆走上前,在昏黄的天光里,静静地注视这个婴儿。 'z:p8"h}  
    zq&lxySa  
    他的头发和眉毛依然稀少,黄黄的,软软的,而且疏密不均。 ^DOcw@Z6HC  
    :SGQ4@BV  
    他脸上的干皮褪尽了,肤色红赤赤的。 Wi<Fkzj  
    =\.|'  
    那块不吉利的黑胎记,依然压在他的左眼上。 5**xU+&  
    ZWH`s  
    他的两只眼珠躲在厚厚的眼泡里,定定地看着张清兆…… :C5N(x  
    $9/r*@bu8d  
    张清兆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小声说:“你回去吧。” 6gXc-}dp  
    t$J-6dW  
    婴儿看着他。 5h&8!!$[  
    dj#<,e\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呢?” N*#SY$!y  
    (`&g  
    婴儿依然看着他。 Rs dACP   
    Kf*+Ilq%L  
    “走吧,我求求你!”张清兆又说。 ji "*=i  
    \K=Jd#9c  
    婴儿还是看着他。 CzgLgh;:T  
    E4P P& '  
    停了停,张清兆冷不丁问道:“你姓冷,对吗?” ^;'3(m=  
    icq!^5BzL  
    婴儿突然笑了。 3h:"-{MW.  
    Lh0qB)>  
    张清兆哆嗦了一下。 f(Vr&X  
    =Q#} ,T  
    这是他出生的第十九天。 ZPrL)']  
    ,+0#.N s$  
    在此之前,张清兆从母亲和王涓口中得知,这个小孩还一次都没有笑过。 c{YBCWA  
    _wMc7`6F  
    这是他第一次笑,笑得极具深意。 4bV&U=  
    b`?$;5  
    张清兆扔掉他的决心更坚定了! yV;_]_EO  
    tOQ2947zk  
    他后退几步,来到客厅,找出一张纸,铺在桌子上,然后在上面端端正正地写上了这样一行字: m Mp(  
    ! bf8 r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十一时四十五分出生。 b FV+|0  
    0A]+9@W;  
    他带王涓检查身体的时候,在医院见过一次弃婴。 {jnfe}]  
    <a=, {O  
    那个小孩的襁褓里留着父母写的一张纸条,说那个小孩有先天性心脏病,他们没那么多钱给他医治,只好丢弃,希望有条件的人能够收养他…… s{QS2G$5  
    u 2)#Ml  
    纸条的背面是那个孩子的出生时辰。 S,I|8 YE  
    p\>im+0oh  
    张清兆拿起写好的纸条看了看,忽然想到,医院也许有这个婴儿的出生记录,而今年六月二十一日十一时四十五分出生的孩子,估计全市只有这一个,公安局能不能根据这个出生时辰查出这个小孩是他扔的呢? >~+'V.CNW  
    APne!  
    想到这儿,他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马桶,冲走了——他要消除这个婴儿被送回来的所有可能性。 JP s R7f  
    IY* ~df  
    接着,他回到卧室,把婴儿包起来,用被角盖住他的脸——主要是盖住他的眼睛。然后,他下了楼,钻进夏利车。 5.]eF$x2  
    l.Psh7B2  
    他把婴儿放在了后座上,在边缘处垫高,使他不至于滚落下来,然后慢慢把车开动了。 o%~PWA*Qp  
    $ts%SDM  
    他向第二医院驶去。 b* AL,n?  
    ! u4'1jd[d  
    在路上,他一直在想,一会儿母亲和王涓回来,他该怎么跟她们说。 lZ\8$,B)  
    - Q3jK)1  
    他想来想去,只能这样说——他跑到楼下的小卖部买烟,没锁门,跑回来就发现这个婴儿不见了。  TA;r  
    2@7f^be  
    王涓肯定不信。 ,uz+/K%OA5  
    H J5 Ktt  
    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他就一口咬定婴儿是自己丢的。 j&6O 1  
    [\i0@  
    天上又打雷了,雨“哗哗哗”地落下来。 |:qaF  
    s,z$Vt"h*K  
    张清兆回头看了那个婴儿一眼。 zY11.!2  
    mBAI";L3  
    他被包在那个很小的襁褓里,没有一点声息。 .8.4!6~@  
    jRn5)u  
    张清兆的心忽然有些酸。 AiF'*!1  
    Xa,d"R~  
    但是,他很快战胜了这种情绪,把车速加快了。 4J~ZZ  
    wI0NotC  
    到了第二医院,他抱着婴儿鬼鬼祟祟地走向产科。 v47S9Vm+  
    -22]|$f  
    今天产科的人很多,所有的女人都大腹便便的。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急匆匆地穿梭着。 B2kKEMdGg  
    23(j<  
    张清兆抱着婴儿来到那几个病房前,偷偷朝里看。 [^D~T  
    swTur  
    有一个病房的门开着,但是里面没有人。床上放着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柜子上有一篮水果。 K*/X{3J;  
    NZQl#ZJH:  
    这个病人一定是上厕所了。 E9bc pup  
    }o:sU^Pwa  
    张清兆的心狂跳起来——今天,只要把这个婴儿脱手,噩梦就永远结束了…… DhN<e7c`  
    9](RZ6A+o  
    突然,有人在背后说:“你看什么呢?” gm =LM=  
    a LJ d1Q  
    他抖了一下,回过头,看见是一个戴口罩的护士。 @|<qTci  
    6mV^a kapv  
    他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找黄大夫。” czT]X F  
    J$i.^|hE/  
    “哪个黄大夫?” #~[{*[B+  
    |z? c>.  
    “黄桐。” {43 J'WsJ  
    a"^rOiXR{  
    “她调走了。” Hz j%G>  
    f<M!L> +M6  
    “噢……谢谢。” ydMSL25<+  
    yw >Frb5p  
    护士说完,就走过去了。 - PTfsQk  
    qWD(rq+9  
    张清兆前后看看,走廊里再没有人了,他快步走进病房,把怀中的婴儿朝床上一放,转身就朝外走。 Z=oGyA  
    (*9-F a  
    他刚走到门口,窗外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他蓦地停住了脚。 73JrK_h  
    A2SDEVU  
    他慢慢转过身,走到床前,轻轻掀开被子,想最后看这个婴儿一眼。 zbjV>5  
    k; >Vh'=X  
    他在深深的襁褓中静静看着张清兆,没有任何表情。 bnJ4Edy  
    &@=W+A=c~  
    张清兆盖上了被子,快步走了出去。 g.\%jDM  
    O=6[/oc '  
    楼道里,有个丈夫扶着妻子上厕所。那个妻子佝偻着腰,一步一哎哟,肯定是剖腹产。 [&kz4_  
    ]CPF7Hf  
    张清兆低下头,匆匆走过去。 eD7qc1*G  
    F x^X(!)~]  
    他一直没听到那个婴儿的哭声。 VfUHqdg-  
    .R l7,1\  
    Ubgn^+AI  
    h& 4#5{=  
    哭 声 nX7F<k4G2  
    Xmmj.ZUr  
    张清兆回到家,打开门,母亲和王涓已经回来了。 <e 9d5-2  
    他愣了一下,显得很不自然。 l=P)$O|=w  
    ;>ml@@Z  
    王涓警觉地看了看他,问道:“孩子呢?” T"H"m4{'  
    R!"`Po  
    “我正在找呢!刚才我跑下楼去买烟,回来他就不见了!” XkUwO ]  
    $rQ7"w J  
    母亲一下就跌坐在沙发上。 4!ZT_q  
    +:aNgO#e8  
    王涓盯着他,眼泪“刷刷”淌下来,她一字一顿地说:“你把他扔到哪儿了?” 2Gj)fMK38  
    7NOF^/nU  
    “我没扔!” M|@@ LJ'  
    x<w-j[{k_K  
    王涓又问了一句:“你把他扔到哪儿了?” Wzff p}V  
    4kV$JV.l  
    “我真的没扔!” Xyz/CZPi  
    f4 +P2j  
    王涓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你把他扔到哪儿了!” BXz g33  
    \SYeDy  
    “我说没扔就没扔!” 6Tm7|2R  
    T5:xia>8O  
    母亲手足无措地看看儿媳,又看看儿子,颤巍巍地说:“得得得,都别吵,马上找!” CqU^bVs  
    "%_T7 A ![  
    张清兆猛地转身,大步走出去了,似乎很冤屈,很生气,很焦急。 hC]:+.Q+  
    3m$Qd#|  
    王涓和母亲也紧跟着跑了出来。 pXA |'U5]  
    hVd_1|/X  
    天色有点黑了。平时,总有一些邻居聚在楼下打牌,今天却不见一个人。 {*  w _*  
    s<3M_mt  
    母亲对张清兆说:“你朝那边找,我们朝这边找!” 3Jj&wHp]  
    X7tBpyi  
    说完,她们就朝东跑去了,张清兆一个人朝西走。 g!cW`B'  
    L2%D$!9  
    他对自己说:这一关肯定要过的,必须挺住。 2a 7"~z~  
    T?tZ?!6  
    回过头,已经看不到母亲和王涓的身影了,他就在一个石凳上坐下来,忽然想到:也许,产科的那个病房里,这时候只剩下了一个空被子,那个婴儿已经不见了。 {V8uk $  
    e ]{=#  
    他不是被人抱走的,而是自己爬起来溜掉的。 OE_V6 Er  
    8u1?\ SYnb  
    接下来,他会去哪里呢? vw-y:,5`t8  
    /R>YDout}  
    产房?去代替另一个即将出生的婴儿? g*w}m>O  
    -av=5hm  
    王家十字? ~Qf\DTM&  
    J-5kvQi8  
    火葬场? E*s _Y  
    DUg[L  
    他坐了大约十几分钟,忽然听到了王涓和母亲的脚步声,她们好像回来了。 /wkrfYRs  
    sI{?4k  
    他急忙站起身,回到了楼下。 Q9; VSF)  
    /Kd'!lMuz  
    王涓脸色苍白,失魂落魄,仇恨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走上楼梯。 Oh,Xjel  
    (CAkzgTfc  
    母亲走到儿子跟前,严厉地问:“你个小畜生,到底把雨生弄到哪儿去了?” lwjA07 i  
    pOj8-rr  
    张清兆烦躁地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下楼买烟,回来他就不见了!” $I<\Yuy-M9  
    [@]i_L[  
    母亲心急如焚地说:“进屋赶快报警!” K@{R?j/+  
    1)f <  
    张清兆在楼梯上追上王涓,轻声说:“涓,你相信我,这个孩子不属于我们,别想他了。我们再生一个,生一个我们自己的孩子!” AKS. XW  
    ' t^ r2N/  
    王涓猛地转过头来,双眼已经哭得通红,她愤怒地说:“你滚!” {9~3y2:  
    d-I=xpB  
    张清兆只好住口。 V! .I>  
    w; :{  
    他知道,现在王涓正在气头上,最好不要惹她,等她消消气再说。 Seq ^o=  
    ^vI`#}?  
    尽管这一关不好过,但是他的心里十分轻松——终于把这个穿雨衣的恶鬼扔掉了! LfvRH?<W  
    SOS|3q_`  
    他跟在她身后,默默地上楼。 k40`,;}9  
    ^[q/w<_j~  
    楼道里的灯很暗,楼梯的边沿已经破损。 iq5-eJmq  
    P[H 4Yp  
    外面的雷声隐隐响起来,雨好像已经下来了。 Mp@dts/|  
    v/,,z+%-  
    他家在三楼。 \CYKj_c  
    5$*=;ls>J  
    到了家门口,他看见门半开着。一定是王涓和母亲出来时太着急了,忘了锁门。 nMBF/75  
    1CS\1[E  
    房间里传出一阵哭声,很细弱,很委屈。 W O'nW  
    caL \ d  
    他像被电击了似的哆嗦了一下,一步就跨到王涓前面,冲进了家门。 p,3}A( >  
    ,be$ ~7qS  
    哭声是从卧室里传出来的。 OeY+Yt0  
    ^+Stvj:N  
    他跑过去推开卧室的门,一眼就看到那个婴儿的襁褓又出现在了床上,在靠墙的那一端——那是他生下来一直躺着的地方。 k[;(@e@c  
    Z)H9D(Za  
    他惊呆了。  9/R<,  
    wMru9zyI  
    王涓和母亲也跑了进来。 Xw[|$#QKM  
    5qx$=6PT  
    王涓推开他,扑过去就把那个啼哭的婴儿抱了起来,紧紧搂在怀里,好像生怕谁抢去一样。 !aub@wH3  
    ;NeN2|I]  
    母亲又惊又喜,瞪大眼睛说:“回来了!雨生回来了!” 1 3 e @  
    pJ 7="n  
    张清兆一言不发,紧紧盯着那个婴儿的眼睛。 EzDQoN7Em  
    k+FiW3-  
    那双眼睛一直紧闭着,似乎专门在对着王涓哭。 EZvf\s>LT  
    IJt8 * cw  
    张清兆没看见他的眼泪。 HQO z   
    9 L^:N)-  
    他觉得这是一场噩梦。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30 | 贵州 8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死 囚 :-x F=Y(;  
    j(Tt-a("z  
    外面黑得像扣了一口锅。 4zyy   
    雨停了,房子里有一股又冷又腥的雨气。 4u;db_gX  
    SWujj,-[  
    张清兆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 " $5J7  
    eJ0PSW/4l  
    现在,他更加确定这个婴儿不是人了。 Z2d,J>-  
    .Y.\D\>~  
    现在,他的老婆就把这个不是人的东西搂在怀里,香甜地睡着…… XjpFJ#T*$A  
    xmz83Ll9  
    睡前,母亲和王涓一直在猜测这是怎么回事。 <6k5nEh  
    z38&7+  
    她们认为,可能是哪个邻居来串门,发现家里没人,就开了个玩笑,把雨生抱回了家,过了一阵子,又把他悄悄送了回来…… OF^v;4u  
    e2|2$|  
    张清兆一直没有说话。 -E1b5i;f  
    ON~jt[  
    她们都不知道,张清兆把他扔到了医院里,可是,他自己又回来了! 9(k5Irv"'h  
    H)S&sx#q]  
    张清兆忽然觉得自己很笨。 HgJ:Rf]  
    3# G;uWN-  
    他曾经想到,这个婴儿被丢弃之后,也许会自己爬起来,爬进产房,爬到王家十字,爬进火葬场…… D4%5T>^LW[  
    0,*clvH\;  
    为什么没想到他会再次爬回家呢? v[VUX69  
    "2HSb5b"`  
    张清兆突然萌生了一个恶毒的念头:今夜,把这个诡怪的东西杀死!趁着母亲和王涓熟睡,轻手轻脚溜进卧室,掐断他的脖子…… w7NJ~iy  
    )3g7dtq}  
    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TB4w2?=  
    N=hr%{} c  
    杀了他的结果是什么呢? &U\Xy+  
    t]1j4S"pm  
    他将背上杀死亲生儿子的恶名,而且将被戴上手铐和脚镣,押赴法场。 $P#Cf&R  
    !{5jP|vo  
    那时候,全城的人都会站在大街上围观,一睹他的尊容。他们将永远记住他的名字。 Ygg(qB1q  
    Lr\(7r  
    法场的草很高,郁郁葱葱,那是死囚犯的血滋润的。 |pMP-  
    G\k&s F  
    他的裤腿系着,那是怕他的屎尿流出来。 ~mah.8G  
    Zg4wd/y?  
    法警把他放在草丛上,他双膝软软地跪下了。 k`[>B k%b  
    (o{x*';i4  
    他看见几只蚂蚁在草丛中忙忙碌碌地搬食,其中有两只还打了起来。 &n83 >Q  
    m%"=sX7/9  
    枪响了,一颗子弹射进他的脑袋,他“扑通”一声栽到草丛里,那些蚂蚁惊惶四散…… *?Wr^T  
    &js$qgY  
    接着,他就会被抬走。 XJS^{=/  
    F<2gM#jLB  
    接着,他就会被送到火葬场,推进那个冷森森的停尸房…… f!GFRMM1  
    7(LB}  
    有活人走进来的时候,那个房子一片死寂。活人都离开之后,天黑了,那个停尸房里就有各种各样的响声了。 -&v0JvTJ9j  
    G(hnrRxn  
    半夜时,他旁边那几张尸床上的白布都慢悠悠地掀开了,上面的死尸一个个坐起来…… "oR%0pU*  
    gG(9 &}@(  
    他们都穿着灰色的雨衣。 BBl9<ne$  
    "(\]-%:7  
    他们都是白惨惨的石膏脸。 :%zAX  
    UX ?S#:h  
    他们的手里都捏着一沓钞票,一个劲儿地朝着他笑…… 7zXX& S  
    hBW,J$B  
    张清兆不敢再想下去了。 F @Wb<+0  
    P;p20+  
    他丧失了所有的勇气。 =G1 5 eZW  
    mS-{AK  
    他躺在床上,身体一动不动,大脑一动不动,就像在等死。  'v&f  
    }& e#b]&:*  
    巴望村 C;eM:v0A[  
    ]}N&I_ mU  
    第二天早晨,天还阴着。 ?C|b>wM/  
    这种天气让张清兆感到惧怕。 #xUX1(  
    ?q^o|Y/  
    他起了床,显得烦躁不安。 r7Vt,{4/  
    to2; . ~X  
    吃早饭的时候,他突然说:“妈,今天我把你们送回去吧。” LtIR)EtB]  
    q=I8W}Z i  
    “回哪儿?” nt 9LBea  
    M~rN17S  
    “巴望村。” kM:Z(Z7$  
    0oNNEC  
    母亲愣了愣,说:“为什么?” CpE LLA<  
    ftb .CPWI  
    他说:“农村的空气新鲜,有利于小孩的健康。” c-`'`L^J  
    XRl!~Y|  
    停了停,他又说:“这房子也太挤了。” <r>1W~bp.q  
    '?Jz8iu-  
    母亲说:“等到满月呗!” 3wYhDxY1  
    M?S&@\}c  
    今天是这个婴儿出生的第二十二天。 /;X+<Wj  
    )MWbZAI  
    王涓突然说:“妈,我们今天就回去。” 20,}T)}Tm  
    R:5uZAx  
    没等母亲说什么,她已经放下碗筷,站起身,静静地去收拾东西了。  vWH)W?2  
    'Q dDXw5o  
    张清兆拉着母亲、老婆和那个襁褓中的婴儿,离开城区,朝巴望村驶去。 &SW~4{n:  
    xFScj0Y  
    从滨市到巴望村,尽管只有五十里,但是不好走,有一段是沙土公路。 \~)573'  
    S-/ #3  
    说来奇怪,这个婴儿出了城就开始哭,平时很少有这种情况。 KFs` u6  
    aXJe"IT.u  
    王涓抱着他,低声哄着。 #`fT%'T!  
    sR 9F:  
    母亲在一旁又着急又心疼,她把孩子接过去哄了一阵子,他还是哭闹不止,最后王涓又把他抱过去…… O+8`.  
    `l+SJLyJ%  
    就在他的哭声中,雨下来了,是那种绵绵细雨,两旁的庄稼和树木变得更绿更鲜。 "XY?v8*c  
    _Nn!SE   
    天色昏黄,令人压抑。 uf^:3{1  
    YzZF^q^I  
    张清兆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cBI )?  
    MP,*W}@  
    应该说,他和这个婴儿没有任何感情,但是,他毕竟是他的父亲,现在,他甚至还没有准确地记住他的长相,就要把他送走了。 OVyy}1Hx  
    QP B"E W  
    一只乌鸦从车前低低地飞过,差点撞在风挡玻璃上。 m=MT`-:  
    I{zE73  
    他一惊,刚想刹车,那乌鸦已经飞过去了。 5G!U'.gr  
    RC(D=6+[C  
    他突然有一种预感:这个婴儿活不长。 n6 G&^Oj  
    ^,K.)s  
    为什么会有这种预感? z,|%? 1  
    %-/:ps  
    难道是乌鸦带给他的? [\9(@Bx  
    iwJ-<v_:h  
    他莫名其妙。 W<91m*  
    `U_>{p&x  
    按理说,这个婴儿生下来之后没有任何器质上的疾病,吃喝拉撒睡都正常,可是,他一想起他那张丑巴巴的脸和那双黑黑的眼睛,就感到他必定短命。 jL+}F/~r  
    +N$7=oGC  
    在这个婴儿一刻不停、焦躁不安的哭声中,张清兆忽然又想到一个毛骨悚然的问题: k*3_) S -  
    @\`G & VB  
    这个婴儿会不会自己回来? 3ZL7N$N}7  
    ^xw [d}0 S  
    他马上想到了前些日子的那个梦,马上想到了一个场景: R^M (fC  
    bC4* w O  
    这个婴儿穿着一件小小的雨衣,冒着漫天细雨,快步走在野外的公路上。 8pL>wL &C  
    h}`&]2|]  
    雨衣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看不见他的脸,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但是可以推想到,那定是一副凶相。 h[je_^5  
    fFZ` rPb  
    他走得快极了,快得令人恐怖,像一只凌厉的猫。 oF b mz*  
    v>y8s&/  
    他并不是一直沿着公路走,他走的是直线,公路绕弯,他就跳下公路,从田野里直插过去。 G9'YgW+$7  
    ~b$z\|Y  
    转眼他就钻进了城市…… -4y)qGb*?  
    kJ#[UCqzM  
    现在,张清兆的夏利车已经开进了巴望村。 APQQ:'>N4~  
    B=q)}aWc  
    雨中的屯子没有一个人,几只鸡躲在墙根下瑟瑟地抖。 #zSi/r/=1  
    ek(kY6x:  
    婴儿还在哭,嗓子已经哭哑了。 VeD+U~ d  
    mV**9-"  
    母亲终于忍不住,对张清兆骂起来:“这孩子要是折腾出什么毛病来,我跟你没完!” _Qm7x>NT4  
    75\RG+kQ  
    张清兆不说话,把车停在了家门口。 DG3[^B  
    pQqbZ3]  
    家里只剩下张清兆的父亲了,他耳朵背,很少出门。 :=y0'f V(@  
    h iAxh Y  
    这是老爷子第一次见到刚刚出世的孙子,十分高兴,他把他抱在怀里,一边摇晃一边端详。 :]yg  
    \WcB9  
    这个婴儿的哭声已经很弱,很干。 f?Z|>3.2  
    FW_G\W.  
    母亲进了门就给他冲奶,很快就冲好了。  U7E  
    3B;}j/h2  
    王涓把他抱进里屋,去喂。 3^XVQS***  
    JIMWMk;ot  
    过了好半天,张清兆终于听见他不哭了。 L@nebT;\'  
    |:N>8%@6c  
    天色越来越暗,雨越来越大,远天隐隐有闪电在无声地闪着。 |0kXCq  
    K^aj@2K{  
    母亲到厨房去做饭了,父亲烧火。烧柴的烟味和炒菜的香味从门缝挤进来。 'PpZ/ry$  
    W^k,Pmopy  
    王涓哄睡了孩子,走出来。 uH\w.  
    j=9ze op %  
    她突然说:“从今以后,你一个人留在城里,就自由了。” t.)AggXj#  
    '_ 0  
    张清兆知道她什么意思,说:“你别疑神疑鬼的。” ZdH1nX(Yh3  
    `%=<R-/#7S  
    王涓冷笑一声,到厨房去了。 )7Ixz1I9g  
    Kt6>L5:94  
    张清兆吃完饭,还不到中午,天却阴得好像要黑了似的。 b#a@ rh  
     :gf;}  
    他对父母说:“我得走了。”  %w5[*V  
    Q["t eo]DQ  
    父亲说:“在家住一天吧。” vv+J0f^  
    %4,?kh``D  
    他说:“这车一跑就赚钱,一歇就赔钱。我得回去。” ;^3$kF  
    m@\ZHbq  
    王涓什么都不说,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电视。 fu]N""~  
    c1%rV`)]  
    母亲小声说:“你去看看孩子。” u|fXP)>.  
    ^E,1V5  
    张清兆说:“对,我去看看孩子。” \|= mD}N  
    c-]fKj7  
    他推开里屋的门,一个人轻轻走进去。 ~4#B'Gy[  
    w_-+o^  
    那个襁褓端端正正地摆放在宽大的土炕上,很小很小,孤零零的。那一刻,张清兆的心又软软地动了一下。 uGtV}-t:  
    ^JeMuU  
    他走到襁褓前,朝里面看了看。 pK_?}~  
    kEN#u  
    这个婴儿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直直地看着张清兆。 [[L-j q.'  
    0&w0a P`Y  
    一个炸雷“咔嚓”一声响起来,震得房子都微微颤动了。 XX;6 P  
    0{rx.C7|  
    张清兆急忙收回眼睛,转身走出去。 khX|" d360  
    APBK9ky  
    父亲送他出来。 7Ua7A  
    RXSf,O  
    他上车之前,大声对父亲喊了一句:“小心点这个孩子!要是有什么不正常的事,马上给我打电话!” T_hV%   
    A|RR]CFJ  
    父亲的声音比他还大:“你说什么?” x7ATI[b[  
    泪眼婆娑的女婴 ?Myh 7  
    5w3Fqu>39?  
    回到城里的这天晚上,张清兆的心里空落落的。 kK[duW =6  
    王涓和母亲走了后,这个家陡然显得空旷起来,笼罩着某种诡秘的气氛。 _/x& <,3  
    K8Zt:yP  
    他没有睡在卧室里,继续睡在客厅的长条沙发上。 :YvbU Y  
    "'{OIP  
    他关了灯,一动不动地躺着。 x:-`o_Q*i  
    r*d Q5 _  
    这时他才意识到,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度过漫漫长夜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2A+,. S_!x  
    Beg5[4@  
    除了窗外的雨声,房子里很寂静。 2s%M,Nb  
    mM>|fHGA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隐约听见卧室里有动静,好像是婴儿吮手指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清晰…… "~ stZ.  
    8ZfIh   
    他吓坏了,猛地坐起来。  ?Nql7F4  
    Dj(7'jT  
    那声音又一点点弱了。 W=]",<  
    va2A@U  
    他伸手打开灯,下了地,慢慢走过去,一脚就踢开了卧室的门。 %=y3  
    ] Nipo'N;  
    卧室里,除了一张空床和一个梳妆台,什么都没有。 Gi4dgMVei  
    iDc|9"|Tf3  
    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慢慢关上门,又回到了沙发上,关上了灯。 PGl-2Cr  
    G$uOk?R#5c  
    过了一会儿,他又听见卧室有动静。 0.+eF }'H  
    _k.bGYldk  
    好像是婴儿的哭泣声,弱弱的,在雨声中像一只小猫在呜咽。 utJVuJw:t  
    HKN"$(Q  
    这次张清兆没有动,他全神贯注,静静地聆听。 f<altz_\q  
    pQ(eF0KG  
    那哭声渐渐大了一些,他听出就是那个雨生的哭声:“哇儿!——哇儿!——哇儿!——哇儿!——” ]O=S2Q  
    b_gN?F7_  
    他快崩溃了! S*m`'  
    b];p/V# <  
    他压制着自己不要突然笑起来。 .s !qf!{V`  
    LiF(#OuZ  
    终于,那哭声远了,好像蒙在了厚厚的被子里…… h NCoX*icd  
    VTt{ 0 ~  
    最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有雨声。 f2y:K6$'l*  
    NdW2OUxw"  
    急促的雨声,似乎在预告着什么。 LPNJuz  
    {|kEGq~aE  
    张清兆开始冒冷汗,同时不停地打哆嗦,好像要犯癫痫病一样。 kq SpZoV0'  
    f;nO$h[Qb  
    又过了一阵子,他的神经似乎放松了一些,突然,他感觉脚下好像有声音。 EC4RA'Bg1k  
    ;ss,x  
    他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脑袋一下就炸了! B3lP#ckh  
    k-$5H~(PZ  
    借着窗外的灯光,他影影绰绰看见一个赤身裸体的婴儿,站在脚下的地上。 Y'YvVI  
    PE IUKlX  
    他一下就坐起来,惊叫了一声:“鬼!——” u]W$' MyY  
     ID-Y*  
    “爸爸!” < ] ~FX 25  
    )<?^~"h  
    婴儿哭着叫了一声。 4@b~)av)  
    M x/G^yO9  
    他愣了愣,颤颤地问道:“你是谁?” Dsl,(qm5  
    Q"6:W2#v  
    “我是你女儿啊!” (R.l{(A  
    std4Nyp  
    天上划过了一道闪电,照亮了这个婴儿! jSyF]$"  
    HBc^[fJ^-  
    她的身上血淋淋的,正泪眼婆娑地望着张清兆! b-x,`s  
    kN )m"}gX  
    她绝不是那个雨生,她的脸就是张清兆的脸! ,&\uuD&.@  
    8R6!SB  
    闪电过后,她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9 OC!\' 8  
    U&D"fM8  
    张清兆的大脑一下不转弯了。他四下看了看,再也不见她的影子。 cI O7RD$8  
    H?P:;1A]c  
    我是你的女儿啊!——这是她留给张清兆的最后一句话。直到他第二天醒来,这句话还在他耳边回响。 *\Y \$w  
    8- ?.Q"D7%  
    我是你的女儿啊。 |8$x  
    aMSX"N"ot  
    张清兆从极度的恐惧陷入了极度的悲伤。 Xz'pZ*Hr$v  
    Wb] ha1$  
    飘荡在黑暗中的女儿的幽魂托梦给他了。 jB*%nB*x  
    BpL,<r,  
    张清兆相信托梦这回事。 ISI\< qx  
    ngprTMO$&  
    他曾经听孟常讲过这样一件事: Bf$YwoZov  
    Wc4F'}s  
    陆士谔,是清末民初的一个高产作家和著名医生。 XO+^ q9  
    LMf _wsp  
    不知道是什么人给他托梦,在梦里描绘了未来的上海,包括浦东大桥,越江隧道,还有地铁。 "P<IQx  
    s l|n]#)  
    那个梦还告诉他:“万国博览会”将在上海举行。 !V7VM_} @Y  
    1h"0B  
    陆士谔感到很惊奇,就写成了书。 HC+ (FymV  
    ]J?5qR:xCy  
    结果,他梦中的三大工程在一个世纪之后变成了现实。 _av%`bb&z9  
    U_Emp[  
    而且,最令人不解的是,梦中三大工程的位置与现在的实际位置出奇地相近! w'?uJW  
    |P>> ^,iUn  
    而二○一○年“世界博览会”的举办权果然落在了上海! +q1 @ 8  
    qf(!3  
    ……张清兆的女儿,已经在老婆腹中生长了九个月。 PHT;%;m=  
    )7*Apy==x  
    医生说,这个月份的胎儿,体内的各个器官都已经发育成熟了,身体变成了圆型,皮肤有了光泽,大脑中的某些部分已经很发达,对于外部的刺激,她已经会用喜欢或者讨厌的面部表情做出反应了! GriL< =?t  
    }V6}>!Sb  
    可是,她一直蜷缩在一个漆黑的世界里,没能看一眼这个光明的人世,就自生自灭了……  Z\4l+.R`  
    r }pYm'e  
    在王涓要生产的那一刻,在那个漆黑的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DLJu%5F  
    三个故事(1) oypX.nye_  
    {UvZ  
    张清兆一个人过了几天。 3' mQ=tKa  
    他几乎天天夜里都失眠,睡着之后总要做噩梦,梦见那个女婴站在脚下,哭着叫他爸爸。 p/4GOU5g  
    ko=vK%E[  
    他不知道老家发生了什么事,一直没有消息。 /2~qm/%Q  
    6- s/ \  
    最近,他好像总遇到一些奇怪的乘客。 u01x}Ff~6  
    Rm&i"  
    这天中午,有个乘客一上车,车里就充满了呛鼻子的酒气。他坐在后面。 9]v,3'QI  
    S${%T$>  
    张清兆问:“你去哪儿?” (9`dLw5  
    x\'3UKQP+^  
    “王家十字。”他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 -95qZ  
    t*= nI $  
    张清兆愣了一下。 ueJ^Q,-t  
    rA ={;`  
    这是他目击那张石膏脸之后,第一次遇到去王家十字的乘客。 -r,v3n  
    B9|s`o)!  
    “怎么,你不知道哇?”对方大着舌头问。 'yVe&5?  
    PESvx>:  
    张清兆通过后视镜朝他看了一眼,觉得他不过是一个醉鬼,没什么异常,就说:“我知道。” Qw5-/p=t  
    :@)R@. -  
    然后,他把车开动了。 %Mj,\J!  
    w2xD1oK~o  
    在路上,张清兆问他:“师傅,你是不是住在王家十字附近?” d BB?A~  
    -HGRrWS  
    “是啊。” Y2tVq})!  
    EUs9BJFP  
    “大约两个月前,王家十字发生过一起车祸,你知道吧?” sN8pwRjb  
    3 1c*^ZE.  
    “那个路口经常出事。” rR":}LA^d  
    2]?=\_T  
    “因为没有红绿灯,车开得都快。” ROn@tW  
    N@tKgx  
    “不是这个原因,”乘客严肃地更正道,“是那个地方犯邪。” l'q%bi=f  
    ~C^:SND7  
    接下来,他就没有再停嘴,絮絮叨叨地讲了一路吓人的事,声称都是他的亲身经历,听得张清兆心里越来越毛。 qJT/4 8lf_  
    `B"sy8}x  
    乘车人讲的第一个故事: Nc( CGl:  
    Fz#@[1,  
    我小时候在农村。 p]L]=-(qI  
    @c^ Dl  
    我家那个屯子往西三里远,有一个很大的池塘。有一年夏天,一个男孩在那里淹死了,他比我低一年级。 jG>W+lq  
    ^E^`"  
    从此,那个池塘几乎每年夏天都要淹死人。 !Cgj >=  
    2E }vuw=c  
    有一年,我表哥从外地来我家串门,他那一年十四岁……或者十五岁的样子。 1$b@C-B@g  
    TuQGF$n@  
    一天下午,他一个人跑出去玩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 i"&FW&W  
    NQ`D"n  
    我妈有些着急了,就出去找他。 wPg/.N9H  
    811>dVq3/  
    一个羊倌儿告诉我妈,我表哥到屯子西面那个池塘去游泳了。 c)#P}Ai  
    b`X ''6  
    我妈吓坏了,立即发动全家,去那个池塘找他。 Jk*cuf `rq  
    %)j&/QdzF&  
    那时候天都快黑了,在屯子外的路上,我们看见一个影影绰绰的人,朝我们走过来。 ! AwMD  
    O|H:  
    他走近之后,我们才看清正是我表哥。 /x49!8  
    [[|#}D:L  
    他眼睛发直,脸色惨白,头发湿淋淋的,还滴着水。 [1rQ'FBB^1  
    =\6)B{#T  
    我妈就问他:“你怎么了?” LSta]81B4L  
    2W+~{3[#  
    他不说话,只是不停地哆嗦。 aMI;; iL^  
    ,1ev2T  
    我妈把外衣脱下来,裹住了他,搂着他的肩膀朝回走。 FQ>$Ps*a[  
    ^ 9+ Qxv  
    我们一直回到屯子,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eB~\~@  
    htB7 j(  
    到了家,我妈给他冲了一碗热乎乎的姜汤,他喝下之后,渐渐不抖了,但是脸色还是十分难看。 g}%ODa !H  
    ]+:yfDtZd  
    他说,他在那个池塘里游泳时,看见了一个男孩,他也在游泳,于是两个人就比赛看谁游得快。 ;^/ruf[t  
    65aYH4"  
    他们从池塘这一端游到那一端,竟然是同时到达的。 O::FB.k  
    Iynks,ikA  
    那个男孩就说,要和他比憋气,看谁在水里憋的时间长。 [R4# bl  
    _4>DuklH,  
    表哥同意了。 eP2Q2C8g  
    r $S9/  
    两个人就一起蹲进了水里。 3}}/,pGSc  
    }#1.$ a  
    过了好长时间,表哥实在憋不住了,一下钻出来。 n@`3O'S  
    Drg'RR><  
    他甩了一下脸上的水,看到水面上一片平静,不见那个男孩的影子。 KExfa4W 3{  
    ) m?oQ#`m  
    他知道自己输了,趁对方看不见,深吸一口气,又蹲进了水里。 |GIT{_JE  
    18a6i^7  
    过了好长时间,他又憋不住了,再次钻出来,可是,还是不见那个男孩的影子。 tEb2>+R  
    Y8Mo.v  
    他有点紧张了,一个人是不可能在水里憋这么长时间的。他又想,对方是不是趁他在水里的时候也钻出来换过气呢? 3fpX  
    DT_012 z  
    他第三次蹲进了水里。 1298&C@  
    N+h|Ffnp  
    这一次,他忽然想看看对方在哪里,当他在水里睁开眼睛之后,吓得魂飞魄散——那个男孩正在暗绿色的水里朝他鬼笑着! @Yy=HV  
    H,] D}r  
    他的脸色无比苍白,脑袋上挂着乱蓬蓬的水草。 v)BUt,A  
    sd Z=3)  
    他的眼角、耳眼、鼻孔、嘴角,都流着黑红的血,像冒出的烟,在水中缓缓向上飘散…… <PXA`]x~  
    M,|o2'  
    表哥“轰隆”一声钻出水来,双腿就抽筋了。 )6Z)z;n]aW  
    PE+N5n2Tl  
    他一边尖叫救命一边用双手划水,拼命朝岸上游去…… _/7[=e}y  
    6$2)m;| XY  
    爬上岸之后,他的全身像灌了铅一样沉,回头看,水面上还是一片平静。 n8J';F =P  
    zaR~fO  
    接着他发现,池塘的一圈岸边,只有他自己的衣服和鞋子!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30 | 贵州 9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三个故事(2) [P`<y#J3F  
    H 3so&_  
    乘车人讲的第二个故事: M<r]a{Yv  
    王家十字一带很偏僻,在那里租房的人,大多不干正当职业,女的当三陪,男的打砸抢。 %c@PTpAM  
    (>uA(#Z  
    我家旁边有个独门独院的老房子,两间,一直出租着。 C]&/k_k  
    &crR nv ?  
    房东姓刘,他不想惹麻烦,所以租房有个条件,必须是夫妻他才肯租,房租倒不贵。 rv c%[HfW;  
    ??f,(om  
    第一对夫妻刚刚住进那个房子一个多月,他家不到一岁的小孩就把蚕豆吞进了气管里,憋死了。 4K ]*bF44  
    h; 6G~D  
    没过多久,又一对夫妻搬进去,他家小孩也不到一岁。 qP-_xpu]R  
    |;\pAZ2  
    有一次,那个小孩吞进了一颗花生,竟然也卡死了。 J50n E~  
    G#ELQ/Q  
    接着,第三对夫妻又住进了那个老房子,他们没有小孩。 nd$92H  
    H^dw=kS  
    半年后,刘师傅去收下半年的房租,看见东墙和西墙贴着两幅很旧的年画,就感到很奇怪。这对夫妻刚结婚,所有的家具都是新的,而这两幅年画都旧得发黑了,显得很不谐调。 x.$cP  
    {|@}xrB  
    他笑着问:“你们贴旧年画干什么?” ` q`ah_  
    . IM]B4m  
    那个丈夫说:“我们搬进来时就有呀!我们还以为这是你家要保留的东西呢,一直没有撕掉。” }l2JXf55  
    mU_O64  
    刘师傅吃了一惊。 .6hH}BM  
    ^q6~xC,/  
    他从来没见过这两幅旧年画! N$+"zJmw&  
    v3NaX.  
    而且,上一对夫妻搬走之后,他还专门粉刷过房子,这房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QJ /SP  
    p#kC#{<nE  
    两张年画上画的都是胖娃娃,一个坐在莲花上,一个坐在鲤鱼上,都在笑。 9NT;^K^ I  
    bm4W,  
    半年了,这两个娃娃一直在画上朝着这对夫妻笑,白天笑,夜里也笑。 :QVGY^c  
    lm|`Lh-  
    那个妻子看了看刘师傅的神色,说:“刘师傅,你这房子……没有什么问题吧?” Y8PT`7gd`  
     q0~_D8e,  
    “没问题呀,怎么了?”刘师傅问。 wLtTC4D  
    =CoT{LRQ_  
    “我们夜里总听见……” Iqsk\2W]a3  
    G)&'8W F5o  
    丈夫碰了她一下,小声说:“那是邻居家的小孩!”然后,他转头对刘师傅笑了笑,说:“没什么事儿。” aJ8pJ{,P  
    eEQ[^i  
    刘师傅追问道:“你们到底听见什么了?” \#aVu^`eX  
    ?N*0 S'dY  
    那个妻子说:“我们夜里总听见好像有小孩在咯咯地笑……” %z~U@Mka  
    (L$~ zw5gr  
    乘车人讲的第三个故事: \'Ta8  
    ;YDF*~9u  
    我有个同学叫敬波,在文化局当干事。 s&hA  
    B#"|5  
    他每天上班都要经过王家十字。 4q13xX  
    P0e""9JOo  
    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经过王家十字,看见前面有一个高大男子的背影,他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拉着一个带轱辘的大箱子,箱子上驮着一个帆布包,好像有什么急事,走得急匆匆的。 ;#s}b1  
    ,6;xr'[o*  
    走着走着,那个帆布包掉了下来,可是那个男子却没有发觉。 4iNbK~5j  
    ej%;%`C-  
    敬波在后面喊了他一声:“哎,师傅,你的东西掉了!” qzA]2'~Q  
    E0 eQ9BXh  
    那个人好像聋子一样,根本听不见,他大步流星地走到马路对面,钻进一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里,一溜烟地走了。 [z%?MIT  
    pEVgJ/>  
    敬波走到那个帆布包前,弯下腰,想把它捡起来。 jD/7/G*  
    Ji6`-~ k  
    就在这时,一辆汽车怪叫着冲过来,一下把他撞出了几米远,接着又从他身上轧了过去,鲜血四溅…… ^'&iYV  
    v0`qMBr1y  
    他猛地醒过来,感觉那辆车好像刚刚开过去不远似的,身上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65||[=8  
    Jf?S9r5Q  
    第二天,他上班路过王家十字,眼睛突然直了—— lC=N:=Mu  
    DhLr^Z!h3;  
    前面果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男子的背影,他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拉着一个带轱辘的大箱子,箱子上驮着一个帆布包…… v`S2M  
    j9URl$T:  
    这一切跟他昨夜梦见的一模一样! &_9YLXtMi;  
    ^n&]HzT`y  
    他马上停住了,站在马路牙子上,注意观察。 *$i;o3  
    5zNSEI"PY  
    那个人朝前走着走着,就像电视重播一样,那个帆布包“啪”地掉了下来,可是他没有回头,径直朝前走去…… 4llD6&%  
    #puQi  
    敬波的心“怦怦怦”地狂跳起来。 n1QEu"~Zj  
    j)jCu ;`  
    那个帆布包静静地扔在马路上,里面好像藏着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盯着敬波,等着他走过去。 8P,l>HA  
    CO-Iar  
    这时候,有一个秃顶老头从马路对面快步走过来,他弯下腰,去捡那个包。 JY{X,?s  
    ,*/Pg 52?  
    敬波看得清清楚楚,一辆黑色的轿车冲过来,它好像就是来要命的,速度极快,把那个老头撞出几米远,接着又从他身上轧了过去,鲜血四溅…… ~?#~Ar  
    \UQ9MX _  
    这是敬波第一次目睹车祸,也是他第一次眼看着一条生命转眼变成一具尸体。 oZgHSRRL  
    0|g[o:;fl_  
    不久,他就听说,那个路口前不久曾经撞死过一个男子,很高大,穿着一件黑色风衣…… -*?p F_*w  
    PPEq6}  
    前面就是王家十字了。 k@S)j<  
    S+r^B?a<oM  
    张清兆放慢了车速,谨慎地四下看了看。 U_]=E<el  
    j1/+\8Y  
    在白天,这个路口似乎很正常,只是行人稀少,显得很寂寥。没有一家店铺,路旁都是青色的墙,还有紧闭的大门。 @K\o4\  
    _ Hc%4I  
    “好了,停车吧。”满嘴酒气的乘客说。 ~(P&g7u  
    =J](.78  
    张清兆把车慢慢靠向路边。 >%u@R3PH]  
    8K.R=  
    “我这个人喝点酒就爱胡说,你听烦了吧?” D&od?3}E  
    ?ATOXy  
    “哪里。” 48:>NW  
    RTE8Uq36  
    “你们这些出租车司机,天天都在路上跑,千万要小心。凡是撞死过人的地方,最好绕行。”他下车之前这样对张清兆说。 C9~52+S  
    qlb- jL  
    -7*ET3NSI/  
    le1}0 L  
    这天晚上,张清兆又做梦了。 Hc>m;[M)l  
    6{"$n F]  
    他看见房间里变成了暗绿色,一个男孩在半空中隐隐约约出现了,朝他鬼笑着。 X#*JWQO=  
    ba[1wFmcL  
    他的脸色无比苍白,脑袋上挂着水草。他的眼角、耳眼、鼻孔、嘴角,都流着黑红的血…… ^5H >pat  
    I(V!Mv8j  
    张清兆惊怵至极,想喊却喊不出来。 \9cG36   
    `-(|>5wWS  
    渐渐地,男孩消隐了。 vr6MU<  
    ZZHDp&lh }  
    墙上影影绰绰出现了两幅老旧的年画,上面分别画着两个胖娃娃,一个坐在莲花上,一个坐在鲤鱼上,他们都在朝着他笑。 i+p^ ^t\  
    K('hC)1  
    他们笑出了声,“咯咯咯咯”的,那声音忽近忽远,若有若无。 F P* lQRA  
    g/P+ZXJ  
    接着,年画又消隐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墙。 -I&m:A$4*  
    ~:Ll&29i  
    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他头顶,定定地看着他。 Tk5W'p|6f  
    ] lr Wgm  
    他猛地仰起头,想看清这个人。 ";3zX k[#  
    VXR>]HUF  
    他的脸黑糊糊的,根本看不清五官,只能看出他穿的是一件黑色风衣,拉着一个带轱辘的大箱子,箱子上驮着一个帆布包。 >`A9[`$n  
    s'%R  
    他慢慢俯下身来,凑近张清兆的脸,低低地说:“你想不想知道这个帆布包里装的是什么?” :lf+W  
    梦与现实的交界(1) 0w&27wW  
    Z -W(l<  
    这天,张清兆跑了一天,挺累,天要黑的时候,他想回家歇着了。 {^\+iK4bS  
    这时候,却来了一个要坐车的乘客,他只好把车停下来。 ] 6TATPIr  
    +l9!Fl{MK\  
    这个乘客上了车之后,坐在了后座上。 '>cKH$nVC}  
    GP?M!C,/}k  
    他长得白白净净,很瘦,胳肢窝下夹着两本书。 '8!Y D?n  
    q7_ m&-0)  
    “师傅,你去哪儿?”张清兆问。 Jk7|{W\OA  
    }<@b=_>S  
    “火葬场。”他低低说了一句。 *h!28Ya(~  
    *AO,^R&e.  
    张清兆想了想,把车开动了。 YH vLGc%  
    :=u?Fqqws  
    一路上,这个很瘦的人一直没说话。 9 Vkb>yFX'  
    yeXx',]a  
    张清兆一边开车一边暗暗猜测:这么晚了,他去火葬场干什么?是家里的父母死了?是女朋友死了?是单位同事死了? [fAV5U  
    $*e2YQdLo  
    每个人都在走向火葬场……张清兆的脑海里又迸出了这个丧气的想法。 )wC?T  
    Z /k:~%|E  
    到了火葬场,他停下车,一边收钱一边友好地问了这个乘客一句:“你是干什么的?” 9oYgl1}d  
    ~;l@|7wGz  
    对方说:“我是教书的。” ^2Fei.?T.  
    +R3k-' >  
    张清兆愣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静静地看着他下了车,走进了火葬场的大门。 $x zAv{  
    dP 3CG8w5  
    那两辆面包车依然停在火葬场大门口,司机在车里朝张清兆冷冷地望着。张清兆忽然感到这两辆面包车也有些诡异。 EMY/~bQW  
    e7 ^mmm  
    他调转车头,正要离开,听见有人拍车窗。 ^uKwB;@  
    SF7\<'4\N  
    他扭头一看,是郭首义。 {m4b(t`xw  
    ,]|#[8  
    “郭师傅!”他急忙把车窗摇下来。 dMh:ulIY>  
    9]k @Q_  
    “你来干什么?” fT;s-v[`k  
    ). <-X^@  
    “我刚刚送个人。你回城里?” ?^7t'`zk  
    F}F&T  
    “是啊。” o*-)Tq8GHE  
    ^NRl//  
    “走吧,跟我一块回去。” )Q=_0;#;k  
    tRs [ YK  
    “我可打不起出租车。”郭首义笑着说。 |LRedD7n  
    @'w"R/,n-@  
    “放心吧,我请客,反正回去也是空车。” 6 hw=  
    ./- 5R|fN  
    “那我就不客气了。”郭首义说完,打开车门钻进来,坐在了张清兆的旁边。 fFMlDg[];  
    ,KF 'TsFf  
    两个人没有别的话题,一开口就提起那件事。 Pnk5mK$  
    ~d o9;8v  
    “那个小孩最近怎么样?”郭首义关切地问。 XR8,Vt)=  
    ++bf#qS<8D  
    “我把他送回老家去了。” }'5MK  
    5Iy|BRU(%  
    “噢。”郭首义若有所思。 q YC;cKv  
    V8 e>l[tH  
    张清兆说:“送走那个婴儿之前,我做过一个梦,梦见他下地了,穿着一件很小的灰色雨衣,朝门外走。可是,他没有打开门,又无声地退回了卧室。一直到最后,我都没看见他的脸。” QsGiclU  
    @v$Y7mw3D  
    郭首义没有表态,静静听他说。 G !<Z.]  
    1da@3xaF  
    过了一会儿,张清兆又说:“送走他之后,我又做过一个梦,梦见我听见一个婴儿在哭,那哭声越来越真切,我抬头一看,差点吓死,影影绰绰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婴儿站在地上,全身上下血淋淋的,一边哭一边叫我爸爸。我问她是谁,她说她是我女儿……”“是做梦吗?”郭首义突然问。 "MxnFeLM#  
    梦与现实的交界(2) TSA,WP\  
    jy7\+i  
    这句话让张清兆一惊。 SEORSS  
    是做梦吗? TH)"wNa  
    5Y?L>QU"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也非常可怕的问题。 JgG$?n\  
    3E7ULK  
    现在,张清兆也说不清楚了。 :#2Bw]z&z  
    <Q$@r?Mu]  
    他听王涓说,他睡觉的时候眼睛总是闭不严,总是露着两条缝。 JROM_>mC  
    ot @|!V  
    刚结婚的时候,王涓每次起夜看到他的睡相都害怕,看上去他好像睡着,又好像在看着她。 EJ@?h(O  
    $`APHjijN  
    而他也经常在梦中看到现实中发生的事情。 Z 1zVwHa_  
    Hip&8NW  
    比如,有一次他模模糊糊看见王涓半夜爬起来,打开灯,然后轻飘飘地走向了厨房。 R,)}>X|<  
    VQY&g;[d  
    接着,厨房里就传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Hu!V`+  
    t(GR)&>.2  
    她好像饿了,正在热剩饭剩菜。 s?zAP O8Sz  
    J%V-Q>L  
    过了一会儿,她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只小孩的胳膊在啃。那胳膊热气腾腾的,显然刚刚煮熟。 VmCW6 G#M  
    6``' %S'#  
    他惊问:“你在吃什么?” @)-sTgn  
    hOFOO_byzO  
    王涓一边吃一边说:“你自己不会看呀?” V~S0hqW[  
    76V 6cI=+  
    ……第二天,他对王涓讲起了这个梦。 6 }4'E  
    -6Oz^   
    王涓说:“我昨天半夜就是饿了,到厨房削了根萝卜吃。我回来时,看见你半睁着眼睛,特别吓人。” uA,>a>xYI  
    s"9`s_p`d  
    梦的前半截是原版的,后半截就改编了。 Q?8R[i  
    &j?#3Qt'_  
    因此,张清兆经常怀疑:人们在夜里做噩梦,看见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可怕场景,有一些是不是真的呢? rEHkw '  
    2H/Z_+\  
    梦和现实离得太近了。 qb5#_1qz+^  
    CNr/U*+  
    比如,突然出现在死尸手里的那沓钱。 Zq,9&y ~  
    4(Ov1a>  
    比如,突然在车里冒出来的那张石膏脸。 d0aCY  
    =Zu^80/  
    比如,那个婴儿无法解释的古怪血型。 \A#1y\ok  
    ddfs 8\  
    比如,那一声声炸雷…… pM{nh00[  
    ~by]xE1Eg  
    张清兆知道,那种阴阳分明的人,才是健康的,他们睡的时候很深沉,醒的时候很清朗。 /,MJq#@K  
    UK$ms~H  
    而他的心理不是很健康。 ?Zc"C  
    Iq#ZhAk  
    但是他也相信,只有像他这种阴柔而敏感的人,这种经常阴阳混淆的人,才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Hvq/7a2R  
    Tx 1 vL  
    有几头猪横着穿过公路,大大的耳朵挡着眼睛,它们对张清兆的车视而不见,走得慢吞吞。 RbGJ)K!  
    B d^"=+c4  
    张清兆急忙点了两脚刹车,让过了那些猪,才轰油提速。 8 F2 |  
    Z2Zq'3*  
    他叹口气,对郭首义说:“我真想不明白,你天天和尸体打交道却遇不到这些怪事,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Ej5'iHr  
    SVa6V}"Iv  
    “这得问你自己。” ZUp\Ep}  
    YB)3X[R+0  
    “郭师傅,你怕不怕?” Sf/q2/r?6[  
    G ){g  
    “怕什么?” pilh @# _h  
    aV`&L,Q)7E  
    “死人。” z *9FlV  
    4'Xgk8)  
    “看惯了就不怕了。” hzY[ G :  
    ^1jk$$f  
    “我不信。” OQ4c#V?  
    U5/qf8)yO  
    “假如人类从来都没见过死动物,第一次见了也一定很害怕,可是我们每天都在吃死猪的肉……” !q4x~G0d  
    I<h=Cj[[  
    这句话说得张清兆有些恶心。 $T }Tz7(  
    PI|`vC|yy&  
    郭首义接着又说:“我最怕的是,有一天我自己躺在那个停尸房里。其实你也是,每个人都是。” MonS hIz  
    我要回家 Ie'P#e'  
    V`fL%du,3  
    晚上,张清兆在外面草草吃了点饭,回到那个空落落的房子,心里更加恐惧。 *,#q'!Hq  
    他打开了房子里所有的灯,坐在沙发上,不敢睡。 d,'!.#e  
    bY# ;E;'7  
    一个人不能总是独处,时间长了,没有精神病都会得精神病,没有鬼都会出来鬼。 PHR#>ZD  
    W\ULUK  
    四周太静了。 e)pTC97^L  
    nN{dORJlx  
    他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_Y YP4lEL  
    :QA@ c|(PF  
    他越来越不敢肯定,自己曾经做过的那几个可怕的梦到底是不是真的。 $y6rvQ 2>S  
    nL;K|W  
    如果是真的,或者有一半是真的,那都太恐怖了。 Z}f^qc+  
    JTkCk~bX[z  
    他慢慢转过头,看了看防盗门上的锁,那个婴儿曾经摸过它…… | M _%QM.  
    +QupM  
    他又慢慢把头转回来,看了看客厅中央的地面,那个血淋淋的女婴就站在这里…… T:)% P6/  
    4 f3=`[%  
    他就这样一直坐到半夜。 m\} =4b  
    hC|KH}aCR)  
    渐渐地,他终于熬不住了,关了灯,轻轻躺在了沙发上。 n1JC?+  
    ax;{MfsK  
    这么多天来,他一直没敢去卧室睡。 6HB]T)n  
    t{[gKV-b  
    他怕闻到那个婴儿的尿骚味道。 _u` B3iG  
    rSzQUn<  
    幸好今夜没有打雷下雨,否则,他一定不敢在这个房子里呆下去的。 $:PF9pY(  
    Ny]'RS-  
    在寂静的黑暗中,他开始担心:今夜还会不会再做那吓人的梦了呢?或者说,今夜那个婴儿还会不会出现呢? ;`;G/1]#9  
    C,9)V5!tP2  
    他不知不觉又想起了自己的睡相,感到自己都是可怖的了:黑暗中,他在睡梦中一直半睁着双眼,静静看着这个房间…… e~tr^$/(  
    XKpL4]{&q4  
    时间太缓慢了,在这样漫长的黑夜里,眼前一定要出现一点什么的。 03P N{<  
    dM$N1DB{U+  
    张清兆拿过枕巾,把脸盖住了。 4.,KEt'H  
    j CTQ sV  
    他这样想:黑夜里,这房子里要是不出现什么,他想招也招不出来;要是出现什么,他想挡也挡不住。 Bf D,z  
    B2ek&<I7N  
    那么只有把眼睛蒙上,不去看。 VEFwqB1l  
    PfwI@%2  
    他蒙住了双眼之后,耳朵更加灵敏了。 k" Z"$V2i  
    zIA u3  
    他又感到房子里有动静了,好像在卧室,好像在厨房,好像在头顶,好像在脚下…… 7G<KrKal  
    73^ T*  
    好像是婴儿吮手指的声音,好像婴儿吃蚕豆的声音……这个房子里似乎藏着很多个婴儿。 Q`@$j,v  
    'XZI{q2i  
    他忽然想到了停尸房那些蒙着白布的死尸,猛地把枕巾掀开,甩在了一旁。 5v Uz  
    Cu ['&_@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听见脚下隐约有个声音:“爸爸!” V#-qKV  
    NSxPN:  
    那个女婴来了! YvxMA#  
     ^ :  
    他惊恐地勾起脑袋朝脚下看了看,果然,那个女婴在黑暗中隐隐出现了! :EQme0OW  
    ?5r2j3mqgv  
    她依然赤条条,血淋淋,看了让人触目惊心! MWn L#!  
    z[|PsC3i:  
    奇怪的是,今天她没有哭,只是静静看着张清兆的眼睛。  i_E#cU  
    V M\Z<}C  
    “你来干什么?”张清兆颤巍巍地问。 B0oY]r6  
    @)2V"FE4i  
    女婴不说话,还是看他。 !k>H e*M}P  
    L(1,W<kYg  
    “我问你,你来干什么?”他的声音大起来。 t zW<&^  
    mZ5K hPvf8  
    那个女婴还是不说话。 mN'9|`>V>  
    +|"n4iZ!)  
    他陡然意识到这个女婴今夜不怀善意。 *r?51*J  
    ep}/dBg  
    他的声音终于小下来:“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vYt:}$AE  
    $9i5<16  
    女婴突然嘻嘻笑了起来。 ]>4Qs  
    WmVw>.]@~  
    张清兆顿时毛骨悚然! 8m[L]6F(-z  
    iCSM1W3  
    现在,连亲生骨肉也变成鬼了! *pC -`k  
    /~rO2]rZ@  
    他蓦然意识到一个简单的问题:这个女婴原本就不是人啊!她还没有出生就夭折了,不是鬼是什么? ;)]zv\fC  
    jp]geV54  
    女婴止住了笑,一点点朝他走过来…… udy;Od t  
    _ vLT!y  
    那张血淋淋的脸越来越清晰…… Tc(v\|F,  
    . _t,OX$  
    张清兆的眼睛越来越大…… ,UZE;lXJ'Q  
    a4.: i  
    女婴的脸在一点点地变化,他竟然是前几天送回老家的那个男婴! (*Q|;  
    :tG".z  
    他阴森地说:“爸爸,我要回家……” 4H? Ma|,  
    王家十字 +i!M[  
    3i}B\ {  
    晚上张清兆回来时,母亲已经躺在客厅的长条沙发上睡着了。 >t }D5ah  
    张清兆已经很长时间没和王涓在一起睡觉了。 2=M!lB *  
    9d} nyJ  
    他知道,今夜,他无论如何也应该到卧室去睡了,他将和那个恐怖的婴儿睡在同一张床上…… kDa#yN\  
    B9:0|i!!A`  
    他慢慢地走进了卧室。 X}Z%@tL  
    i~L7h=__  
    王涓还没睡,她低声说:“你轻点,孩子睡了。” 5c7a\J9>  
    e"/X*xA  
    夫妻俩一个多月来的第一次性生活,十分失败。 L-$g& -  
    ".<p R} qp  
    他在王涓的身上抽动,总觉得那个婴儿在一旁一声不吭地听着。 lM,:c.R  
    nCB3d[/B  
    两三分钟他就沮丧地落马了。 cfS]C_6d  
    >WX'oP(<  
    王涓没说什么,她默默地往孩子那边靠了靠,给他留出大一点的空地。 b] V=wZ o  
    E5Jk+6EcMa  
    他和那个婴儿隔着王涓,却听见了他轻微的鼾声,他很惊异:这么小的孩子睡觉竟然打呼噜! 1j, Y  
    ]:fHvx_?`7  
    “你听,他打呼噜……”他轻声说。 xpwzzO*U  
    v^ G5 N)F  
    王涓趴在婴儿头上听了一会儿,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他出了很多汗。”然后,她把婴儿身上的被子掀开了一角。 XZGyhX7  
    H(s^le:!  
    两个人静静地躺着。 5H5Kt9DoW  
    p?@D'  
    墙上的钟在寂寞地走:“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z16++LKmM  
    ."O(Ig[  
    张清兆感到一阵困意袭来。 /'&L M\  
    WyETg!b[  
    他翻个身,抱住了王涓丰盈的身子,心里好像踏实一些。他想,也许这样就不会再看到什么可怖的东西了…… P.Bk-#}$  
    rIb{=';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看到有一颗脑袋从王涓身体那一端慢慢探了出来——正是那个婴儿! a=R-F!P)  
    ZSNg^)cN  
    他定定地看着张清兆,好像在确定他是不是醒着。 ~08v]j q  
    C0M{zGT>}  
    终于,他伸出白白的小手,朝张清兆勾了勾。 <#UvLll  
    -_3.]o/J  
    张清兆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愣愣地看着他。 g;pFT  
    !v-(O"a  
    他希望这时候王涓能够醒过来,可是,她却睡得像死猪一样。 e/6oC~#]  
    Dz?F,g_  
    婴儿轻轻滑下床,朝门口走去。 7>nA;F 8_  
    i< ih :  
    他走到客厅之后,又回身朝张清兆招了招手。 E-x(5^b"  
    0V^?~ex  
    他在叫张清兆。 O@[ q./VV,  
    * .e^s3q$  
    张清兆不敢违抗,乖乖地下了地,跟在他后面。 Uz0mSfBp  
    rg`"m  
    张清兆甚至看到了睡在客厅里的母亲,他希望她立即醒过来,看到这一幕,然后大声叫他,把这恐怖的幻觉打破。 a^2?W  
    $oNkE  
    可是,母亲也睡得像死猪一样。 d.{RZq2cp  
    ?znSA >  
    这一次,婴儿麻利地打开了门锁。 t0wLj}"U  
    [P[syi#]t  
    他回头看了看,见张清兆跟着,就继续朝前走了。 %3q@\:s  
    [E=t{&t  
    外面有暗淡的月光。 iJq}tIk#2'  
    D[U5SS!)  
    这个赤身裸体的婴儿走在无人的街道上,速度快极了。 *iYs,4  
    o\2#o5#  
    张清兆傻傻地跟着他,却不知道他要走向哪里。 S9mj/GpL3  
    KaOS!e'  
    他暗暗想:这个婴儿千万不要领自己去王家十字啊! p=eSHs{>A  
    cp[k[7XGD  
    王家十字是他最黑暗的一块心病。 7e j"q  
    GYCc)Guc  
    可是,走着走着他就发现,这个婴儿领他去的地方正是阴森的王家十字! M" %w9)@  
    sJ!AI n<  
    他要崩溃了,猛然想到了逃跑。 9V("K  
    YWjw`,EA(  
    他刚刚动了这个念头,那个婴儿就像有第六感一样,突然转过身来,冷冷地盯住了他。毫无疑问,他是一个索命鬼! <SO C  
    L<*wzl2Go  
    张清兆只好放弃逃跑的想法,继续跟他走。 %YA=W=Yd  
    5q}680s9+  
    王家十字空荡荡的,风卷起地上的纸灰,低低翻动着。看来刚刚有人在这个十字路口烧过纸。 ^.M*pe  
    R"V mN2  
    那个婴儿走到十字路口的正中央,停了下来。 -(ABQgSO]  
    *dL!)+:d  
    他慢慢转过身,突然说话了。 [0w @0?[  
    #B_ ``XV  
    “你很害怕这个地方,是吗?” 1zl6Rwk^o  
    Yc BY[i0  
    张清兆不知所云。 HE,# pj(D  
    c~K^ooS-  
    “今天我带你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个秘密。” D9*GS_K2 t  
    b)tvXiO1>  
    张清兆紧张地听着。 xv4_q-r[  
    7y1J69IK  
    “这个秘密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冷学文这个人。”说完,婴儿“嘻嘻嘻”地笑起来。 2;VggPpT  
    '5\7>2fI  
    张清兆如同遭到了电击。 - &Aw] +  
    M^JRHpTn  
    真相的背面是恐怖的,但是这个婴儿却让他看到了背面的背面…… {{7%z4l  
    S\RjP*H*  
    他突然发了疯,转身就跑! |r[yMI|VR  
    x2(!r3a  
    这个世界突然一片雪亮,接着,天空就响起一声炸雷:“咔嚓——” @AYO )Y8  
    ~GZ!;An  
    张清兆被惊天动地的雷声惊醒了。 28>PmH]7  
    几十年前 a "uO0LOb  
    >r J9^rS  
    天亮后,张清兆没有吃早餐就离开了家。 0' j/ 9vm  
    现在,一个人开着出租车在街上转悠,他感觉是最幸福的事了。 *i3\`;^=  
    b/"&E'5-`\  
    转了一阵子,他又想起了郭首义,就在一个公共电话旁停下来。  }^3CG9%  
    %+gK5aVab  
    现在,这个天天跟尸体打交道的人,竟然成了张清兆在这个城市里的惟一一个朋友,惟一一个可以讲述内心深处恐惧的人。 W@S> #3,  
    55LW[Pc  
    他打的是郭首义的手机。 wN}@%D-[v  
    LKC^Y) 6o  
    电话一通,郭首义就听出是他了:“你最近怎么样?” *n]f)Jc  
     kq([c r  
    张清兆对他讲起了昨夜的那个噩梦。 FlY"OU*  
    s,l*=<  
    郭首义说:“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跟他走呢?” D&p X0  
    u9u'5xAO  
    张清兆说:“郭师傅,你这不是跟我开玩笑吗?那是在梦里,我怎么能控制得了我自己呢?” Wg<o%6`  
    3(gOF&Uf9  
    郭首义静默了一会儿,突然低低地说:“是做梦吗?” g@pK9R%wH<  
    9xE_Awlc85  
    张清兆悚然一惊! z46Sh&+  
    *y$CDv  
    “你是说……我半夜时真的去了王家十字?” KTAQ6k  
    1u(n[<WtT_  
    “我只是随口问问。” W@zu N)U  
    =Lnip<t>ja  
    张清兆紧张地说:“可是,你上次也说过这句话!” ]86*k % A  
    Vi0D>4{+  
    “上次也是随口问问。” YkFERIa076  
    ,4B8?0sH|  
    “你为什么总这样问?” pRUQMPn (  
    `)M KCw$e  
    郭首义笑了笑,说:“你这个人怎么神经兮兮的!” TefPxvd  
    ,mC=MpfzJ  
    停了停,他又问:“那个婴儿怎么样?” F" 4;nU  
    " SP6o  
    张清兆慢慢从刚才的话里回过神来,说:“满月那天,他中风了。” ^L8:..+:  
    cqW(9A|8  
    “什么?”郭首义似乎大吃一惊。 (A=Z,ed  
    %Y5F@=>&  
    张清兆警觉起来:“他中风了。怎么了?” Np+pJc1  
    !@ y/{~Gu  
    郭首义在电话那一端不说话了。 s B^ejH  
    Dk8@x8  
    “告诉我,怎么了?” x~{W(;`!  
    NLxR6O4}8  
    半晌郭首义才低声说:“冷学文满月那天就中风了……” K\s<<dRa  
    B7.&yXWgn  
    这次,张清兆不说话了。 V{x[^+w7X~  
    GxC\Nj#  
    这个婴儿就是冷学文啊。 )V*`(dn'zm  
    P6=5:-Hh  
    他在重复他的成长过程。 =wD&hDn4  
    `@vksjxu  
    那个冷学文生下来的时候左眼上肯定也有个胎记。 bUSa#pNO>  
    G-sQL'L[U  
    那个冷学文肯定也是出生不到半个小时就睁开了眼睛。 *m`x/_y+  
    dNov= w  
    那个冷学文也一定生下来就不爱哭……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31 | 贵州 10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又去王家十字 ~AF' 6"A  
    @DAaCF8  
    这天晚上,母亲又睡在客厅里了,张清兆只好睡卧室。 SMQC/t]HT  
    他又和这个男婴睡在一起了。 fs#9*<]m  
    8%b-.O:_$  
    几十年前,一个叫冷学文的人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襁褓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48 mTL+*  
    RRGs:h@;  
    张清兆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聆听他。 ]TsmWob  
    Js9 EsN%  
    他想不出来,这个婴儿到底要干什么? &tlU.Whk+  
    w|ct="MG  
    就这样一直下去,直到长成另一个冷学文? >i2WYT  
    z+Ej`$E{lD  
    几十年后,他也会做一个教师? P m|S>r  
    t SunO-\y  
    几十年后,他也会一直没有女朋友? ~fz9PoC  
    &3YXDNm  
    几十年后,他也会被车撞死? hDTM\>.c;s  
    2| ERif;)  
    想着想着,张清兆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QQ/bM&I  
    Xm^/t#  
    一颗脑袋又从王涓身体的那一端慢慢探了出来。 N-Sjd%Z   
    ??g = `yH  
    他在昏暗的夜色中静静观察了张清兆一阵子,发现他睁着双眼,就伸出一只白白的小手,朝他勾了勾。 bU_P@GKB  
    A{\!nq_~N  
    接着,他无声地下了床,朝门外走去。 r?=3TA A  
    w)%/Me3o  
    张清兆像行尸走肉一样跟在他后面,下了楼,一直朝前走。 \.{ZgL5"  
    Hc-Ke1+  
    这个婴儿依然赤条条的,在夜里看上去,白晃晃的,像一片轻飘飘的蒙尸布。 cmbl"Pqy1  
    hE}y/A[  
    他走得依然飞快,依然无声。 t3;QF  
    }1Km h]  
    和上次一样,张清兆跟着他来到了鬼气森森的王家十字。 ,M$ J yda  
    ?F@X>zR2  
    他停下来。 7 B#HF?,?  
    H4g1@[{|0O  
    他慢慢转过身,突然说:“你很害怕这个地方,是吗?” Mg=R**s1x%  
    Zi ;7.PqL  
    张清兆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3bhK5P  
    s, ;L6nX"  
    他又说:“今天我带你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个秘密。” o.KE=zp&z  
    @y{ f>nm  
    张清兆呆呆地听着。 x @uowx_&m  
    38gEto#q  
    “这个秘密就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冷学文这个人。”说完,他又“嘻嘻嘻”地笑起来,笑得张清兆毛骨悚然,撒腿就跑! J2Z? }5>  
    g WHjI3;  
    这个世界骤然变得雪亮,接着,天空就响起了一声炸雷:“咔嚓——” @1iH4RE*  
    ,U#FtOec  
    张清兆一激灵就醒了。 95hdQ<W  
    k{w  
    中 风 e[*%tx H  
    _"'0^F$I  
    第二天,张清兆早早就起来了。 8c0ugM   
    和往常一样,他不吃饭就要出去。 &xMQ  
    QsH?qI&2jp  
    王涓说:“你站住!” NJ$c0CNy  
    <CY<-H  
    张清兆停在门口,回头看她。 A N 'L- E  
    %6HJM| {H  
    “这孩子天天把我拴在家里,寸步难行。今天,你在家看他吧,我和妈到发廊剪剪头发。” f4r)g2Zb[  
    pQ yH`  
    张清兆看了看王涓的头发,果然很久没有剪过了,他只好返回来,说:“那你们今天就去吧,我在家。” Y<9]7R(\;  
    YB3?Ftgw  
    吃早饭的时候,母亲一直在嘱咐他,怎样给小孩煮奶,怎样换尿片子。 u$V8fus0  
    dtd}P~  
    张清兆不停地点头,心里却想,她们走了之后,他一个人绝不靠近那个婴儿。 & 24$*Oe  
    Q]<6i  
    果然,王涓和母亲走了后,他一直没有走进卧室看那个婴儿一眼。 z] bcg$m  
    e<1)KqG  
    他一直坐在沙发上,听卧室里的动静。 *#g[ jl4  
    XL!^tMk  
    现在,这房子里只剩下他和他两个人了。 wC~LZSTt  
    L+J)  
    墙上的钟在“滴滴答答”地走。 qF57T>v|  
    _5&LV2  
    外面的天阴着,有雷声滚动,估计又要下雨了。不是旱就是涝,天不知道怎么了。 v!77dj 6I  
    \>nY%*  
    卧室里一直没有声音。 ^{R.X:a  
    h(MS>=  
    那个婴儿似乎在睡着。 1G62Qu $O  
    %^ g(2^  
    但是,张清兆一直没有放松神经。 ;/|3U7{c  
    5x1_rjP$|  
    冷学文就躺在卧室里啊!他怎么能放松下来呢? F-I\x  
    F}dq~QCzw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就那样枯坐着,一直到了中午。 #7yy7Y5  
    StWF66u34&  
    终于,卧室里传出了动静,他一下就坐直了。 2i_X{!0}  
    X"pp l7o  
    是的,那个婴儿在吭哧,声音越来越难听。 [5O`  
    &6}] v:  
    他预感到了什么,快步走进卧室去。 b1NB:  
    `.8#q^  
    他惊呆了。 I}{Xv#@o  
    | *J-9  
    那个婴儿在襁褓中死死地盯着他,脸色发青,眼睛充血,淌着口水,嘴斜眼歪! '#faNVPABh  
    |~I-  
    他傻傻地站在那里,没有采取任何救治措施。他觉得,他正在一点点变形! uRu)iBd D  
    ={a_ ?l%  
    婴儿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开始抽搐了。 9BM 8  
    /P-Eg86V'  
    张清兆呆呆地看着他,忽然很希望他就这样死去!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听见有人用钥匙开门,王涓和母亲回来了。 H!NyM}jsr  
    A+Xk=k5<  
    他马上装出很着急的样子,喊道:“快快快,这孩子又中风了!” \%!~pfM I  
    u< ,c  
    王涓三步两步地冲进来。 WhR j@y  
    r6Hdp  
    母亲也跑进来。 :2KLziO2  
    URodvyD  
    王涓还算镇静,她动作很轻地垫高了婴儿的枕头,然后就用手掐他的人中。同时,她对张清兆喊道:“快打120啊!” TFWx(}1  
    MxY~(TVPK  
    张清兆跑到客厅,打了120。 \ +cU}  
    4E m mh=A  
    然后,他回到卧室,穿过母亲和王涓忙碌的胳膊,盯住那张扭曲的像猫一样的脸,越看越恐怖。 -];/*nl  
    Z. ))=w6G  
    那是一张正在崩溃的脸。 X4:\Shb97  
    +h }>UK\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120的大夫就赶到了。三个,都穿着白大褂。 bm>,$GW(  
    )x/Spb  
    这时候,婴儿已经一点点恢复过来。  fWx %?J  
    WB2An7i@"{  
    他死不了。 v`"z  
    HuPw?8w=  
    一个主治大夫给婴儿做了例行检查,叹了口气,说:“这孩子太小了……” B \U9F5  
    v=A ]#O%  
    王涓说:“还用不用到急救中心去?” QxRT%;'Zh]  
    _d#1muZ?p|  
    大夫说:“没什么用。这种病就是一种猝不及防的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更有效的治疗办法,过来了就过来了,过去了就过去了。只是你们得记着,他犯病时千万要小心轻放……” .E'Tfa  
    p5|.E  
    王涓说:“前两天晚上,他一直在出汗,睡觉还打呼噜。” :+%"kgJNL  
    `0 .<  
    大夫说:“那都是中风的一些征兆。以后你们要留心。” .+|HJ (  
    \qx$h!<  
    120的大夫收了出诊费之后就离开了。 : +Na8\d  
    KxyD{W1  
    王涓开始哭。 SG:Fn8   
    4+rr3 $AY  
    母亲坐在她旁边唉声叹气。 LA!2!60R  
    &I8Q'  
    张清兆一个人站在阳台上,默默想心事。 v5 |XyN"  
    _ELuQ>zM]+  
    RKIBFP8.  
    $KSdNFtM)A  
    y {&"g  
    %pikt7,Z~  
    第三部分 \nfjz\"R?b  
    杀了他(1) 9'$\GN{0  
    jN3K= MA  
    这天晚上,大雨如泼。 ; 9n}P@  
    在满世界的雨声中,张清兆开始烦躁不安,好像大难即将来临。 wwvS05=[T  
    Zqo  
    他翻来覆去,一夜未睡。 aXv [~  
    Q1Jw7R#?l  
    天快亮的时候,那个男婴哭了起来,他的哭声在巨大的雨声中显得极其微弱。 `G@(Z:]f,t  
    @IXvp3r  
    难道他有了什么预感? zl]Ic' _i  
    B;vpG?s{9  
    王涓醒了,用胳膊肘碰了碰张清兆,说:“去给孩子煮瓶奶。” hL?"!  
    *GZ7S m  
    他爬起来,去了厨房。 'K!u}py  
    vk jHh.  
    他想,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给他煮奶了…… C j4ED  
    .UGbo.e  
    平时,这个男婴哭的时候,只要用奶瓶堵住他的嘴他就不哭了,今天却不一样,王涓举着奶瓶喂他,他扭动着脑袋,一口都不吃,还哭。 BJDSk#!J!{  
    nOm-Yb+F  
    王涓打开灯,抱起他摇晃。 v =]!Po&Q-  
    1sIPhOIys  
    母亲也起来了。 />X"' G  
    -+HD5Hc  
    她披着衣服走进卧室,担心地说:“这孩子怎么了?” @Rw]boC  
    @c -| Sl  
    王涓说:“我也不知道。” BCI[jfd7  
    2{9%E6%#  
    他哭得越来越厉害,上气不接下气,脸憋得通红,左眼上那块胎记不怎么明显了。 08qM?{z o^  
    1EHL8@.M  
    母亲接过他,一边颠晃一边走来走去。 /4YxB,  
    % pQi}x  
    他一直哭,哭得一家人很丧气。 mO0}Go8  
    ^ 0g!,L  
    王涓瞪了张清兆一眼,气呼呼地说:“你一天就知道傻站着,想点办法啊!” :I(d-,C  
    |.?X ov]  
    张清兆平静地说:“他很快就会不哭了。” ?#lHQT  
    E[Bj+mX9  
    母亲走过来,不安地说:“清兆,我想起了一件事。” >^GAfvW  
    OjurfVw  
    张清兆把头转向她。 srryVqgS  
    w ,-4A o2x  
    “你还记得那个穿雨衣的人吗?” 4"s/T0C  
    l}~9xa}:D|  
    母亲也想到了这个人! S{nBQB<  
    XB<Q A>dLh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那次你没有念叨口诀……” 5s:g(gy3BR  
    ^+}~"nvD  
    张清兆深深低下头去。 `S |T&|ad0  
    xiO10:L4  
    假如,那次他埋铜钱的时候把口诀念三遍,也许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这个男婴正是那次失误的衍生物。 $9ys! <g  
    ?ajVf./Ja  
    日落西山黑了天,阴曹地府鬼门关。无头无脚朝前走,永生永世不复还…… {2LG$x-N%  
    {-51rAyi  
    “要不,咱们烧点纸吧?”母亲又说。 [0H]L{yV  
    r#w.y g4EX  
    张清兆没有表态。 toel!+  
    -*;JUSGh  
    原来,他一直这样想,但是,现在他认为,即使烧了纸也不会有任何作用,这个人已经爬进他的家了! s'$3bLcb  
    杀了他(2) oG=4&SQ  
    ycrM8Mu 3  
    男婴一直哭到天亮才渐渐停下来。 w~>tpkUB  
    接着,他睡着了。 j`%a2  
    "ed A  
    外面的雨停了,但是还黑黑地阴着。 uYXkD#{  
    "X\6tl7a|  
    阴雨天气已经持续快一个月了。 .DHQJ|J-1  
    &[kFl\  
    电视上说,全市平均降水近140毫米,与往年同期相比降水量增长了一倍。 w/@ tH  
    K$5mDScoJ  
    全市境内共有大中小型水库一百三十多座,五月初以来连续不断的小雨、中雨、大雨,使这些水库的水位平均上涨了一米多。 I.kuYD62  
    t<MO~_`!  
    有关部门组织了近二百个抗洪抢险突击队,队员十几万人…… O T .bXr~  
    1:Wl/9mL  
    吃早饭的时候,张清兆对王涓说:“今天你和妈出去转一转吧,我在家看孩子。” #M|q}jA|  
    9}' 92  
    母亲说:“湿淋淋的,我才不出去呢。” ,ygDNF  
    dlBr2 9  
    张清兆继续对王涓说:“你出去给妈买件衣服。” k<y~n*{_  
    CQH^VTQ  
    结婚以来,王涓从没给婆婆买过衣服,这件事让她一直很愧疚,叨咕过几次了。她马上赞同地说:“行,一会儿我们就出去。” 0](V@F"~  
    o' :K4r;  
    母亲说:“买什么衣服啊,我有穿的。” =h[;'v{  
    e(vnnv?R{  
    张清兆说:“妈,你不要说了,王涓早就要给你买的。” hHyB;(3~  
    .cB>ab&  
    接着,他又对王涓说:“你再到婴儿商店给孩子买一套小衣服回来。” T2 /u7<D-  
    Xw&vi\*m  
    王涓说:“我看看再说吧。” Wt!8.d} =  
    D:PrFa  
    张清兆说:“挑好的,贵点没关系。” g&X X@I8+v  
    wc?YzXP+  
    吃完饭,张清兆主动收拾碗筷,说:“你们带上伞快走吧,一会儿可能得下雨。” UDV6 ##$  
    (} Y|^uM,  
    直到出门前,母亲还在嘀咕:“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买什么衣服啊?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P28pVX`  
    VEBvS>i*  
    王涓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看了张清兆一眼。 ogG:Ai)90  
    "` kSI&2  
    张清兆感觉那眼神太复杂了,不由抖了一下——那里面有一丝难过,有一丝不安,有一丝鼓励,有一丝犹豫…… S&MF; E6  
    7$"n.cr :  
    他不自然地问:“你怎么了?” 'y|p)r"  
    HA~BXxa/  
    她没说什么,低下头,慢慢退了出去。 E*VOyH 2[  
    I04c7c Dp  
    门关上后,张清兆不知道自己面对门板呆愣了多久。 sH :_sOV*  
    fDKV`  
    终于,他慢慢转过身,目光蓦地射向了卧室。 tWA<OOl  
    ;bkvdn }  
    他一步步地走过去。 7xCm"jgP  
    zUz j F  
    到了卧室门前,他停下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73kI%nNB  
    PPj%.i)  
    这双手种过地,做过大酱,开过车…… C ,#D4  
    b:W x[+  
    但是,它从来没有杀过人。 o*:D/"gb  
    ]I(<hDuRp  
    昨天,120的大夫走了之后,他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突然萌生了这个念头——杀死他!杀死这个诡怪的东西。 Q =4~u z|  
    k:*vD"  
    这个男婴的病让他有了一个借口。 DcmRvi)&6  
    (?#"S67  
    如果王涓和母亲问起来,或者别人问起来,他就说他中风死掉了。 TQ25"bWi  
    j&"GE':Y  
    当时,他一下兴奋起来。 F3&:KZ!V&m  
    /9SNXjfbt  
    ……可是,现在他却突然不自信了。  K<?[^\  
    5~=wia  
    他觉得他杀不死这个男婴。 2 D!$x+|  
    Wo<kKkx2  
    尽管他只有一尺长,可张清兆还是觉得自己不会成功。 s Vg89I&  
    [_zoJ  
    他颤颤地推开门,跨了进去。 _>i<`k  
    NA9ss  
    窗外的天黑得厉害。这个卧室在北面,采光不好,显得更暗淡。 zH1ChgF=}  
    x*0mmlCb  
    男婴无声无息,好像还在睡着。 ]M/*Beh  
    $iOkn|~<@W  
    张清兆希望是这样,他不想看见他的眼睛。 %y R~dt'  
    19;F+%no#  
    他一步步走过去,却猛然看见,这个男婴在襁褓里睁着眼睛,好像在等着他一样! LJ m Ra  
    )}5f'TK  
    他打了个冷战,来不及多想,一下就用手卡住了他的脖子…… 7g&<ZZo  
    杀了他(3) a$h zG-  
    - u'5xn7  
    天上响起了一声炸雷,整个楼房都抖了一下。 Pqb])-M9p  
    他紧紧闭住双眼,使尽了全身的力量! iXFN|ml  
    o9L$B  
    那个脖子很软很软,像一团泥…… CHNIL^B  
    M>"J5yqR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猪肝一样青紫的脸,这张脸完全变形了,就像中风了一样。 fN{JLp  
    o5 |P5h  
    两个眼睛只剩下了眼白,充着血。 (D rDWD4_  
    qL h[BR  
    小嘴微微地张着,嫩嫩的舌头伸出来,裹着一些白沫…… gg%9EJpP  
    ]@bu%_s"  
    张清兆没有放松,继续用力掐。 "=ogO/_Q"  
    p^ojhrr  
    在他断定这个婴儿确确实实死了之后,才一点点松开了手。 #+]-}v3  
    ra*(.<&  
    奇怪的是,婴儿的眼皮在慢慢合拢,他的黑眼珠也随着一点点落了下来。 cKbsf ^R[e  
    ,Xt!dT-  
    最后,他的眼皮并没有完全合严,还有两条缝,露出那两只死鱼一样微鼓的眼珠,定定地看着张清兆右边的背后。 xIh,UW#  
    ]&l%L4Z  
    他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 3"XS#~l%  
    6*92I  
    张清兆踉踉跄跄地退出卧室,跌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iZv ,  
    3S_H hvB  
    他的心简直要蹦出来。 4M4oI .  
    z8"(Yy7m  
    这一刻,他心乱如麻,手足无措。 R6KS&Ge_  
    9 yE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跑到卫生间的水龙头前,大口大口地吞水。他感到嘴里干得要命,心里好像烧起了熊熊大火。 (VxWa#P  
    %!;6h^@  
    终于,他平静了一些,从卫生间走出来,坐在沙发上,点着烟,开始思谋对策。 h5.>};"@ '  
    z&@Vg`w"  
    这时候,他心中的恐惧已经转型了。 9se ,c  
    bz=B&YR  
    他仿佛看到很多警察出现了,他们的身子晃动着,渐渐逼近。 q["T6  
    v_zVhE tY  
    他们的大盖帽都压得低低的,看不见眼睛,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些大盖帽下闪动着彻骨的寒意…… {J}Zv5  
    V+M=@Pvp9  
    门响了,张清兆哆嗦了一下。 )ww#dJn  
    f[b x|6  
    是母亲的声音。 m R3km1T  
    Of*z9 YI  
    他镇静了一下自己,跑过去,手忙脚乱地拉开门。 42Gv]X  
    )i;o\UU  
    母亲在前,王涓在后,她们拎着两个塑料袋子走进来。 .!\NM&E  
    fh1rmet&Ts  
    张清兆大声说:“完了完了,孩子断气了!” k_2W*2'S  
    vq df-i  
    母亲一下就呆住了:“断气了?” !Ol>![  
    Wm5/>Cu,  
    没等张清兆回答,她已经扔了手里的袋子,直接朝卧室跑过去。 W6&s_ (  
    +,xl_,Z6  
    张清兆说:“刚才他又犯病了!我还没来得及打急救电话,他就蹬腿不行了!” #gw ys  
    !$:lv)y  
    他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王涓会发疯,会跟他拼命,没想到,她似乎很麻木。 _?M71>3$.  
    n$*'J9W~  
    她避开张清兆的目光,朝卧室走过去。 Ip/_uDi+!Z  
    S C8r.  
    这时候,母亲已经趴在那个婴儿的身上哭起来。 [@U2a$k+d  
    \0'7p-T6  
    王涓走进卧室,平静地说:“妈,别哭了,这是他的命。” MtYi8"+<e.  
    tL?nO#Qx  
    母亲哭得更厉害了。 3,@I` M  
    6e1/h@p\7  
    “来,妈,你让我看看他。” ^<0u~u)%T  
    nu {bEp  
    母亲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把脸转向窗外,继续哭。 |Uz?i7z  
    6Sh0%F s  
    王涓坐在床边,静静地看那个婴儿。 3%Jg' Tr+  
    o<f[K}t9  
    张清兆也进来了,他无言地站在王涓旁边,和她一起看那个婴儿。 RsJj*REO  
    xX l^\?HC  
    婴儿的眼睛依然微睁着,看着半空。 riqvv1Nce  
    GH2D5HVN  
    张清兆突然看到,他的脖子上有一圈紫色的痕迹,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mc_`:I=  
    Wd'wL"6De  
    王涓好像没注意到这件事,她慢慢抬起一双泪眼,说:“怎么办?”  Ex35  
    l+S08IZ  
    张清兆满脸悲苦地说:“送火葬场呗。” IGs!SXclCs  
    a?%X9 +1A  
    母亲一下就转过脸来,说:“不能烧!我要把他带回巴望村,就埋在屯子旁!” :M(%sv</  
    j E_a  ++  
    “那怎么行呢?”张清兆说。 p;Kw$fQ?  
    ?fcQd6-}  
    “怎么不行?”母亲不哭了,态度变得很强硬:“这孩子连户口都没有,谁查?” D]resk  
    Yd:8i JA  
    母亲是个守旧的人,她一直强调,她死了之后就把她埋起来,不能烧,要留下全尸。她说,人死之后要是烧成灰,下辈子就不会托生人了。 >lxhXYp  
    <<K GS  
    王涓看着张清兆说:“那就听妈的,悄悄埋了吧,也省得别人……乱猜疑。” ziCTvT  
     6!])\Ay  
    张清兆愣了一下。 u-0-~TwD  
    Mp9wYM*  
    他也马上想到,要是把尸体送到火葬场,就必须有死亡证明什么的,否则,火葬场不敢随便烧。 oVyOiWo\Z  
    }6MHIr=o  
    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 h^ea V,x>=  
    EE5I~k 5  
    王涓又说:“你现在就跟妈回去吧,拉上他,到巴望村埋了。我就不回去了。” mnswG vY  
    =b2/g [  
    说完,她转过头去,继续观望那个婴儿。  Ew1> m'  
    Uc]S7F#  
    婴儿的眼睛还在看着半空。 oHH-joYnn  
    fOs}5J  
    张清兆打了个冷战,突然想到:他死了吗? 8TIc;'bRM  
    掩 埋(1) qg6283'?  
    + >?"P^  
    王涓买回了一套婴儿服。 :^7/+|}9p  
    一件小衣服,一条小裤子,裤脚连着两只软绵绵的小布鞋,都是相同的花色——绿底红花。 eCHT) 35u  
    ,q$'hYTaJ  
    王涓给雨生穿上了这套新衣服。 i Qs7L y"  
    dNd(57  
    这套新衣服成了他的寿衣。 M{:}.H<a  
    zi M~V'  
    张清兆抱着这个死婴走出家门的时候,王涓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扑上来抓住张清兆的胳膊,趴在死婴的身上嚎啕。 @T>\pP]o  
    >6xZF'4  
    她的指甲几乎抠进了张清兆的肉里。 RlJt+lnV  
    B.)!zv\{  
    她哭了好半天,母亲才把她拉开,张清兆赶紧出了门。 z^;0{q,  
    xLID @9Hbu  
    没想到,下楼时,他偏偏遇到了一个邻居上楼。 of?hP1kl[  
    OQl7#`G!H%  
    这是一个很热情的胖女人,大家都叫她李姐。她看见张清兆抱着孩子下楼,就大着嗓门说:“天这么冷,你们上哪儿去呀?” 2VB|a;Mo  
    {w/{)B nPG  
    张清兆支支吾吾地说:“有点事……” Wd9y8z;  
    kBF.TGT[l  
    “别把孩子冻着啊!”李姐关切地说。 L$T23*9XY  
    -L zx3"  
    张清兆不再说话,急匆匆地走下楼梯。 "e)C.#3  
    }vx+/J  
    上了车,他把死婴放在了后座上,然后对母亲说:“妈,你坐在前面吧。” `=}w(V8pc  
    QB3vp4pBg@  
    母亲说:“不,我要跟他坐在一起。” yX`5x^wVw  
    &>jSuvVT  
    张清兆就不再坚持,由她去了。 [unK5l4_!  
    W##~gqZ/  
    夏利车在雨中开出了安居小区,驶上了马路。 \vKK q/f  
    { /u}  
    路上的人很少,都打着伞。 zyHHz\{  
    %U<1]  
    走着走着,张清兆突然看见一个警察出现在路旁,朝他摆手。 _MmSi4]yd  
    _Hp[}sv4)  
    他的身子一抖,脑袋“轰”地就大了。 l`mNOQ@}'  
    Vw@?t(l>  
    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个人不是值勤的警察,他只是要坐车而已。 i(9 5=t(  
    @OB7TI_/   
    他赶忙竖起了停运的牌子,然后从那个警察面前紧张地开了过去。 %b1N lzB+  
    "NM SLqO  
    刚刚开过去,他就从反光镜朝后看了一眼,那个警察的脑袋跟着张清兆的车转过来,一直朝他望着。 ],l}J'.8<V  
    4UISuYg'  
    张清兆转了个弯,那个警察的眼睛终于不见了。 >s;>"]  
    .dQEr~f#}  
    路不好走,五十里路他开了近一个小时。 gY/p\kwsj  
    8w\ZY>d   
    他抱着死婴走进家门时,父亲正坐在炕上看书。他抬起头,看见儿子和孙子进了门,就把书放下了,大声说:“这下雨天你们回来干什么?” ^)%TQ.  
    .?NraydwV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双手接孙子。 6_zyPh  
    %kXg|9Bx!  
    母亲泪汪汪地对他喊道:“孩子死了!” gu|cQ2xV  
    {[Z}<#n)  
    “孩子怎么了?”父亲大声问,同时侧过耳朵来。 1@6FV x  
    p`mNy o'  
    母亲对着他的耳朵又喊了一声:“孩子死了!” 90[?)s  
     M_ii  
    张清兆胆战心惊地对母亲说:“你别喊了!” %DIZgPd\  
    Fo$'*(i  
    母亲皱着眉,不耐烦地对父亲摆了摆手,又指了指张清兆怀里的死婴。 -V 'h>K  
    n04lTME  
    父亲歪头看了一眼,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lU]ilYv  
    Xm I63W*  
    ,o68xfdZVW  
    掩 埋(2) A2{s ?L,  
    /KLs+^c5  
    天黑之后,雨不下了。 YfZ96C[a  
    张清兆抱着死婴,和父母一起出了门。 ]^c]*O[8  
    wbA<G&h~  
    让他一个人去埋这个死婴,他无论如何是不敢的。 |xX>AMZc)D  
    1?hx/02  
    他家在屯子最西头,出了门朝西一拐,就是旷野了。 Z&[_8Y5j  
    ux=0N]lc  
    本来,他不想让母亲出来,但是母亲说,这孩子埋在哪儿,得由她来决定。还有,她要烧点纸,送孩子走。 -FrNk>  
     HLsG<#  
    她拿了一支手电筒,还有一沓画了“币值”的黄表纸,大约有三亿元。 dub %fs  
    8 O% ?t  
    母亲走在最前面。 K]s*rPT/,  
    I {&8iUN  
    张清兆抱着死婴走在中间。 s%xhT  
    6tKCY(#oO+  
    父亲走在最后,扛着两把铁锹。 f tE2@}  
    2(5<Wj"  
    张清兆怀中的死婴已经没有一丝一毫温度,一点点变硬了。 bWEti}kW  
    guc[du  
    母亲领着他们走出了很远,一直走进一片杂树林。 bDq[j8IT6  
    Z?"f#  
    她在一棵很高的杨树下停下来,选中了一处向阳的斜坡,说:“就这儿吧。” >xB[k-C4  
    i$ CN{c*  
    张清兆放下那个死婴,和父亲一起挖坑。 J Dp{d c  
    mMSQW6~j  
    坑很快就挖好了。 H.=S08c3kA  
    'h.:-1# L  
    张清兆把死婴小心地放进去,正要埋土,突然好像听见一阵隐隐约约的窃笑声。 sDXD>upO  
    kVeR{i<*(  
    他抖了一下,直起身来,惊恐地四下张望。 bpgvLZb>s  
    =9yh<'583  
    母亲用手电筒四下照了照:“你看什么?” hteAuz4H  
    3LW_qX  
    张清兆小声说:“妈,你听没听见有人在笑?” dn1Fwy.  
    #UesXv  
    “没有哇。” 6Q*Zy[=  
    QCAoL.v  
    张清兆低下头,看坑里的死婴。 *hvC0U@3  
    7z;X@+O}s  
    母亲的手电筒也照过来。 =JNCQu  
    .L@gq/x)  
    在苍白的光束下,他看到了这个死婴最后的样子: l=PZlH y1G  
    `n?Rxhkwp  
    他穿着绿底红花的新衣服,似乎有点不像他了。他脸色青紫,双眼微睁,不知道在看什么。小嘴张着,舌尖吐出来…… iY*fp=c9  
    dym K@  
    张清兆不敢再看,手忙脚乱地开始填土了。 g{^~g  
    H <9_BA?  
    母亲把手电筒移开,嘤嘤地哭起来。 r S8}(lf  
    7 !dj&?  
    父亲跟张清兆一起埋,一个坟包很快就鼓了起来。 |Iknk,  
    E#R1  
    他们住了手。 wk#cJ`wG;  
    21O @yNpS$  
    母亲走过来,蹲在坟包前,开始烧纸。 f0879(,i  
    Ma4eu8  
    火着起来了,纸灰飘向了空中。 Y-lwS-Ii  
    *j( UAVp  
    火光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照亮了母亲苍白的脸。她哭得更厉害了,惨痛的哭声在寂静的旷野里传出很远。 31\mF\{V  
    |ZC' a!  
    张清兆小声说:“妈,走吧!” M3Qi]jO98  
    y|=KrvMHJ  
    母亲不理他,还在哭。 zJ$U5r/u  
    _DAqL@5n  
    张清兆不安地四下看了看,总觉得附近藏着人。 nBLb1T  
    I2krxLPd  
    “求求你,别哭了!现在都不让土葬,要是被人听见,我们就麻烦了!” @^J>. g  
    F@HJ3O9  
    说完,张清兆走上前,几乎是强行搀起了母亲。 OI8}v  
    Lxv6\3I+  
    这时候,父亲已经步履沉重地朝回走了。 =GW[UnO  
    x <OVtAUB  
    张清兆扶着母亲走出了一段路,不放心地回过头,想再看那个坟包一眼,可是,他只看到一片漆黑。 fW[RCd  
    aL&9.L|1 g  
    领路的是谁?(1) P RNq8nmxC  
    <r(D\rmD  
    张清兆没有在巴望村过夜。 i)Q d>(v  
    母亲说:“王涓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你回去吧。” ;g;1<? [  
    D #7q3s  
    他在父母家歇了一阵子,连夜赶回城里。 :h/v"2uDN  
    1C]BaPbL  
    一路上,他没遇到一个人。 g:!R' t?  
    M _lLP8W}  
    前面的车灯白晃晃的,后面的座位黑糊糊的。他时不时就回头看一眼,好像那个死婴还在后面躺着一样。 iel@"E 4  
    QUfF>,[sv  
    他又想起了那个噩梦: "3|OB, <;:  
    m(EV C}Y  
    一个女婴站在他脚下的黑暗中,赤条条,血淋淋。 .I$+ E  
    1jAuW~  
    他和她静静对视了一阵子,她突然嘻嘻地笑起来,然后一步步走过来。他渐渐看清,那张血淋淋的脸竟然是雨生!他一边朝前走一边小声说:“爸爸,我要回家……” )]<^*b>  
    ~?)y'?  
    此时,张清兆一个人驾车走在无人的野外,仿佛又听见了这句话: <Lt"e8Z>x  
    +qqCk  
    爸爸,我要回家…… z(2G"}  
    hhI*2|i"L  
    爸爸,我要回家…… "gDk?w  
    p6)6Gcx  
    爸爸,我要回家…… fD8GAav  
    hewc5vrL  
    PpNG`_O  
    J9y}rGO  
    张清兆回到家之后,都快半夜了。 R? N+./{  
    $YJi]:3&  
    他轻轻打开门,轻轻关好门,轻轻走到沙发前,轻轻躺下来。 M-F{I%Vx  
    9+.3GRt7  
    孩子刚刚死掉,王涓肯定很害怕,应该到卧室陪陪她…… (l(d0g&p>  
    L&]{GNw  
    他只是这样想了想,并没有动。 j<9^BNl  
    ]!/R tt  
    王涓肯定已经睡着了。她的身体很好,睡觉挺死的,即使有人在她旁边躺下来都不会惊醒她。 e<~bDFH  
    E% Ko[G  
    张清兆希望她不要醒来。 #&z'?x^a  
    H6KBXMYO  
    孩子刚死,如果她醒来了,两个人肯定要说孩子。 "1p, r&}  
    c s:E^  
    言多必失,张清兆怕露出什么破绽来。 L/5th}m  
    7$*x&We  
    他有一种直觉——王涓似乎很清楚这个孩子是怎么死的。如果是那样的话,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 3 [O+wVv  
    P#rS.CIh  
    另外,他也不愿意面对她的悲伤,此时他太累了,极其需要安静,他心里有太多太多的事需要梳理。 $wl_  
    2cZgG^  
    诡怪的婴儿终于被他从这个家里消除了。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33 | 贵州 11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夜他反而更加忐忑不安,感到极其恐惧和孤独。 b,>>E^wd!  
    `v)ZOw9&  
    这个房子里好像悬挂着一双鬼祟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 PZI6{KOis  
    5<P6PHdY  
    今夜很黑。 Kq(JHB+  
    Rr}m(e=  
    他突然想到:王涓在卧室里吗? tq51;L  
    /Pg)@*~  
    她当然在。在这个城市里,她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同事,她不在家里能去哪里呢? 9!.S9[[N  
    }daU/  
    他沉沉地闭上了眼睛,意识越来越模糊…… 7 D{%  
    :6/$/`I0W  
    隐隐地,他听见了一个细弱的声音:“爸爸。” T|0d2aa  
     ) TRUx  
    他抬起头,看见一个小小的婴儿站在地中央,模模糊糊地望着他。他见张清兆睁开了眼睛,就转身朝外走了。 %?Q&a ]  
    /)`]p1c1%w  
    张清兆慢腾腾地坐起来,下了地,像木偶一样跟着他走出去。 `r-3" or/$  
    ayQeT  
    接下来的情节和以前一模一样——他跟着这个婴儿走过一条条街道,最后来到鬼气森森的王家十字。 u?H.Z  
    cOZBl;}  
    路口空荡荡的,夜风吹起地上的草屑,还有两三片黄色的冥钱。 j%Xa8$  
    e`q*'u1?  
    婴儿停下来,转身盯住他,突然说:“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E!BzE_|i  
    5jUy[w @  
    张清兆傻傻地站着。他已经把这个婴儿的话背得滚瓜烂熟,他注意到,今天变了,多了一个“再”字。 y n_.  
    lI+^}-<  
    下面的话就更不一样了,婴儿说:“但是,我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你会被吓死——你想听吗?” d3S Me  
    A*A/30o|R  
    天上骤然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婴儿,他穿着一套绿底红花的新衣服!张清兆这才想起来——这个婴儿现在已经被埋在了五十里外的深土里! *Ms "{+C  
    k_ywwkG9lU  
    电光一闪即逝,婴儿在黑暗中“嗬嗬嗬”地怪笑起来。 0fn*;f8{XJ  
    yU4mS;GX  
    张清兆魂飞魄散,转身就跑。 DwZRx@  
    `JpFqZ'58  
    QB!_z4UJ_;  
    <\O8D0.d  
    领路的是谁?(2) #;W4$ q  
    ~cfXEjE6  
    刚刚下过雨,路太滑,他“扑通”一声摔倒了,右胳膊肘火辣辣地疼。他惊惶地回过头,看见王家十字一片漆黑,根本不见那个婴儿的影子。 #+V4<o  
    他爬起来,继续跑…… saQs<1  
    cNxxX!P/  
    这一次,他竟然成功地跑回了家。 bhIShk[  
    DB-79U%W  
    他的夏利车就停放在楼下,像一具死尸,黑洞洞的车窗里好像是地狱。 5N%d Les  
    u_ l?d  
    地狱里好像有一个影子在晃动。 zGyRzxFN  
    !#W>x49}  
    车门锁得死死的,谁在车里? l&U$L N$*e  
    4:NMZ `~  
    他告诫自己,不要怕,这是在做梦,赶快跑上楼,赶快离开这辆车,既然是做梦,一会儿从车里走出一具骷髅也是可能的。 H1B%}G*Ir-  
    WQ[n K5#  
    他“噔噔噔”地上了楼,打开门,冲进去。 i z^uj  
    EJTM >Rpor  
    这一次,他没有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而是直接跑进了卧室。 k)*apc\W  
    {cOx0=  
    进了卧室后,他惊呆了:床上空空如也,根本不见王涓的影子! Aipm=C8  
    y-nv#Ejr  
    他又对自己说:别怕,别怕,这是在做梦。躺下来,闭上眼,闭上眼…… YCltS!k  
    ~nmFZ] y  
    张清兆醒来时,天刚蒙蒙亮。 e( @< /W  
    Y=G`~2Pr=  
    他立即想起来:昨天,他把那个婴儿掐死了,这不是做梦,这是铁一样的现实。 lCp6UkE  
    w ods    
    他接着往后想:他把那个死婴拉到了农村,埋在了农村那片树林里,然后回到家,悄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在梦中,他又看见了那个婴儿,并且跟着他去了王家十字,之后,他跑回来,躺在了卧室里…… y@I 9>}"y  
    9|<Li[  
    他猛地感到了不对头!——他发现自己真的躺在卧室里! bHRn}K+<}c  
    Mi|13[p{  
    这是昨晚梦里发生的事情啊。 zNt//,={  
    F<p`)?  
    他一下坐起身,朝旁边看了看。 &nr{-][  
    JYw?  
    王涓不在! JRz) A4P  
    < r~hU*u  
    他的身上“刷”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2U#h-vI  
    7O*Sg2B  
    也就是说,昨夜他是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过的夜,而且就躺在那个婴儿活着时一直躺着的床上! k;cX,*DIn  
    na $MR3@e  
    那么,王涓去哪儿了? lG0CCOdQ  
    "$(D7yFO  
    这时,他感到右胳膊肘一拱一拱地疼。他低下头,发现自己没有脱衣服。他把右胳膊肘扭过来,看见上面都是泥。撸开袖子,肘部有一块明显的血印,那是摔倒之后蹭的…… Q3hf =&$  
    C)i8XX  
    他猛然意识到了又一个事实——他梦游! qB_s<cpn>  
    X);'[/]E*  
    夜里,他真的去了王家十字!那个他最害怕的地方! ",aNYJR>*!  
    Ng;?hTw  
    而且,这绝不是第一次了,他曾经三番五次在深夜里跑到王家十字去,再惊惶地狂奔回来…… xF3FY 0U[  
    0U% tjYk(  
    这里面有一个最恐怖的问题:他是跟谁去的?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37 | 贵州 12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想不到的乘客(1) =zp{ ^mC  
     o/RGzPR  
    门锁传来“哗啦啦”的响声。 _$}@hD*R~  
    张清兆立即走出了卧室。 wv%UsfD  
    "zIQ(|TL?d  
    王涓回来了。 etb#/L  
    p5nrPL  
    “王涓,你去哪儿了?”他盯着她的眼睛问。 Vhgc vS@V  
    q6 4bP4K  
    王涓打了个哈欠,说:“我在李姐家睡的。我不知道你回不回来,一个人不敢住在这个房子里……” [s-!t E3-  
    eoiC.$~\  
    昨天,张清兆抱着死婴下楼时,曾经在楼梯上见过李姐。 aU] nh. a  
    R"71)ob4  
    他敏感地问:“你告诉她咱家孩子……不在了?” [lj^lN8  
    wA%,_s/U  
    “告诉了。” zhACNz4tJ  
    ~uO9>(?D  
    张清兆的心一下就提起来。 $Mqw)X&q  
    `vrLFPdO  
    “李姐说,她有个偏方,专门治中风的,只是她不知道咱家孩子有这种病。” z Q11dLjs  
    ^:m7Qd?Z[  
    张清兆稍微镇定了一些:“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U9u lTC  
    ?(j:F2dU~  
    停了停,王涓问:“埋了?” j}@n`[V1  
    K<ok1g'0  
    “埋了。” dy2<b+ ..  
    .t|B6n!  
    “埋在哪儿了?” #R3|nL  
    p v*n.U6  
    “巴望村西头,大约三里路吧,一片树林子里。” TbA=bkj[4  
    nf9NJ_8}4H  
    “那地方你能记住吧?” *b+ ~@o  
    lr_c  
    “能记住。” zsuXN*  
    DDwm;,eZ  
    “他连个墓碑都没有,我担心时间长了,那坟包平了,就找不到了。” |#?:KvU97E  
    k]9v${Ke  
    “你放心吧。有标志,一棵杨树,很高的。” 5'z D}[2  
    7@uhw">mX  
    张清兆想结束这个话题,就说:“我出去买点油条和豆浆吧。” 38l 8n.  
    {YigB  
    王涓说:“我什么都不想吃。” 0S71&I$u]  
    rK} =<R  
    “不想吃也得吃。”张清兆一边说一边朝外走。 ptMDhMVW  
    ' >R?8Y  
    到了门口,他突然回过身来,说:“王涓,我问你一件事。” U~1)a(Yu;  
    KI Xp+Z  
    “什么事?” 5VZZk%oy  
    {U"=}j(  
    “半夜的时候,你有没有见我一个人走出去过?” =}UcYC6l  
    k$3Iv"gbx  
    王涓愣了一下,说:“没有哇。怎么了?” *w$3/  
    ^2C \--=;  
    “啊,没什么。” 8@,8j!$8G  
    8h,=yAn5  
    天还阴着。 l/-qVAd!q  
    o@sL/5,  
    收音机说,今天还有雨,中雨。 COA*Q  
    suHi sc*  
    实际上,蒙蒙细雨现在已经开始飘洒了,张清兆打开了雨刮器。 7:e5l19 uI  
    >S>B tR l  
    他离开家的时候,换了一件衣服。 u0F{.fe  
    ),J6:O&  
    王涓特意嘱咐他:“今天你早点回来啊。” gH yJ~  
    GT,1t=|&V  
    他说:“天不黑我就回来。” U".5x~UC  
    ; )FmN[  
    现在,他七上八下的心放下了大部分。 .uSVZqJ7  
    P*n/qj 8h  
    王涓这一关已经过了。 Qb|@DMq%  
    (TU/EU5  
    邻居们的关似乎也过了。 gC(@]%  
    kbo9nY1k g  
    还有谁? hj}PL  
    }0?XF/e(R  
    还有巴望村的人。 )2Bb,p<Wr  
    p[ &b@U#  
    张清兆现在生活在城里,跟他们没什么来往,如果再把父母接到城里来,那么他甚至可以永远不再和他们见面……这个没有问题。 M2\c0^R  
    |AT`(71  
    还有谁? =sAU5Ag68  
    [jksOC)@4  
    还有那几个知道他生了小孩的出租车司机。 yZN~A:  
    D)Ep!`Q   
    如果张清兆不再到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就可以和他们不再见面。 7&9w_iCkV  
    c&N;r|N  
    即使偶尔碰上,互相之间也不过是同行关系,如果张清兆不想让他们知道他的小孩已经死了,那么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 m:4\  
    QBGjH^kL  
    这个也没有问题。 \<\H1;=.@'  
    TZ `Ypi7r  
    还有……对了,还有郭首义。 ~#i2reG5  
    G.^)5!By  
    他连张清兆的家住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且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也没有什么问题。 em5~4;&'  
    LokH4A17U  
    这些人都没有问题,警察那里也就不会有问题了。 &3;"$P  
    ;']u}Nh  
    好了,OK了…… ~, E }^  
    3;VH'hh_  
    不。 dP(.l}O  
    zi3v, Kq  
    张清兆还有一颗心在提溜着。 KvEv0L<ky  
    *4NY"EwjN  
    那就是他胳膊肘上的这块硬伤。 !=PH5jTY  
    7<*0fy5nn  
    这是让他最恐怖的一件事情。 -j]c(Q MA]  
    az:} RE3o  
    他认定自己一直在梦游。 Q~qM;l\i  
    想不到的乘客(2) H"(#Tp ZTE  
    bf+C=A)s0  
    他有过这样的经历,比如,他在很热的房间里睡觉,本来睡前穿着衬衣,早晨醒来,却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而他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衬衣脱下去的。 LKp;sV  
    也许,那婴儿只是一个幻影,来源于他的恐惧。实际上,他是一个人爬起来,轻轻离开家门,在黑暗中快步走向那个阴森的地方…… l0`bseN <  
    }T(=tfv@  
    他为什么偏偏要到那个地方去呢? !;h&@LXG(  
     R*2N\2  
    正是因为他太害怕那个地方了。 %LP4RZ  
    BKtb@o~(  
    所谓事与愿违。 MXfyj5K  
    aReJ@  
    他早就听人说过,梦游的人都是这样——越害怕什么地方,梦游的时候越会去什么地方。而且,梦游的人身手出奇地敏捷,再杂乱的地方也绝不会被绊倒,再艰险的地方都可以顺利通过,比如独木桥。 9/e>%1.  
    ,(Zxd4?y  
    这是一件十分诡秘和不可思议的事,全世界的精神专家都解释不了其中的玄机。 '_4apyq|  
    Dt[+HCCY:  
    可是,他却摔了一跤。 '}(>s%~  
    sV2D:%\K :  
    如果不是这处伤,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深更半夜经常到王家十字去…… ?2da6v,t  
    As>Og  
    今后,他还会去。 tjRw bnT"  
    )@I] Rk?  
    从来没听说这个世界上哪个医生把梦游症治好了。 :Bt,.uN C  
    } %?or_f/  
    他能管住现实中的自己,却管不住睡眠中的自己…… )8g& lyT  
    `ql8y'  
    想着想着,张清兆毛骨悚然。 v&;JVai  
    oqh@ (<%  
    细雨中行人很少,都撑着伞。 iR9duP+  
    K]B`&ih  
    没有人打车。 ,7s+-sRG  
    *2-b&PQR{  
    张清兆一个人在街上转着转着,忽然又有了一个念头,他觉得他不能总忌讳王家十字,越这样越害怕,越害怕夜里越要去。 &L?]w=*  
    (z)#}TC  
    白天时,应该经常开车到那里遛一遛。 ;PG= 3j_  
    0[d*Z  
    也许,时间长了,就会解除对它的恐惧。 P8h|2,c%  
    Q6URaw#Yt`  
    这样想着,他就把车开向了王家十字。 _]ZlGq!L  
    QX}JQ<8  
    下雨天,王家十字更是一片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只有一条丧家犬匆匆走过路口,它又瘦又脏,身上的毛乱糟糟,湿淋淋。 s{7bu|0  
    ?5B?P:=kl  
    它一边跑一边用眼睛警觉地瞄着张清兆的车,可以看出来,它是一条极其狡猾的狗。 ]gnEo.R  
    /%jX=S.5h<  
    张清兆不理睬它,慢慢朝前开。 uJ0'`Q?6R9  
    :EYUBtTj  
    没什么事,他绕了一圈就离开了。 O<|pw  
    mqsAYzG  
    开出了两条街,车慢慢熄火了。 E8nj_ ^Z  
    gxUa -R  
    他下了车,打开机盖。 H n]( )/  
    I] [&*V1  
    他知道,又是老毛病——化油器里没有油了。 KkpbZ7\@  
    yVXVHCB  
    他得把汽油泵到化油器之间的油管拔下来,用嘴吸出汽油灌进化油器一点,再把油管接到化油器上。  #XqCz >Z  
    3>MILEY^  
    这有点麻烦。 ,:'JJZg@  
    E11C@%  
    特别是那股汽油味留在嘴里很难受。 Oi^cs=}  
    0QfDgDX  
    他捣鼓了半天,终于弄好了,上车打火,着了。 EH M59s|B  
    6P>}7R}  
    他刚要挂挡继续走,天上一个惊雷炸响了。 <pHm=q/U  
    w3>11bE  
    他抖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0Q +0:  
    LJ@r+|>  
    这一看不要紧,他差点给吓疯了——那个死婴就躺在后座上! &zEBfr  
    aD'Ax\-  
    他穿着新衣服,绿底红花。 a L+>XN  
    '2<r{  
    他的衣服上,稀疏的头发上,还有眼角、鼻孔、嘴巴、耳朵,都沾满了泥土,就像刚从土里刨出的萝卜。 +By '6?22  
    T=M##`jP%  
    他的眼睛依然半睁着,好像在看着车顶。 6G"UXNa,  
    像一只猫 . 43cI(  
    -PSgBH[  
    张清兆看着这个从泥土里扒出来的死婴,呆愣了几秒钟,急忙开车朝火葬场飞奔。 *xsBFCR U  
    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把这个死婴烧成灰! h{ix$Xn~  
    U 887@-!3  
    他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看一眼后面,他担心那个死婴从后面爬起来,把一双小手慢慢伸过来…… BYM6cp+S  
    Is }kCf  
    由于他的注意力一直系在后面,几次差点撞着人。 zN[& iKf  
    `=#jWZ.8m  
    终于到了火葬场。 JOt(r}gU  
    \#dacQ2E@  
    那两辆面包车又停在那里了,不过司机都没在。 fpo{`;&F  
    ~:T@SrVI  
    张清兆正要开进大门,看门的老头却把他拦住了。 vZTXvdF  
    I]e+5 E0  
    “出租车不许进。” ]&Y^  
    iUR ij@  
    张清兆说:“我是来送尸体的!” 6 V0Ayxg7  
    { E Ay~lo  
    老头透过车窗朝后面瞄了瞄,严厉地问:“尸体在哪儿呢?” uWdF7|PN7  
    N?vb^?  
    张清兆恼怒了:“你打开车门自己看!” =+j3E<w  
    ye$_=KARP  
    老头就把车门打开了。 sS}:Od  
    VM\R-[  
    他的眼神似乎不太好,他俯下身子,在那个死婴脸上反复看了半天才说:“他是睡着了吧?” raPOF6-_rH  
    3qe`#j  
    张清兆耐着性子说:“已经死了,昨天就死了!” 3i!a\N4 K  
    'D5J5+.z  
    老头半信半疑地又看了看,终于确认了这是一个死婴,这才关上车门,对张清兆挥了挥手。 iLSUz j`  
    MZh.Xo  
    张清兆开车径直来到停尸房。 EZB0qZIp  
    >]~581fYf  
    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半开着。 }VJ>}i*  
    j? BL8E'   
    他下了车,跑进去。 ?{TWsuP7  
    c.]QIIdK  
    有两个人站在木桌前,好像一男一女,一个头上戴着孝,一个腰间扎着孝,白花花的。 |=IJ^y(x|  
    ?Sh]kJ O  
    郭首义正在给他们登记。墙上的铁钩上,挂着郭首义的那件灰色雨衣。 [ft6xI  
    n+=qT$w)  
    地上躺着一具尸体,盖着一床花被子,蒙住了脸,两只脚却露在外面。 J8Wits]A]$  
    7(o`>7x*  
    郭首义看见了张清兆,他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哑哑地说:“等一下,我一会儿就完。” kfas4mkc  
    *RS/`a;,  
    他合上本子,起身打开里间的铁门,走进去,“哐哐当当”推出一张尸床,指挥那两个人把地上的死尸抬上去,再推进里间,停放在一个隔档里。 IWv5UmjN  
    P,] ./m\J  
    那两个人离开之后,郭首义指指凳子,对张清兆说:“坐吧。” MUl7o@{'  
    B \R X  
    张清兆没有坐——这停尸房里的所有东西他都不想碰。他朝前走了一步,小声说:“那个孩子……死了。” 'v<v6vs  
    : 8O T  
    “死了?”郭首义大吃一惊。 b|.Cqsb  
    q n-f&R  
    “死了。” 99*k&mb  
    stK}K-=`  
    “什么时候?” C[%Qg=<  
    {E%c%zzQ  
    “昨天上午。” (<>??(VM  
    Nzgi)xX0HX  
    “怎么死的?” BA1H)%  
    W7 A!QS  
    “中风。” ,Tar?&C:  
    s9"X.-!  
    “你……送来了?” v@Eb[7Kq/1  
    ]cP%d-x}  
    “送来了。” @!oN]0`F;  
    2?%4|@*H?  
    “在哪儿?” Wjq9f;  
    !yj1X Ar  
    “在外面,在我的车里。” 9Br+]F _i  
    1 Q FsT  
    “你办手续了吗?” {M:/HQo  
    tH;9"z# ~  
    “没有……” [sG`D-\P[  
    w uY-f4  
    “哟,那可不行!” !bLCha\  
    MHWc~@R  
    张清兆朝外看了看,说:“郭师傅,还办什么手续!不过是个刚刚满月的婴儿,你帮个忙,送到火化车间悄悄烧掉就完了,加把火的事儿。骨灰我也不要。”  ::02?  
    i| cA)  
    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在木桌上。 Z (RsB_u5  
    VJK4C8]  
    郭首义把钱拿起来,塞到张清兆手上,严肃地说:“你这样做就外道了。” i: -IZL\  
    YdvXp/P:|  
    张清兆说:“这钱不是给你的,是给火化工人的。” N%:uOX8{  
    o+OX^F0  
    郭首义说:“我让你收起来你就收起来,我让他们帮忙,人情算在我身上。” zB y%$5~Fw  
    )N{PWSPs  
    说到这儿,他想了想,又说:“不过,现在不行,今天拉来的尸体特别多。明天再烧可以吧?” ^+~$eg&js  
    PTpCiiA@  
    “最好今天烧。” {3vm]  
    Np9Pae'  
    “跟我关系最铁的那个火化工今天没上班。”郭首义有些为难。 O{]}{Ss  
    cP/(h  
    “那就……等明天吧。” H-5f!>)  
    )Knsy  
    “来,我们先把孩子抱进来。” *LmzGF|  
    nzYFa J+  
    郭首义说完就走了出去。 y7*^ H  
    L?y,xA_  
    张清兆没有动。 7xT<|3 I  
    Xg"Mjmr  
    过了一会儿,郭首义抱着那个死婴走进了停尸房。 b}q,cm  
     6Ue6b$xE  
    那个死婴在高大的郭首义怀里显得更加弱小。 9zd)[4%=  
    ]R]X#jm  
    郭首义走进昏暗、阴冷的里间,把死婴放在一张高高的尸床上,盖上了一块白布。白布下鼓起一个小小的包,就像一只猫。 TT&!WbA-Hk  
    "ChBcxvxb:  
    然后,他把那张尸床推进了一个隔档里。 If#7SF)n'  
    穿雨衣的人又出现了(1) ,!py n<_  
    YvHn~gNPhs  
    下午,正像收音机里预报的那样,小雨变成了中雨,不过是突然变的——本来细细地洒着,一下就变成泼了。 dX3> j{_  
    大街上不但没有行人,连出租车都没有了。 BPOWo8TqD^  
    nz&JG~Qfm  
    大家都回家打牌或者喝酒去了。 ,?f(~<Aj  
    VEZ/-s/  
    这倒霉的天!张清兆骂道。 %~[F^   
    5VcYdu3  
    他不想回家。 `jkn*:m  
    ~!OjdE!u  
    这些日子,他要尽可能地回避王涓,回避那些邻居。 Tk:y>P!%a  
    hU{%x#8}lK  
    他们知道那个婴儿死了,见了面肯定要假装关心地问一问。 ~eP 2PG  
    g s3}rW  
    他不好回答。 (!(bysi9  
    !ZZAI_N  
    他又把车停在了第二医院的门口。 ;z>YwRV  
    DPOPRi~  
    那些平时总在这里等活儿的出租车今天都没有来。 /WfxI>v  
    kR ]SxG9  
    他蜷缩在车里,闭着眼,听疾风暴雨敲打车身的声音。 |9I;`{@  
    g OM`I+CwT  
    隐隐地,他听见传呼机响了,低头看了看,是家里的电话。 p/~kw:I  
    ~@a R5Q>us  
    肯定是王涓。 4#q JX)/  
    rR~X>+K  
    王涓是他的老婆,她给他打传呼,这很正常。 ~*Qpv&y)  
    9lCKz !E  
    但是,张清兆却有些警觉。 ~*[4DQ[\  
    +hgCk87%#  
    他把衣服脱下来,顶在头上,跑进路边一家小卖店,给王涓回电话。 =osw3"ng  
    wlg#c6#q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来。 T l(uqY?9  
    z 5+]Z a~  
    “涓,怎么了?” .6o y>4  
    :-" jK w  
    “你回来一趟吧。” :~R Fy?xRa  
    JBAK* g  
    “干什么?” l zP S RT  
    BV?N_/DXp  
    “有事!” ]f-'A>MC  
    P Xn>x8z  
    “什么事?” '4lT*KN7\  
    ?V:]u 3  
    停了一会儿王涓才说:“……在电话里说不方便,你回来就知道了。” j{Jc6U  
    }6,bq`MN  
    张清兆忽然有一个直觉:王涓的身边有人!那个人好像在对王涓打着手势,指导着她怎么说。 c0Ro3j\p  
    `m;"I  
    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问:“现在,你只回答我是或者不是——你旁边是不是有人?” +\[![r^P  
    xgqv2s>L  
    “是。” {G1aAM\Hz  
    lJ]\  
    张清兆的心一下就缩紧了:“是警察吗?” ^r$iN %&~  
    K!D!b'|bb  
    “是。” $X=D9 h  
    KgTGxCH  
    张清兆差点瘫软:“……他们是不是为小孩的事来的?” s@)"IdSA(  
    l88a#zUQDN  
    王涓没有回答,她的嘴好像离开了话筒。 a[74%L?  
    NzeI/f3K5  
    张清兆感觉到,她身旁的那个人一定是察觉了什么,开始阻止她了,或者通过口型,或者通过手势,或者通过纸笔。 ?y*+^E0  
    RFn0P)9&  
    过了一会儿,王涓问:“你现在在哪儿?” N,/BudF o  
    ] [HGzHA  
    “我在彬县。”张清兆随口编了一个谎。彬县归滨市管辖,相隔大约二百里。 4{*tn"y  
    uOG-IHuF  
    “你去彬县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张清兆感觉这句话是王涓自己说的。 && DD  
    |-(IJG#)  
    “有人包车,走得特别急。” c?!YFm  
    $Wr\ [P:  
    “你什么时候回来?”  cS D._"P  
    WCuzV7tw  
    “这两天好像回不去……” fg9?3x Z  
    <#+oQ>5s  
    说到这儿,张清兆的心里突然涌上一阵酸楚,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低声说:“涓,对不起,再见了,以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c Ndw9?Z  
    L@{!r=%_>  
    然后,他一下就把电话挂断了。 <91t`&aWW  
    ,c4c@|Bh?  
    他冒着雨钻进车里,一下变成了惊弓之鸟。 PUbaS{J7  
    p+, 1Fi  
    警察来干什么? #*!+b  
    x}tKewdOSe  
    这个最重要。 P3'2IzNw  
    'oleB_B  
    只有一种可能性——是关于孩子的事。 nIfN"  
    \% }raI;Y@  
    他们是刑警队的,还是派出所的? ]#F q>E  
    5^\m`gS  
    如果是刑警队的,那就说明谋杀的事已经败露了。 ,{?wKXJ}L!  
    cv3L&zg M  
    如果是派出所的管片民警,那就可能没什么,他们也许是听说张清兆家的小孩死了,例行公事地来问一问…… sp|q((z{  
    M~-h-tG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孩子死了? L^lS^P  
    ]3}feU+  
    是李姐报的案? `aIG;@Z  
    aVP5%  
    她凭什么报案? ?1CJf>B>  
    bhYU5 I 9  
    她是不是掌握了什么? p'}lN|"{O  
    7aQ n;  
    张清兆越想越迷糊,就自己安慰自己:也许,这些警察是交警大队的,是因为哪起交通事故来调查他…… Qwv '<  
    zka?cOmYF[  
    不管怎样,他现在都不敢回家。 VD/&%O8n  
    Aq"PG}Ic  
    7/?DPwbx  
    tq&Yek>C  
    穿雨衣的人又出现了(2) UfKkgq#  
    5mavcle{4r  
    他开着车慢悠悠地在大街上转悠,一直在思考今夜在哪里过,明天怎么办。 *Tp]h 0  
    一直到晚上,他只拉了一个乘客,是个女学生。她到师大。 ,eXFN?CB  
    PBrnzkoY  
    她下车后,张清兆又接到一个传呼,他一看,是郭首义的手机号。 vLDi ;  
    ;&kn"b}G;  
    他急忙找到一个公共电话复机。 u!Bk,}CE`  
    t77'fm  
    “张清兆,你赶快来一趟!” TatMf;?h&  
    W-XpJ\_  
    “怎么了?” g$w6kz_[  
    azX`oU,l  
    “见鬼了见鬼了!” _| <BF  
    ,I`_F,  
    “你慢慢说!” _~A~+ S}  
    sRq U]i8l  
    “你家那个小孩不见了!” !ZrB^?sO  
    uyT/Xzo3  
    “不见了?” C[YnrI!  
    ?@UAL .y  
    “不见了!刚才,我到停尸房清点尸体,发现那个小孩在单子下变大了。我感到很奇怪,走过去掀开白布,差点被吓死……” |ym%| B  
    Y6ben7j%-  
    “你看见了……什么?” <AU Wby,"  
    l~1AT%  
    “我看见了冷学文!他还是半个脑袋,手里还捏着那沓钱!——你赶快过来看看吧!” Jqru AW<  
    r7I B{}>-  
    “好,我马上就到!” U)[ty@zyF  
    Y {c5  
    张清兆在阴郁的天气里看到了一缕阳光! U8O(;+  
    >5Lexj  
    现在,他抓到了洗清罪名的证据! .wc = ]  
    :'*DM W~  
    他杀死的并不是他的孩子,而是早就死于车祸的冷学文,一具变成婴儿害人的僵尸! HXks_ix )  
    l4ouZR  
    天黑了,雨基本停了。 ^l!L)iw  
    i2`0|8mw'  
    张清兆开车朝火葬场的方向疾驶。 v8@eW.I1  
    nyhMnp#<  
    那两辆莫名其妙的面包车依然在火葬场大门口停着,车窗里飘闪着两双深邃的眼睛。张清兆顾不上观察他们,直接驶进了火葬场大门。 ,{{SI  
    -G b-^G  
    这次,看门的老头没有拦他。 ^7u#30,}3~  
    vJC f~'  
    他在停尸房前停下车,跳下来,匆匆走到铁门前,正要敲,铁门却自己打开了,一高一矮两个警察盯着他的眼睛走出来。 vA-PR&  
    v>-Y uS  
    他的双腿一软,差点跪下去。 B\_[R'Pf&  
    y\[r(4h  
    “你跟我们到公安局走一趟。”高个子警察说。 +ld;k/  
    #T% zfcUj  
    “为……什么?”他颤巍巍地试探了一句。 Qpu3( `d<  
    bK=c@GXS  
    “我们怀疑你杀死了你的儿子。”矮个子警察说。 6P+DnS[]  
    #s+Q{2s  
    “他不是我儿子!他是一个成年人!你们可以看看啊!” n,nisS  
    _A-V@%3  
    高个子警察冷笑了一下,架起他的胳膊就走进了停尸房。 =Ahw%`/&}]  
    }1m_o@{3P  
    今天的停尸房里好像格外冷。 e@j8T gI)  
    m2b`/JW  
    高高的房顶亮着几个荧光灯,光线惨白。 }m_t$aaUc1  
    ZQ[~*)  
    高个子警察把他拖进一个隔档,掀开了蒙尸的单子,说:“你看看,这是不是他?” EcW1;wH  
    XS|mKuMc C  
    张清兆傻眼了。 :bv|Ah  
    GP]TnQ<*;  
    那个死婴在尸床上静静地躺着,他穿着绿底红花的新衣服,脸色黑紫,结了一层薄薄的霜。他的双眼依然眯缝着,看着半空。 h,]+>`b  
    DMMLzS0A  
    “你们可以问郭首义,他亲眼所见!” sVoR?peQ  
    ^ LbGH<#J  
    矮个子警察不耐烦了,朝他的脑袋扫了一巴掌,喝道:“别废话!走!” [B,p,Q"  
    9K$]h2  
    直到张清兆被警察带出停尸房,他都没看见郭首义的影子。 -fPT}v  
    郭首义说 r=0j7 ^B#  
    97]4 :Zv  
    张清兆向警方讲述了一系列的鬼故事。 dyl 0]Z  
    警方对死婴进行化验,确认他根本不是AB型血,而是A型血。 InN{^uN  
    #%WCL'6B  
    还有,警方经过核实,六月五号那一天,王家十字没有发生过任何交通事故。也就是说,冷学文这个人并不存在。 B~r U1Y)  
    0V7 _n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Pl?}>G  
    Iy.mVtcsZ  
    在张清兆的交待中,报案人郭首义担任着重要角色。于是,两个警察来到火葬场,向郭首义了解情况。 Pv[ykrm/  
    `Jqf**t  
    郭首义只说了一句话:都是一派胡言。 SlN"(nq  
    第四部分 UI_v3c3b  
    动 机 K?JV ]^  
    py.!%vIOQ  
    张清兆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孩子?警方一直没搞清他的动机。有几种可能: @x*.5:[  
    一、 他喜欢女儿,不喜欢儿子。通过调查张清兆的老婆,警方得知,他确实喜欢女儿。在产前做B超时,医生判断是个女孩,张清兆显得格外高兴。 ILNXaJ'0a  
    "H@Fe  
    二、 他单单不喜欢这个孩子。这个孩子长得确实丑,而且一点也不欢实,几乎天天在沉睡。 r;$r=Ufr  
    ys/vI/e\  
    三、 因为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有中风病,他担心日后不好养活。他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宽裕,抚养一个病孩更加力不从心…… EFeAr@nj  
    8a?IC|~Pz  
    还有一种可能:张清兆真的撞死过人,却一直逍遥法外。不过,他的神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日夜寝食难安,渐渐开始幻视幻听,最后,他终于变态地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Fc8S9  
    ]M uF9={  
    经调查,张清兆三年前确实因一起交通事故被警方讯问过,可是,警方最后认定他是无辜的,把他放了…… fs7~NY  
    yX`J7O{=  
    警方给张清兆做了一次精神检测。 {rz>^  
    NWeV>;lh9  
    结果出来之后,大家十分意外——他的精神完全正常。 4bE42c=Ca7  
    X,&`WPA:S  
    排除了这个可能性,警方得出了最后的结论:张清兆在撒谎。 S3nB:$_-;  
    0= 2H9v  
    第四部分 coW)_~U|  
    法 场(1) \MF3CK@/  
    :vw0r`  
    半年后,张清兆被枪毙。 {_rZRyr  
    公审大会是在市中心广场举行的,那天的观众人山人海。 w{RNv%hJ$=  
    L00Sp#$\  
    跟他一起被执行死刑的还有四个人。 !."Izz/  
    0TpBSyx.  
    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杀死亲生儿子的罪犯身上——他被五花大绑,胸前挂着大大的牌子,写着“张清兆”三个字,上面画着红红的“×”。 &19l k   
    @$2`DI{_^  
    两个威严的法警架着他的两只胳膊。 v(i1Z}*b  
    F<6KaZ|  
    如果旁边没有人,不知道他会不会瘫下去。 }|w=7^1z  
    QCZ,K" y  
    这一天终于放晴了,太阳火辣辣的,地上涌动着潮气。 ;u4@iN}p  
    7j9D;_(.^$  
    其他几个罪犯都深深低着头,只有张清兆抬着头。 G%V=idU*"  
    jhjW* F<u  
    他脸色铁灰,眼睛麻木,在下面的人群中慢慢扫视着,似乎在找什么人。 eONeWY9  
    ;o~+2Fir  
    他在找谁? a'*5PaXU@/  
    1C5kS[!  
    这个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w@ gl  
    r{Qs 9  
    也许,他在找王涓。 "NX m\`8  
    3isXgp8  
    王涓没有来。 (dO'_s&M]/  
    &kXGWp  
    也许,他在找他的父母。  "df13U"  
    PJSDY1T  
    他的父母也没有来。 rH2tC=%  
    (to/9OrG  
    也许,他是在找那个穿雨衣的人。 VFO&)E/-  
    E |GK3/  
    可是,太阳出来了,所有的人都把雨衣脱掉了。 q. ,p6D  
    vhE}{ED  
    宣判完毕,台下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掌声。法警架着张清兆,快步朝行刑车走去…… wk@(CKQzI,  
    {Y@-*pL]  
    他是被法警提上车的。 2XecP'+m  
    wTMHoU*>  
    他的双腿已经没有一丝力气。 #iqhm,u7D  
    !+|N<`  
    行刑车在人墙中缓缓开动了,它在滨市的主要路段绕了一大圈游街,然后加了速,朝城西的野外开去。 !ovZ>,1  
    ixJ20A7  
    这是去巴望村的方向。 O.up%' %,  
    Y5A~iGp8E  
    这是回家的方向。 @<w9fzi  
    6t mNfI34  
    行刑车出了城大约走了三里路就拐了弯,朝一个大坝开去。 k.%W8C<Pa  
    WJh;p: q[  
    那个大坝前面,是一片绿油油的草丛,很宁静。 + x ;ML  
    D@b<}J>0'  
    那就是他生命终止的地方。 +8vzkfr3It  
    }vxH)U6$q  
    以前张清兆就知道这地方是个法场,经常有死刑犯在这里被处决。每次他开车经过这一带都加速离开,免得沾上晦气。 !9<RWNKV)Y  
    0*:hm%g  
    今天,他被送来了。 'hi\98y  
    Md?bAMnG+}  
    昨天,张清兆被关进了一间单人牢房。 .5CELtR  
    ?nSp?m;  
    天黑之后,狱警来看望他,说:“明天你就上路了,想吃点什么吗?” #|_UA}Y  
    Di"9 M(6vf  
    “不吃了,谢谢。”他说。 ~q|e];tA  
    Nu2]~W&  
    “喝酒吗?” KB *#t  
    6')SJ*|yS  
    “不喝了。” 2&K|~~  
    '*;eFnmvs:  
    狱警小心地观察了一下他的五官,慢慢退了出去。 [*ovYpj^  
    a&aIkD  
    牢房里很寂静。 8[`<u[Iv  
    bK;a V&  
    他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倚着墙,望着对面的墙,呆呆地想。 J*&=J6  
    :p)9Heu  
    这时候,他已经大梦初醒:有人在背后害他!可是,这个人藏得太深了,连一根头发都没有露出来,他怎么都想不出他是谁。 2co{9LM  
    '?GZ"C2  
    郭首义? tU/NwA"  
    .V:<w~=b  
    他跟这个看尸人素不相识,没有那么深的仇恨。 x)Kh _ G  
    |ema-pRC  
    除了他还有谁? {\Y,UANZ  
    wk/U"@lq  
    他把从小到大接触过的人都筛了一遍,最终还是一片迷茫。 vAxtN RS  
    G=Bj1ss.  
    这一夜过得真快,天微微亮了。 n:z>l,`C]  
    法 场(2) :$d3a"]  
    aKcV39brr  
    大坝离公路有半里远,中间是一条乡间土道。 ueo3i1  
    在公路和土道相连的丁字路口,站满了看热闹的人,荷枪实弹的法警不允许他们再接近了。 u:?RdB}B_@  
    \LXNdE2B  
    在公审大会上,在行刑车经过的道路两旁,张清兆一直没见到王涓,也没见到父亲和母亲,他多想最后看他们一眼啊。 gRSG[GMV  
    N?:S?p9R@  
    行刑车拐下那条乡间土道的时候,张清兆不抱任何希望了…… mAKi%)  
    _: x$"i  
    他知道,不管是王涓还是父母,他们都不可能站在这里,来观看这残酷的一幕。 #k, kpL<a  
    ~o$=(EC  
    可是,他还是不甘心地朝人群里看了看。 ,B><la87  
    Joj8'  
    有三个人远远地站在人群之外。 X)S4rW%  
    __[q`  
    张清兆的眼睛定住了。 ~XRr }z_Lq  
    *lSIT]1  
    其中一个是郭首义,他穿着一身新西装。 # L R[6l  
    {3>^nMv@e  
    一个是穿着白大褂的女人,那两条罗圈腿让张清兆一下就想起来,她是给儿子接生的黄大夫。 Z8W<RiR  
     W~4|Z=f  
    还有一个人很面生。 n 8 Fi?/  
    01$SvL n:  
    太阳金灿灿的,蓝天万里无云,可是,这个人却穿着雨衣,一件灰色雨衣,头上还戴着雨帽。 ]!QeJ'BLM  
    q0}LfXql8  
    上了土道之后,行刑车开得很慢,张清兆一直扭着脖子,朝这三个人望。 S=Zjdbd  
    S}+n\pyQ  
    郭首义,黄大夫,还有那个穿雨衣的人,也在静静地望着他,他们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 XjC+kH  
    `is6\RH  
    穿雨衣的那个人脸色极其苍白,像一张纸。他的眼神像两个尖尖的冰凌,直刺张清兆的灵魂。 #Rs7Ieu+  
    sU>*S$X8  
    张清兆猛然感到这张脸有几分面熟。 wL*z+>5  
    e= '3gzz  
    他是谁呢? -n6C~Yx  
    cu Nwv(P  
    好像有神灵在提示张清兆,他突然得到了一个中间答案——只要想起这个人是谁,就可以揭开所有的谜团! `/"z.~8  
    0j3j/={|.1  
    那样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线获救的希望! A/'G.H  
    4kx#=MLt  
    行刑车颠颠簸簸在土路上开着,那张苍白的脸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7UMsKE-  
    ~Su>^T(?-  
    张清兆使劲地想啊想啊,就是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r8@:Ko= a  
    #u#s'W  
    他的时间不多了,顶多还有十几分钟! ?L|@{RS{|  
    ~jJu*s$?  
    可是,他越着急越想不起来,终于到了法场。 @T1-0!TM')  
    #U'n=@U@(  
    几个死囚犯被法警拽下了车。 R9{6$djq\:  
    Jzh_`jW0l  
    张清兆早尿裤子了,但是他不知道,他的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是法警把他拖到指定地点的。 bD=_44I  
    $YFn$.70\  
    他跪在草丛里,还在苦苦地想: ln9U>*<  
     gryC#  
    他是谁? t hTY('m  
    *S`& X Pj  
    他是谁? kC6J@t)  
    /id(atiF^  
    他是谁? 7hY~  
    <LH( >  
    此时,在他的眼中,这个世界已经变得空无一物,鸦雀无声,只有那个穿雨衣的人冷冷地盯着他。 $D<LND=o=  
    U2\ zl  
    枪声响了,他一头栽倒在地,脑袋被子弹炸出了一个洞。 V1,O7m+F2  
    TlQu+w|  
    他瞪着双眼,依然在想。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38 | 贵州 13 楼
    丽mm
    级别: *


    该性别保密用户不在线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财富: * 片枫叶
    贡献值: * 点
    水晶: 0 颗
    小筑金币: 0 枚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第四部分 Pt<lHfd  
    天衣无缝的复仇计划(1) *p )1c_  
    5T]GyftFV  
    三年前,张清兆跟这个穿雨衣的人在公安局见过一面。 u`GzYG-L  
    仅仅是一面,他当然想不起来了。 1%W|>M`  
    CYlZ<W'  
    那时,这个人的脸和现在一样苍白,双眼却是血红的。 tTa" JXG  
    Q)pm3Wi  
    他叫卞××,是某中学的语文老师。 |cZKj|0>  
    \dpsyc  
    他老婆在王家十字被撞死了,死得很惨。 F,B,D^WD  
    3W*O%9t7  
    前面说了,她怀孕九个月,离生产已经不远了,可是,那辆出租车从她的肚子上轧了过去,母亲和胎儿双双死在了车轮下。 gwFHp .mE  
    K<`"Sr  
    鲜血染红了地上一大片雨水。  imE5 $;  
    Q+4 xU  
    那个可怜的孩子,没看到一眼这个人世的光明,就无声地离开了。 ,nMc. G3  
    L@rKG~{Xy  
    卞××当时完全蒙了! G $u:1&   
    |q$br-0+  
    但是,他没有忘记追看那辆车的牌号——滨A65927,并且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k|l"Rh<\~  
    &libC>a[  
    很快,这个牌号的车主就被警方抓获了。 ~..h=  
    7I4G:-V:^  
    没想到,两天之后,这个叫张清兆的司机又被放了。 M3 8,SH<  
    h B<.u  
    他到公安局去追问这件事,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接待了他。 NVFAmX.Z:  
    (FMGW (  
    这个警察慢条斯理地说:“我们走访了相关证人,这个车主当时在家里喝酒,车也停在楼下,跟这起车祸没有任何关系。你一定是把车牌号看错了。” +XWXHt  
    R|t.wawCo  
    卞××肯定地说:“我没有看错!” Q}]:lmqH  
    >~J_9'gX6  
    警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随手拿起一份文件,一边翻看一边说:“你先回去吧,我们再查一查,有了结果会通知你。” hU G Iy(  
    y9\s[}c_  
    卞××一次又一次地到公安局追问结果,这个警察总是用同一句话敷衍他:“我们一直在查,目前还没有什么线索。” AH=6xtS-  
    " I`Y JEv  
    卞××看得出来,他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 aeUm,'Y$  
    2b|vb}|t{  
    卞××认定,肇事者就是张清兆,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警方硬说不是他。 w V56LW  
    nsgNIE{>gO  
    他感到这件事的背后有文章。 SKRD{MRsux  
    yx/:<^"-$  
    有一天,他从一个邻居的嘴里偶尔得到一个重要的信息:张清兆的表哥在公安局交警队工作,是一个科长。 @~gz-l^$  
    $h_@`j  
    当时,几个邻居坐在一起议论这件事,都很气愤: T 86}^=-5  
    PVtQ&m$y  
    “那个家伙轧死人敢逃跑,原来是有人给他撑腰!” \-sD RW  
    PiH#9X B  
    “到法院告他,连公安局一起告!” , H[o.r=  
    y5R6/*;N.  
    “没用。你说你记下了人家的车牌号,只有一张嘴。他说他在家喝酒,加上证人有三张嘴。法院信谁的?” /D~ ,X48+  
    7x1jpQ -  
    卞××只是听,始终一言不发。 X$st{@}ZB  
    Fir7z nRW  
    他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黑幕! %l5J  
    8} S|iM  
    他暗暗发毒誓:一定要让对方偿他两条命! 0c`wJktWK  
    ^,`yt^^A  
    多少个日子,仇恨之火在他的心里熊熊燃烧。 :z^c<KFX  
    sa*hoL18  
    多少个日子,他辗转反侧整夜无眠。 `Y'}\>.#  
    sM-k,0z  
    终于,一个周密的复仇计划在他心里形成。 Pw+ cpM 8<  
    EJN}$|*Av  
    说是一个计划并不确切。这个计划的每一个步骤都可能发生变化,他为每一个可能发生的变化都设计出另一套行动方案。 XV!P8n  
    ^#_@Kq%th  
    另一些行动方案在实施过程中,每一个步骤也都可能发生不测,他再为每一个可能发生的不测都设计出另一套行动方案。 "|&SC0 *  
    t*n!kXa  
    假如用到了这些行动方案,那么同样每一个细节都可能出现意外,他再为每一个可能出现的意外分别设计出另一套相应的行动方案…… 0 5 `x$f  
    [{'` |  
    他的计划成几何倍数增长。 a^|mF# z  
    z${DW@o3  
    像一棵树,有一根主干,然后分杈,每个杈再分杈…… {QJJw}!#  
    kOeW,:&65  
    他的目的十分明确,而且决不动摇:首先,他要让这个张清兆亲手杀死自己的骨肉,然后,再让他挨枪子。 0<nk>o  
    Np+<)q2  
    卞××反复计算过,这次复仇行动至少需要三个人。 wNq#vn  
    ;",W&HQbE  
    他自己算一个。但是他不能露面,因为张清兆见过他一面。 'H zF/RKh  
    PFu{OJg&  
    还有一个是他的妻妹,叫黄波,在妇幼保健医院当大夫。 ACctyGd  
    +<a-;e{  
    还得在火葬场收买一个看尸体的人。 ]{s0/(EA  
    _Dr9 w&;<  
    这个人十分重要。他几乎是主要表演者,就像台上的木偶,而卞××只是幕后牵线的,顶多他以影子的形式出现配合他一下。 T\?$7$/V  
    g[';1}/B4  
    由于火葬场这个人跟卞××毫无关系,复仇成功之后,警方才不会联想到三年前的那场车祸,才不会顺藤摸瓜查出他。 ti'B}bH>'  
    天衣无缝的复仇计划(2) cD6S;PSg  
    n&OM~Vs  
    首先,他找到了这个看死尸的人,跟他谈了自己家的冤情。 YLJ^R$pi  
    对方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只是冷冷地听着,没有表示愤慨,也没有表示同情。 M8nfbc^  
    o1`\*]A7J  
    接着,卞××把他的计划全盘托出。对方还是冷冷地看着他,并不表态。 qG@YNc  
    \~RDvsSD  
    最后,卞××说:“我出三万块。” H-vHcqFx3  
    _Jy7` 4B.  
    对方这才说话了:“什么时候开始干?” p^CTHk_|  
    8N%nG( 0  
    卞××说:“你等我的通知。” q.p.$)  
    P#O2MiG  
    不久,卞××到安居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就在张清兆住的那幢楼对面,也是三层。 DmpT<SI+!  
    _ Ao$)Gu)  
    他买了一架高倍数望远镜。 f. "\~  
    CJ* D  
    站在他的窗子里,可以看到张清兆家的窗子,也可以远远看到第二医院的大门以及大门前的一段马路。 >~SS^I0  
    0?<#!  
    他就这样在暗处潜伏着,一晃就是三年。 e"ehH#i  
    H/c (m|KK  
    他知道张清兆和王涓几点钟起床,几点钟关灯。 O\6U2b~  
    v1TFzcHl<  
    他知道他们周末晚上吃的是什么菜。 ){*+s RBW  
    }d<R 5  
    他知道他们两口子哪一天闹了意见。 FQ]/c#J  
    ~SnUnNDm`  
    他知道他们哪一夜没锁门…… =~B"8@B  
    JE=t e(a  
    他在等待张清兆的老婆怀孕,同时,也把复仇的时间和那场车祸的时间拉开距离。 23s;O))  
    ^"WV E["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Mo,&h?VOM?  
    VdLoi\-/L  
    张清兆老婆的肚子终于鼓起来了。 z p E|  
    ,T$ts  
    他的眼里射出了两束寒光。这只潜伏在泥淖里的鳄鱼,死死盯住那个肚子,看着它一天天变大。 c{z$^)A/  
    x:Y9z_)O  
    在那个小孩出生前半个月左右,卞××穿上了一件灰色雨衣,来到了第二医院附近转悠。 l/eF P  
    ~zVxprEf_  
    他坐上了张清兆的车。 g@.$P>Bh  
    TdtV (  
    一路上,他始终没让张清兆看到他的脸。 f6Qr0Op  
    oMh$:jR$  
    到了王家十字,他下车之后,一下就滚进了路边的阴沟里。 WK ~H]w  
    dG\ wW@}J  
    阴沟里的味道难闻极了,长着一些杂草,扔着一些碎砖,还有一只死老鼠,一只断了跟的高跟鞋,一张用过的手纸…… f :c'j`  
    m'4f'tbN  
    晚上,卞××往张清兆家里打电话:“火——葬——场——停——尸——房——”他不但知道张清兆家的电话,甚至连他家密码箱的密码都知道。 zWsr|= [  
    5&]5*;BvJ  
    其实,这是第二个方案,是一个不太自然的方案。 %!aU{E|@_  
    sD|l}f   
    本来,卞××下车之后,在地上遗留了一块火葬场的尸体牌,那是一个长方形的黑铁片,上面写着一行竖字:滨市火葬场遗体14号。可是,张清兆下车之后并没有看到这个牌子,张望了一阵子,就上车跑掉了…… @AyteHK  
    @[GV0*yz$  
    当然,第二天张清兆有可能不去火葬场,那样的话,卞××就会动用另外的备用方案。结果,张清兆去了…… KA3U W  
    "oP^2|${  
    郭首义开始接应。 j=\h|^gA  
    X.]I4O&_  
    卞××以为张清兆离开火葬场之后,会给交警队的表哥打电话,核实王家十字的那起车祸。 m</m9h8  
    `L1,JE` q  
    但是,张清兆没有这样做。 [%W'd9`>  
    d;i|s[6ds`  
    接着,卞××和黄波在第二医院附近观察了几个晚上,等待时机,实施下一个步骤。 }=R]<`Sj.j  
    1gI7$y+?  
    他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sXLW';Fz  
     01kRe  
    张清兆钻出车,到路边打电话。 mV}8s]29  
    (O:&RAkk7  
    卞××见缝插针,立即溜到车前,轻轻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 D>!&   
    =mwAbh)[7n  
    他上了车后,就藏在了前座和后座中间的空当里。 % Y.@AiViz  
    #Ph8 ?  
    黄波也戴着墨镜,快步来到出租车前,守在车门口,等张清兆回来…… r<dvo%I#|  
    gi_f8RP=2a  
    到了李家斜街,黄波下车了。 l,QO+ >)z  
    SrdCLT8  
    车上就剩下张清兆和藏在后面的卞××了。这时候,卞××已经在脸上贴上了白色的面膜。 1X&scVw  
    }&Xf<6  
    王家十字出现了一个穿雨衣的精神病,卞××并不知道,他只感觉到张清兆的车转弯了,然后突然加了速。尽管这个路段很少有人,卞××还是很担心——这时候万一有人打车,他就尴尬了。 YpSK |(  
    ~fpk`&nhe  
    他决定行动了。 2+YM .Zl  
    V8%( h[  
    这是他复仇的所有步骤里最惊险的一个环节,因为两个人离得太近了,他们将在一辆飞速行驶的出租车内突然面对面。 Cyg(~7]  
    zd F;!  
    他无法判断在自己突然冒出来之后,张清兆会有什么反应。 } z7yS.{  
     _Vc4F_  
    有三种可能: cN\_1  
    n \&H~0X  
    一、吓一跳,赶快刹车,转身喝问:“你是谁?” YNp-A.o W@  
    E^pn-rB  
    二、紧急刹车,下了车一边奔跑一边大声喊人,最后停在几十米远的地方,回头观望。 jpMMnEVj6P  
    Ms+SJ5Lg  
    三、一回头,当场昏厥。 /}CAd  
    #wh[F"zX  
    为了防止第一种可能,卞××专门从私人手里买了一支自制的电棍。据卖主说,这根电棍触在人的身上,即使隔着衣服,也能使人当场昏过去,但是绝不会有生命危险。 r -uu`=,  
    G=kW4rAk  
    如果,张清兆真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跑都不跑,那么卞××只有使用暴力了。 kn& BGYt  
    K_qA[n  
    可是,张清兆没有让他使用暴力。 T[J8zL O  
    ?U2 'L2y  
    他下了车就朝远处狂奔,一直没敢回头。 1h{7dLA  
    天衣无缝的复仇计划(3) YH{n   
    D\pX@Sx,v[  
    王涓生小孩的时候,黄波已经调到第二医院产科三个多月了。卞××找的关系。 2=naPTP(  
    他肯定张清兆的老婆要在这家医院生产。 Q>L.  
    Rq|]KAN  
    第一、第二医院离张清兆家最近。 n6C!5zq7U  
    Mh@n>+IR  
    第二、张清兆经常在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对这家医院十分熟悉,和门卫都成了哥们儿。 In;+wFu;M  
    PA,aYg0f  
    第三、张清兆的老婆怀孕之后,他一直带她在这家医院做检查。 E<3xv;v8r  
    }?mSMqnB  
    王涓快到预产期的那些日子,卞××几乎日日夜夜都不离开那架望远镜。 C;JW \J~W  
    _4Eq_w`  
    六月二十一日那天晚上,张清兆搀着满脸痛楚的王涓走下楼,开车朝第二医院驶去。卞××马上给黄波打电话——那天,黄波正巧休班。 ?y>ji1  
    W>w(|3\  
    她急匆匆赶到了医院。这时候,另一医生已经给王涓做完了检查,认为还得等一阵子才能生。黄波对那个医生说:“我家里来了几个农村的亲戚,住不下,今晚我替你值班吧。” E%v0@  
    X5.9~  
    那个医生很高兴,把几个临产孕妇的情况向她交代了一下,换了衣服就走了。 Psx"[2iZm  
    ghB&wOm/  
    黄波戴上了大口罩,慢慢在值班室的椅子上坐下来。 BrSvkce  
    dI%jR&.e;  
    卞××也开着他廉价的奥拓车赶到了。 u4 es8"  
    e6_8f*o|s  
    原来的计划是,由黄波把张清兆支开,没想到,他却去了一趟厕所。就在他从厕所走出来的时候,卞××慢悠悠地闪进了产房。黄波早就知道张清兆老婆怀的是男孩。那次,她故意带王涓去做B超,并谎称她怀的是个女孩,就是为了制造一个无解的谜团。 N 5zWeFq@6  
    oxL)Jx\c9A  
    张清兆带着小孩到第二医院验血的那天,卞××一直跟在他后面。 m| 3 Q'  
    )!~,xl^j{}  
    抽完血样之后,张清兆可能在四处转一下,十分钟之后回来取结果;也可能一直在化验室窗前等。 29 cx(  
    BS(j C  
    如果他一直在窗前等,那么黄波就会出现,编个理由把他引到产科。结果,他主动给卞××留下了空子。 QAAuFZs  
    iiF`2  
    他家那个小孩的化验单一出来,就被卞××拿走了。 m#[9F']Z`  
    \iaZV.#f  
    他躲进厕所,拿出相同颜色的笔,在“A”的后面加了一个“B”字。然后,他走出来,把它插进那沓化验单里,离开了。 (:F]@vT  
    oUO3,2bn  
    在此之前,他反复观察过这种化验单,因此,他伪造得不露一丝破绽。 /nsBUM[;  
    yYSmmgrX0  
    郭首义拿来的那张光盘里面,根本不是什么冷学文的出生照,那就是张清兆家小孩的照片。 @3$I  
    QmSMDWkh  
    医院为每个新生儿都要拍一张照片,用于制作出生卡。张清兆家那个小孩的照片洗出来之后,被黄波拿去扫描了,存进了电脑。接着,卞××在电脑上把它制成黑白照片,又做了一些细微的修改,怎么看都看不出是原来的照片了,再用刻录机刻进光盘。 *C0a,G4  
    /W`CqJk-*.  
    最后,他开始伪造背面的出生登记。
    顶端 Posted: 2005-11-16 22:38 | 贵州 14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清风音乐论坛 » 文学小说 | Literature & Novel


    ------------------------------------------------------------------------------
    清风音乐论坛所有文章,发表者拥有版权,清风拥有展示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音乐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粤ICP备06087555号

    冰岛lysi鱼肝油
    音乐论坛
    音乐论坛
    音乐论坛
    音乐论坛
    音乐论坛